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羿辰又带着顾若熙去了华都,只因殷凯是华都的常驻顾客,每次见面都喜欢约在那里。

  渐渐的,顾若熙也适应了酒吧的浮华奢靡,不再如第一次来时那么拘谨,在陆羿辰的允许下,也会盛情难却地跟殷凯小小地抿一口酒。

  殷凯很会玩,也很喜欢陪他喝酒的人。陆羿辰却是不喜欢喝酒的,在身体完全恢复后,也只是浅尝截止,从不贪杯。用陆羿辰的话说“纵酒伤身。”

  殷凯却笑着纠正,“纵欲才伤身。”接着,他那双深陷的蔚蓝色好看眸子,便落在顾若熙身上,“你们什么时候纵欲出个小小辰?”

  顾若熙瞬时脸红如霞,乱乱地看向陆羿辰,祈求他能解围,别再殷凯乱说,陆羿辰却挑起她的下巴,当着殷凯的面,就在她的娇唇上落下一吻,声音暧昧不清地对她说。

  “很快我们就纵出个小小辰。”

  顾若熙羞恼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一把推开陆羿辰俊美的脸,“你真是!”

  陆羿辰笑起来,目光里有一抹温柔的水波在荡漾,惹得殷凯大叫“酸死了”。确实,顾若熙也觉得要酸死了,可还是忍不住贪恋他温柔似水的目光,心底浮现小小的雀跃。

  忽然,殷凯一拍脑门,就好像想起来什么重要的事似的,“小嫂子不会现在已经怀上了吧!怪不得陆老哥总是不让小嫂子喝酒。疏忽疏忽,实在罪过!”

  顾若熙的秀眉当即拧成麻花,“一直分房睡”的话,差一点就冲口而出,赶紧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最近这段日子,不管他们如何在外面人前高调的秀着恩爱,只要回到皇城的22层,陆羿辰便犹如和她成了陌生人,让顾若熙住入新开的套房,而他回归他自己的领域,再不与她有过多的接触。

  陆羿辰含笑望着她吃瘪的样子,勾着她肩膀的大手,轻轻摸了一下她细嫩的脸颊,低声在她耳边,声音不轻不重地,完全让在场的殷凯听个清楚。

  “陆太太,今晚我们回去,就造个小小辰出来,让殷凯这小子,彻底只有羡慕妒嫉恨的份。”

  顾若熙瞬间浑身都红透了,就好像掉进一个红色的大染缸,完全没了本来肤色。真恨不得扑上去,将陆羿辰那张颠倒众生的脸给撕了,可她在他的面前,只能发出咬牙的抗议。

  “你你……”怎么能当着别人的面这么说话!完全不顾她的脸面嘛!

  “不用害羞,殷凯不是外人。”陆羿辰还不肯饶过顾若熙,凉软的唇就贴在她的耳际边缘,轻轻地挑逗着。

  顾若熙彻底风中凌乱了,完全受不了再继续呆下去,有同样感受的人,还有殷凯,抓着酒杯指着陆羿辰。

  “笑话哥们单身是不!好!哥们就找个新鲜的,给你瞧瞧!绝对天天不重样,夜夜换新人!”殷凯说着,就去门口叫服务员,找人进来。

  顾若熙早就见识过殷凯的放浪,不止一次见他带着女人离开华都,也不止一次在报纸杂志上看到殷凯和各种各样的性感美女或是富家千金,在各种场地的亲密照片。但如殷凯那样的多金俊男,完全不用费吹灰之力,就有大把的美女倒搭。而他也好像天生就是流连花丛的花花公子,即便不认可,倒是也不让人讨厌。就像有一个喜欢吃大蒜的闺蜜,不能因为喜欢吃大蒜,就不跟她往来。

  当殷凯拽着一个羞答答,明明不愿意,还是努力在脸上露着笑容的女子进门时,顾若熙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蹭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对殷凯也强烈不满起来。

  乔轻雪穿着性感的露脐裙,一张好看的脸被浓艳的妆容包裹,当看到顾若熙的那一霎那,也惊呆在门口。

  “你们认识?”殷凯看了一眼顾若熙,又看向身边的乔轻雪。总是喜欢拿着酒杯的手,就亲昵搭在乔轻雪的肩膀上,“新来没多久的,我很喜欢。”

  顾若熙正要让殷凯放手,就听见乔轻雪极为坚定地喊了一句,“我们不认识!”

  乔轻雪转身就要冲出包房,却被殷凯一把拽住,邪气一笑道,“俏俏,怎么急着走了!本少爷可不喜欢欲拒还迎的把戏!”

  乔轻雪还是头也不回地甩开殷凯,匆匆跑了出去。

  顾若熙赶紧追出去,临出门前,还狠狠地瞪了一眼殷凯,让殷凯完全摸不清楚头脑。接着他就就明白过来,她们肯定认识。即便有顾若熙的面子在,对于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晾在一旁就跑了这种事,殷凯还是第一次遇见,尤其当着陆羿辰的面,顿生被扫了颜面的不悦。

  陆羿辰挑挑眉,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继续浅酌杯中的红酒。他了解殷凯,被一个女人甩在一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顾若熙一把拽住乔轻雪,拉着她去了洗手间,见洗手间里面没人,将门反锁住。

  “你怎么会在这里?俏俏?你的艺名吗?”顾若熙完全没想到,乔轻雪竟然会来华都做陪酒女郎!

  乔轻雪咬着娇红的唇瓣,低下头,长长的卷发垂落在胸前,她又忽然笑了,“顾顾,你不该丢下你老公,追出来!他们会因为,你有个陪酒女郎的朋友,而看不起你。”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乔乔,你到底在做什么?你清不清楚!”顾若熙气得喊了起来,乔轻雪却抬起头,一脸平静地望着她,娇气甜美的容颜上,没有丁点起伏。

  “实习的公司工资太低了,日常开销都不够,服务员的工作又那么忙,也没多少工资!我什么时候才能还上你的三十万!”

  “意思就是说,你为了给秦万宁还债,你就自甘堕落跑来做陪酒?”顾若熙再一次不能平静地拔高声调,“乔乔!我什么时候催着你还钱了!我们还是不是朋友!你当时哭秦万宁去做鸭,你忘了你当时有多恶心了吗?你怎么反倒也干起这种事!”

  乔轻雪苦涩一笑,“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秦万宁也去陪酒,因为工资真的很诱人!而我和你,也正是因为是好姐妹,才不能明知道你是什么情况,还厚颜的剥削你!你虽然嫁了一个有钱老公,所有人都羡慕你,连我也羡慕你,不用再为生活奔波!可你们根本不是那样子!三十万那么多钱,你不明说,我也知道是你老公的!我不能让你为难,让人看不起你,说你嫁给有钱的老公,就是为了钱!”

  说到最后,乔轻雪也激动地拔高了声音,一把抓住顾若熙的肩膀,用力地摇了摇顾若熙,“顾顾,每天看着你在报纸上笑得那么幸福,我的心就会疼。我清楚你背后承受的压力,而你们的这段婚姻,不可能如电影小说中的那样,误打误撞就遇见终身伴侣!这些我都懂!我必须尽快把钱还给你,而我奶奶还要吃药打针,需要的都是钱!我必须尽快赚钱。”

  “可你也不能放弃你自己……”顾若熙的声音颤抖了。

  “我没有放弃我自己啊。我很好的,也学会了在那些有钱人之中斡旋,我的酒量你也知道,千杯不醉就是我!只是陪酒唱歌,我又不会被他们占了便宜,只要再做几个月,我就能攒够钱了!你不知道,这里的工资和小费真的很诱人。”

  “乔乔!”顾若熙挥拳打在乔轻雪的肩上,眼泪就落了下来。

  乔轻雪见顾若熙哭了,所有的故作坚强也瞬间崩溃,一把抱住顾若熙,俩人一起痛哭出声。

  “顾顾……你要相信我,我不会卖了我自己的……你不要难过……这是我自己深思熟虑后的选择……我自己都不难过,你也不要难过……”乔轻雪哽咽地哭着。

  “我不用你还钱,乔乔!你离开这里,离开这里好不好?还有那个殷凯,你不许与他接近,他太坏了,跟他喝酒的女人,没有不出去的!你不能与他接触!”顾若熙真心不想乔轻雪败给殷凯,从殷凯多金又帅气的个人魅力来讲,很容易就会让女人迷乱神智,她不想乔轻雪最后懊悔。

  “我知道。”乔轻雪擦干眼泪,笑起来,“他是华都的常客,多少女人都巴不得能跟他攀上关系,可以出去共度春宵,因为他事后会给一大笔钱,甩干净彼此的关系。我是新来的生面孔,他便一眼看中我了。我也跟他喝过一次酒,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一个有钱又不缺女人的贵公子,是从来不会强迫一个不愿意的人的。”

  “乔乔!”

  “顾顾,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我已经选择了,就不打算回头。”乔轻雪的固执,完全没人能劝得动,就好像当初一再选择原谅秦万宁,顾若熙和夏紫木磨破了嘴皮子,乔轻雪依旧一意孤行。

  “不管怎样,我就是不许你跟那个殷凯接触,我怕你……”顾若熙说不下去话了,用力吸着鼻子,才重新找回声音,“乔乔,殷凯太花心了,我怕你再受伤。”

  乔轻雪却已擦干眼泪,转身打开洗手间的门,顾若熙赶紧追出来,忽然就看到正有个微醉的漂亮气质美女,正往洗手间走。

  顾若熙猛地顿住脚步,四目交接的瞬间,都沉默了。

  “好巧,竟然遇见顾小姐。”苏雅莞尔一笑,风情万千。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