顾若熙猛抽一口凉气,痛得浑身不适。

  她赶紧鼓起勇气站稳,看着眼前那一张张带着憎恨鄙夷的苍老脸孔。

  席老拄着拐杖,缓缓站起来。

  “谁说我女儿腹中怀着的是孽种!”席老断喝一声。

  几位老者虽然畏惧,但更义正严词。

  其中一位,将化验单,直接摔在席老的面前。

  “这是怀孕月份的化验单!她已经怀孕将近四个月,和云少订婚的时间,完全不吻合。”

  席老心头重重一沉,最害怕的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我女儿和初云早就相识,单单一张怀孕月份的化验单,根本说明不了什么。”席老恼喝一声。

  “看来席老今天打算护短了!”几个老头子,显然有备而来,对席老的矢口否认,并不惊慌。

  “我照实阐述,何来护短一说!谁能证明,单单怀孕月份的化验单,就说明我女儿腹中的孩子,不是初云的!”

  顾若熙心惊地看着面前的一张张脸,看着他们对峙的面红耳赤,心口跳动的愈加厉害。

  那一种不好的预感,也越来越加强烈。

  席老的目光收紧,透漏出霸气的威慑力。

  但那几位老者,更是理直气壮,丝毫不被席老的威严震慑,即便心里有些胆怯,他们证据确凿,也不怕席老狡辩不承认。

  “席老将自己的女儿保护的很好,自从和云少的婚礼取消后,就没人见到她在人前露面过!而但凡有你女儿的新闻被狗仔偷拍到,你也悄悄动用关系将所有的新闻收买下来。”

  顾若熙没想到,自己的爸爸,在背后为自己做了这么多。

  一个骨廋的老者,忽然拿出一沓沓的照片。

  那照片上,皆是顾若熙和陆羿辰在一起的照片,看上面的画面,已经是很久之前了,但时间段,也正是在和席初云解除婚礼之后。

  “照片上的日期清清楚楚,席老作何解释?”老者质问道。

  席老的脸色抽紧,唇角嚅动了一下,道,“他们曾经有一段婚姻,还有一个孩子,见面也无可厚非,被人拍摄下来,想传一些绯闻,便是心机不轨。”

  “到底是我们子虚乌有,还是席老刻意隐瞒,席老心里比谁都清楚!”

  “够了!你们今天来,就是说这些事的吗?我的女儿,我自己会管教,不需要你们来强加干涉!毕竟小童之前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有自己的生活和婚姻,很正常!初云都不介怀,你们也没必要用这件事强人所难!”

  席老彻底恼怒了。

  大家一时间都不说话,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在席老面前,这群长老还是很畏惧的,但是他们身负守护席家家规的责任,他们是最公正且最严谨的一群人,他们的一致投票,连席家当家人都能易主。

  混淆席家血脉这件事,绝对不能轻易放过!

  席老脸色很难看地从那群老者身上一一走过,“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给各位一个合理的说法!各位老先生连夜赶来,也很疲倦了,还是早早回去各自家里休息吧。”

  这群老者,都是身在各地,有的在国外,今天能凑得这么齐,想来也不会轻易罢休。

  席老心里都清楚,但逐客令必须先下达,才能为顾若熙争取一些时间。

  “奉天,还不送客!”席老低喝一声。

  于奉天赶紧上前,恭敬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有的老者,有意出门,但有的人,还站在原地。

  忽然,其中一个有些发福一直都没开口说话的老者,笑盈盈地从怀来拿出一个档案夹,从里面拿出来一张纸,放在桌子上。

  “这份化验单,足以证明一切,就不劳烦席老亲自调查了。”

  众位低头一眼,有人发出惊诧声,“亲子鉴定!”

  顾若熙也是脸色煞白,不明白那是哪里来的亲子鉴定,想要过去看一眼,自己的双脚已经没有力气,石化一般定在原地。

  席老恼怒地拿起化验单一看,“上面写的什么?”

  席老的眼睛眯起来,他眼神一直不太好。

  于奉天接过单子,帮席老看。

  “回老爷,是一份关于胎儿羊水的亲子鉴定。”

  那个发福的老者,依旧笑盈盈地道,“这是顾小姐腹中胎儿,和云少的亲子鉴定,上面清清楚楚写着,不是亲生关系。”

  大家都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早就说,不是云少的孩子!”

  “居然真的混淆席家血脉!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嫁入席家,成为席家的当家主母,这还了得!”

  “席家是大家族!势力庞大,家族家规严谨,怎么能容得下这么不贞不洁的女人!”

  “尤其腹中孽种,断不能留!”

  顾若熙的身体已经站不稳了,颤抖着差点跌倒,赶紧搀扶住一侧的椅子。

  “一派胡言!这份鉴定从哪里来!”席老一把将鉴定单子撕个粉碎,抛了出去。

  那个发福的老者,继续笑着说,“鉴定的结果不会有假,席老说是一派胡言,岂不是强词夺理?”

  “这个结果从何而来?我女儿从来没被人取过羊水,怎么会有这样的鉴定!你们该不是为了打压我,故意弄出来一份假冒的鉴定来骗人!我已经金盆洗手让权,你们也没必要再玩这一出!”

  “席老这么说,就是冤枉我们了。我们也是为了维护席家的规矩,才千里迢迢赶来,与席老商议一个解决问题的结果。”

  “我们没想到,席老这么袒护自己的女儿!”

  “置席家家规于何处!”

  几个老者很是心痛地互相一句一言。

  顾若熙心跳的厉害,双手更紧护住自己的肚子,不管如何,她都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孩子。

  席老已经无话可说,毕竟证据确凿面前,自己说什么都是多余。

  “我不会同意你们对我的女儿做任何事!你们别忘记了,有上一代家主的遗言在,她的身份,谁都不能动她!”席老道。

  “席老,家规就是家规!她不守妇道,怨不得旁人!”

  顾若熙的掌心渗出一层黏腻的汗水,张嘴要为自己反驳,却不知该说什么。

  “先处决她腹中的孽种,我们再商议如何处置这个不贞洁的女人!”几个老者愤然指向顾若熙。

  席老气得浑身颤抖,还是拄着拐杖站在顾若熙面前,将顾若熙护在身后。

  “我看谁敢动我的女儿!”

  顾若熙心口柔软下来,望着挡在自己面前,父亲苍老的背影,眼眶一阵滚热。

  “爸爸……”她发出沙哑的声音。

  “小童,不用怕,有爸爸在。”席老回头,柔和的声音,充满身为父亲的疼爱。

  顾若熙心头更加发酸,尤其看到父亲明明已经被气得没有力气,拄在手里的拐杖都在不住颤抖,更是心痛如绞。

  自己的父亲,已经不如原先那般强大。

  他已经生病了,已经老了。

  怎么忍心,这个时候,还躲在父亲的身后,接受父亲的保护。

  她应该保护父亲啊,不让父亲被那一群拿着家规说话的老者,用审视的目光玷污父亲的尊严。

  顾若熙向前一步,站在父亲的面前。

  “小童!”

  “一张纸,就说明我腹中的孩子是孽种,那么我想问问各位,什么叫孽种?”顾若熙的眸子凉漠下来。

  几个老者哂笑一声,有人道,“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嫁入席家成为当家主母,想用你的孽种混淆席家血脉,倒是想问问你,是什么居心!”

  “我没有任何居心,我本不想嫁给席初云,也不想做你们的当家主母!”顾若熙冷声道。

  几位老者哗然,“她居然说不想嫁给云少!不想做当家主母。”

  “席老,你女儿居然说出这种话!你是怎么教导女儿的!忽然取消婚礼,已经于礼数不合,但念在席老对席家劳苦功高,我们也都通融了席老的出尔反尔!”

  “原来令嫒并不想嫁入席家,先前还答应结婚,最后又悔婚。”

  这几个老头子,又开始议论纷纷。

  “云少是我们席家的当家人,居然被一个女人如此耍戏,岂能纵容!”

  “孽种必须打掉,然后严惩这个女人!”

  “席家的家规,不容任何人亵渎,就是席老的女儿,也不可以。”

  这几个老古董七嘴八舌地说起来,围拢上来,一个个面容憎恨地瞪着顾若熙。

  顾若熙吓得一步步后退,双手更紧地护住自己的腹部。

  “你们有什么资格!你们不可以这么做!”

  顾若熙终于倒退到门口,但她知道,今天是逃不掉了。因为那些老者来的时候,带来很多人手,现在就守在书房的门外。

  现在书房里的人,一个都逃不出去。

  顾若熙心跳如雷,目光紧紧盯着向着她靠近的老者。

  “不想打掉,也要打掉!长老商议的结果,谁都不能违背。”其中一个老者喝道。

  席老的脸色绷紧的剧烈颤抖,手中的拐杖也哆嗦的快要拿不稳了。

  “老爷。”于奉天担忧地候在席老身侧,却被一个老者恼喝一声,于奉天只能规矩地退立一侧。

  就在这时,身后的门被人推开。

  席初云带着一身秋雨寒气,疾步匆匆地闯了进来。

  顾若熙抬头看向席初云,当触及都席初云眼睛中的担心,她终于找到了救命的稻草。

  “若熙。”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