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沐风一直在医院寸步不离夏紫木,任凭夏紫木怎么撵人,他都不走。

  乔妈妈又来过两次,无外乎就是要将乔沐风带走,最后一次,一向温润如玉的乔沐风也说了狠话,“妈,你再逼我离婚,就当没生过我这个儿子。”

  乔妈妈知道,乔沐风看似性情温和,实则是个个性十分倔强的人。他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转变。

  乔妈妈便再不来医院了,她怕失去自己唯一的儿子。

  夏紫木已经在医院躺了快一个月了。

  本来,她早就能出院,乔沐风却非要她在医院彻底养好,“不到康复治疗最后一天不许出院,免得到时候在家里稍有闪失,加重你的伤情。”

  夏紫木笑了笑,“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怕我出院后,回了家,我爸不让你登门,你就没有机会恕罪,是不是!”

  夏紫木对乔沐风那么了解,轻易就看穿了乔沐风的心思。

  他沉默了。

  夏紫木瞪着他的目光里,浮现些自嘲的苦涩,“你现在对我再好,我也不会领情!你走吧!”

  乔沐风不做声。

  夏紫木将脸别向外边,不再看乔沐风。

  原来只是恕罪,她才不要这种方式,来博得一个人对她好!

  她不是那种会随便心动,随便就心软的女人!她断然不会让自己再受伤一次,痛彻心扉,一次就够了!

  “沐风,今天的局面,也不是你想得到的,大家谁都没有错,要错,也是我一个人的错。你也不必觉得愧疚!我的腿,国内治不好,还能去国外,我不会用我这条瘸腿,再踏入你们乔家!就是治好了,你乔家和我夏紫木,自此也再没瓜葛!”

  夏紫木冷声说着,乔沐风依旧小心翼翼地剥橘子,也不说话,还将橘子瓣上的白丝全部剔除,一个一个放在碟子内,放在夏紫木触手可及的地方。

  “我已经在法院提起诉讼,即便你不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只要到了半年,我们的婚姻关系,也会自动解除。”

  夏紫木直接推开手旁边的橘子,她不会去吃他剥的东西。

  乔沐风依旧不说话,就给她泡了一杯玫瑰花茶,然后放在床头柜上,轻声说,“玫瑰花茶理气。”

  夏紫木张着的嘴,忽然就说不出话来了。

  任凭你用多大力气,最后都是打在软棉花上,再愤怒的火焰也渐渐弱了。

  夏紫木起身下地,乔沐风赶紧拿鞋子亲自给她穿。她躲开,喝道。

  “我现在已经能自己穿鞋了!”

  乔沐风也不说话,还是将鞋子给她穿好,就去搀扶她下床,温声问她。

  “你要去哪里?”

  “我现在已经自己能走了!就是走不了,还有拐杖!”她推开他。

  乔沐风依旧不生气,将拐杖递给她,还在上面垫了软软的毛巾,可以让她拿在手里,很舒适。

  夏紫木一瘸一拐地走向门口,将门打开,乔沐风就跟在她身后,随时护着她,免得她不小心摔倒。

  他是个暖男,公认的贴心暖男。

  夏紫木真心有些受不了,当初她那么奢望他能将他给顾若熙的温暖,哪怕分给她三分之一,不不不哪怕百分之一,她也幸福了。

  而今终于得到他全部的温暖,她再感觉不到幸福的滋味,反之满心酸涩的,总想打人骂人。

  “出去!”夏紫木指着开着的房门。

  乔沐风依旧那样不愠不恼,脸色平静如水,目光温暖如阳,轻声说,“我出去给你买卫生巾。”

  夏紫木当即脸颊烧红,一路红到脖子跟。

  “不用你殷勤!”夏紫木恼羞成怒,再度喝道。

  乔沐风还是一句话不说,没有丁点脾气的出去了。

  这些天,她真的要被乔沐风的给攻击得堡垒难以坚守了。他不但将所有的护工都给辞退了,不管是照顾她,还是伺候她,都做得无微不至。

  不仅仅帮她洗内衣,甚至那个来的时候,他还帮她揉肚子……

  夏紫木怎么可能让他的手触碰到她的禁区,她宁可这辈子再也不要见到他,让她可以尽情尽力地恨着他,也不要他再对她这么好。

  她不会再对他心动了,所以他对她统统的好,都无疑让她心里的负担更重。

  乔沐风出去了,夏紫木靠在门口,手里紧紧抓着拐杖,一把甩开掌心柔软的毛巾,望着自己那条腿,拳头紧紧捏着,恨不得将这条已经不能够正常灵活运动的腿给砍了。

  顾宇轩进来了,目光心疼地望着她。

  久久,顾宇轩都没有说话,就那样深深地望着夏紫木,忍着要将她搂入怀中疼惜的冲动,只那样静静地望着。

  他知道,夏紫木深深爱着乔沐风,即便乔沐风给了她那样深的伤害,她依旧还爱着他,否则就不会逃避乔沐风的温柔。

  夏紫木知道顾宇轩来了,就那样半低着头,不做声,拳头越抓越紧,不看顾宇轩一眼。

  “夏姐,又大又圆的提子,没有籽,我去给你洗。”顾宇轩提着手里买来的提子,就走去洗衣间洗提子。

  “你们谁都不要再来了!你也出去!”夏紫木深深地闭上眼睛,她现在谁都不要见到!

  “夏姐……”顾宇轩转而笑了,“我只是来看看你,这就走,别生气。”

  顾宇轩走到门口,回头看沉默的夏紫木,声音很低地说,“夏姐,不要太在意,公司里的人,都在等你回来。”

  “我不需要你们任何人的同情!”她忽然喊起来,瞪着顾宇轩的目光里,浮现两朵浅浅的泪花。

  “夏姐,我没有同情你,我只是……”他声音顿住,清越的声音,染上一层落寞,“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受伤,那种心疼,怎么能是同情!”

  夏紫木对上顾宇轩眼睛中的真挚,她似被摄魂一般,有几秒不能自己,但转瞬,她就别开自己的脸,看向窗外阴沉沉的天空。

  又要下雨了。

  “我已经是个残废了,不要再说那些幼稚的话了。”夏紫木心口痛的厉害,却也不堪在意的笑着。

  乔家都嫌弃她是个残废了,何况顾家!

  即便顾家父母贪财,顾宇轩年纪那么小,智慧又过人,很会做生意,何必被她毁了下半生的锦绣前程!

  “宇轩,你是个不错的男孩子,会有更好的女孩出现在你身边!”夏紫木平静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就好像一下子,变得再没有感情了一般。

  “夏姐,我觉得最好的,就在眼前。”顾宇轩原先是不敢说这些话的,但现在,他也不怕被拒绝了。

  乔沐风不能给她幸福,他也再没有理由放手。

  “你只是觉得我在你刚入职场的时候照顾你,像个大姐姐一样,亲切又值得你依赖,那不是爱情!”

  夏紫木冰冷的声音,阻断顾宇轩所有的话。

  他深深地看着夏紫木那干净又泛着几分苍白的脸颊,半晌才低喃地笑笑,“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那不是爱情。”

  顾宇轩回头,看到站在走廊里的乔沐风,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方便袋,看不清楚里面买了什么。

  乔沐风看了顾宇轩一眼,没有说什么,越过门口的顾宇轩,直接进门,去将买来的东西放好。

  顾宇轩垂放在身侧的手,缓缓的抓成拳。

  他真想问问乔沐风,既然都伤害了,为何还要来弥补?这样做,乔沐风只是让他自己的心好受,反而让夏紫木更有压力。

  顾宇轩简直比夏紫木还要更了解她自己,她看似性格刚强洒脱,却在感情方面很敏感脆弱,甚至自卑,不然不会暗恋那么多年都不敢开口。

  没有一个女人,会被自己的丈夫那样打击之后,还能轻易原谅对方。

  夏紫木便更不能。

  顾宇轩抬头,看着夏紫木,她神色寂静的脸,低声说,“夏姐,我带你出去走走吧。”

  夏紫木本不想去,这两个男人,她真的一个都不想见到,这辈子也决定了再也不谈感情了。

  可若非要选择一个的话,她宁可选择顾宇轩,也要避开乔沐风。

  “好!你扶我!”

  顾宇轩没想到夏紫木会答应,高兴地笑起来,赶紧去搀扶夏紫木,直接将拐杖放在一旁。

  “我要吃提子!”刚到门口,夏紫木说。

  “我这就去洗一些,拿去公园,一边散步,一边吃提子。”顾宇轩赶紧洗好提子,笑容恢复大男孩般的阳光清朗。

  乔沐风站在里面,看着顾宇轩一手提着洗好的提子,一手搀扶夏紫木走了。

  他的脸色依旧是寂静的,没有丝毫微妙的变化,只是暖眸之中似有春意陡峭。

  他看见地板上有水滴,是顾宇轩留下。

  夏紫木现在腿脚不方便,地上有水很容易跌倒,他便拿了抹布,将地上的水渍统统擦拭干净,又将屋子里简单收拾一下,拿着夏紫木的衣服又去洗了。

  夏紫木在窗口的方向回头,如果乔沐风,一直不肯走,就这样跟着她,难道要跟一辈子?

  她要怎么办?

  侧头看向身侧的顾宇轩,她轻轻抓住顾宇轩的手,很轻很轻没有任何重量,只是抓着顾宇轩的手,不至于站不稳摔倒。

  如果乔沐风一直不肯走,那么……她就只好用顾宇轩,将乔沐风撵走了。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