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话!”

  顾若熙痛声喊着,“我那么相信你,居然是你!为什么会是你!”

  怪不得监控会被人破坏,那个酒店就是祁少瑾的,他清楚知道哪里有监控,所以才会破坏监控,让人没有证据。

  做得好干净啊!

  顾若熙恨不得扑上去厮打祁少瑾,可这一刻,除了喊声,她都没有力气了。

  “为什么?”祁少瑾冷笑一声,“还不是因为你!我恨他!恨死他了!你可懂!”

  “跟我母亲有什么关系!”

  顾若熙嘶声喊着,眼角的泪珠越来越晶莹,摇摇欲坠。

  她憎恨地瞪着祁少瑾,恨不得现在就有一把刀,直接刺穿祁少瑾的心脏。

  “你母亲?”祁少瑾的眉头皱起来,这才恍然大悟,他们说的不是一件事。

  “若熙,你误会什么了!我和你母亲的事,一点关系都没有!”

  祁少瑾赶紧道,就怕顾若熙再度误会下去。

  “你说什么?”顾若熙愣了。

  “我在说陆羿辰,你却在说你母亲。”他还以为,顾若熙知道了,他背后对付陆羿辰的事。

  “你在说什么?”顾若熙完全听不懂了。

  最近她一直休息不好,脑子一团浆糊,什么都不清晰,所有的事都在乱糟糟地轰炸她的脑子。

  “你母亲的死,跟我没有关系!”

  祁少瑾赶紧解释。

  “你说的是实话吗?我还能相信你吗?”顾若熙的思想已经先入为主,不知道祁少瑾的话,到底还有几分可信度。

  “你觉得会是我做的吗?”

  祁少瑾拔高声音,凝声问。

  他怎么可能伤害若熙的母亲,怎么可能!

  “……”

  顾若熙沉默了,整个人都没了正确的方向。她讷讷摇头,她也觉得不是,可是叶薇薇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不可能说谎啊!

  过了好一会,她也没从祁少瑾的脸上,看到任何可以怀疑的痕迹。

  她迷茫了,混沌不堪地摇着头。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的脑子很乱,我不相信会是你,可我……又不知道到底要不要相信你。”

  “我怎么可能伤害你的母亲!若熙,你当年清楚地告诉过我,伤害你的亲人,便是此生最不可原谅的事,我……”

  祁少瑾的声音顿了一下,“我喜欢你,那么喜欢你,想要得到你,恨不得对你的家人当成自己的家人,怎么会伤害你的母亲!”

  顾若熙忽然浑身无力,跌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地望着祁少瑾,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确实在当日有见过你母亲,而且……”

  祁少瑾深吸一口气,慢慢道,“监控录像确实是我破坏的。”

  “为什么!”

  顾若熙努力喊了一声,尾音都在颤抖,身体也都跟着颤抖。

  “因为说了一些不想被人知道的事,正好我们所处的位置有监控,我便在监控室将录像删除关闭了,没想到……你母亲当时就在那个位置出了事。”

  “你们说了什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顾若熙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心口也在发冷。

  “就是说……”祁少瑾闭上眼睛,做着最后的决定。

  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决定将这件事说出来。

  “我有花钱在国际杀手组织买陆羿辰一条命!前几年刺杀陆羿辰的人,便是那个杀手组织。”

  顾若熙的心口狠狠咯噔一下。

  “你要杀了他!”她猛地抽了一口寒气,“当日直升飞机刺杀他的人,也是你?”

  祁少瑾摇摇头,“前两年,我就放弃刺杀他了。后来他遭遇的刺杀,与我无关。”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我恨他!若不是因为他,你不会消失那么多年,音讯全无。”祁少瑾说的是真心话,他当时恨不得陆羿辰快点死。

  甚至单纯又幼稚的以为,哪怕陆羿辰当时不死,就是受了重伤,上了新闻,或许顾若熙就会回来了。

  “除我之外,还有人在刺杀他。”祁少瑾道。

  “我妈就是知道这件事?”顾若熙更一头雾水了,“我妈只是一个普通妇人,她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她是不小心听见席老跟人在书房谈话,听到的。席老是黑道中的龙头老大,因为你的关系,陆羿辰的事,他都调查的很清楚,便也调查到了这一件陈年旧事。”

  “所以你害怕东窗事发,害怕陆羿辰揭穿你雇凶杀人!”

  祁少瑾点下头。

  “所以你就有动机杀了我妈妈灭口!”顾若熙又激动起来,一双眼睛泣血一般瞪着祁少瑾。

  “我说了,这件事不是我做的!”

  祁少瑾喊了一声,接着缓和下口气,继续道,“若熙,我不会伤害你母亲,就是灭口,也不会灭你母亲的口。”

  顾若熙按住心口的位置,不适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心口突突跳的难受。

  “当时你母亲看到我来参加你的订婚宴,又见到叶薇薇对你动机不纯,就以为我也想破坏你的订婚,就找我去说话。她提起了我雇凶要杀害陆羿辰的事,她对我说,千万不要伤害你,让我放手,也不要再伤害陆羿辰。”

  顾若熙知道,妈妈一直还是希望她能和陆羿辰复合,因为妈妈知道,她心里一直放不下的人,还是陆羿辰,而且他们已经有了孩子,应该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阿姨当时还有威胁过我,如果我再伤害陆羿辰,就去警察局告发我。我们当时确实说了几句重话,我有看到叶薇薇一闪而去。”

  祁少瑾闭上布满血丝的眼睛,慢慢地继续道,“我不想这件事闹大,因为已经结束了两年的交易,不想再提起来,我怕你知道,记恨我。”

  他不想被顾若熙记恨,即便不能在一起,也打算保持彼此还是朋友的关系,而不是生了嫌隙再不往来。

  “我先去监控室,将监控消除,再打算去找叶薇薇,告诉她不要将听到的事情传扬出去。我还没找到叶薇薇,就听见外面有人喊,有人跳楼了。”

  顾若熙的眼泪落了下来,一颗一颗滴落,砸在她的手背上,滚热的烫人。

  “我趴在窗口,见跳楼的人是你母亲,我也震惊了。”

  顾若熙唇瓣颤抖着,细碎的声音从唇齿间溢出来,“我妈妈……就这样没有了……到底是谁?你说不是你,我能相信你吗?”

  “若熙……真的不是我,我完全没有理由那么做!我怎么可能伤害你的母亲!”

  “呜……”

  顾若熙哭了起来,捂住脸,泪水从掌心中漫溢出来。

  “若熙,一直以来,我都想争取得到你的心,让你成为我的女人。原先我做了很多任性的事,但我现在清楚,我想要抓住一个女人的心,不是用伤害的方式……”

  祁少瑾说到这里,声音就顿住了。

  他不想再说下去,不想自己变得那么没有尊严,他是男人,得不到的笑一下就好了,即便他笑起来,也很难看。

  “到底是谁……”

  顾若熙彻底糊涂了,陷害妈妈的人,线索又断了,到底是谁?

  “若熙,相信我。”

  祁少瑾伸手拉开顾若熙的手,露出她的满面泪痕。

  顾若熙摇摇头,挣扎开祁少瑾薄凉的大手,“我快要疯了!真的快要疯了!真的快要疯了!”

  “若熙……”

  祁少瑾心疼地呼唤她,眼中深深的圈着她哭得梨花带泪的样子。

  “我到底要怎么办?我一点头绪都没有,我感觉我的世界,一下子雾气蒙蒙,什么都看不清楚,我不知道应该相信谁,不知道方向在哪里!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若熙,我也在一直调查,酒店我已经封锁了,我会给你一个最真实的答案。”

  祁少瑾叹口气,继续道,“我真的很后悔,我当时真不该将监控摄像头关闭,不然就能知道到底是谁了。”

  顾若熙忽然胃里难受的厉害,忽然捂住口鼻,也不知是哪个味道刺激到了她,恶心的难受,赶紧起身离开座位奔向洗手间。

  祁少瑾见她状况很不好,赶紧跟上来,又不能进入女洗手间,正巧有个女服务员,他便让那个服务员进去看一眼。

  顾若熙趴在洗手台上干呕,早上没吃东西,也吐不出来什么。

  女服务员一边帮她拍背,一边拿水给她漱口。

  “小姐,你不会有了吧。”女服务员道。

  顾若熙难受的说不出话来,漱了漱口。

  “我怀孕的时候,和你一样干呕,吐不出来东西。”

  顾若熙对女服务员挥挥手,摇摇头。“谢谢你。”

  她摇晃两步,走出洗手间。

  自从那天醉酒后开始,她就总是胃痛恶心想吐。

  怎么可能怀孕,她是不容易受孕的体质,肯定是胃喝酒喝坏了。

  “若熙,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顾若熙对祁少瑾挥挥手,疲惫地往外走,若不是咬牙坚持,她真会倒下去。

  终于挪步到了车上,整个人都瘫在座位上,看到车外祁少瑾担忧的目光,下一刻她眼前一黑,直接昏倒在座位上。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