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后,顾若熙特意跟田丁丁走在一起,含笑对田丁丁小声说。

  “丁丁,不瞒你说,我哥哥……”顾若熙顿了下,摸摸鼻子,“所以,呵呵……”

  田丁丁聪慧,当然明白顾若熙的暗示,一把搂住顾若熙的胳膊,笑着说,“曼蒂姐,我觉得若阳哥哥很可爱,真的好可爱!”

  “呃。”这么快就若阳哥哥了。

  “你现在虽是设计师助理,假以时日,前途无量的。”顾若熙就差贬低自己的哥哥,说跟田丁丁不搭配了,可田丁丁还不顺着话走。

  “曼蒂姐,能认识你们一家人,丁丁好开心,我有时间就会来帮忙。曼蒂姐,不要嫌弃就好。”

  顾若熙总不能说嫌弃吧,只好委婉地对她说,“工作要紧,工作要紧。”

  夏紫木挑了好几家的婚纱,都不太满意,就让顾若熙和乔轻雪去帮忙做决定。

  顾若熙特意打探了一下,听说乔沐风公司有事已经回公司,没有和夏紫木在一起,这才和乔轻雪一起去找夏紫木。

  乔轻雪不禁抱怨一句,“他们结个婚搞得姐妹之间别别扭扭的,真不习惯。”

  “木木现在是准新娘,正处在幸福中,朋友和爱人之间,总要有一个选择的话,我希望她选择的是爱人,而不是朋友。”

  “你不会真的连她的婚礼也不去参加了吧!”乔轻雪当然明白顾若熙的顾虑。

  “我会去的,不过会在一个不显眼的位置。我们盼了这么久,她终于嫁人了,总要去亲眼看一看。”不仅仅是为了夏紫木,还为了乔沐风。

  虽然一直都避着乔沐风,不去接受乔沐风的感情,可这么多年来,乔沐风对她的意义一直都与所有人不同。或许曾经,他们是互相倾慕芳心暗许的初恋,但多年之后,暖心的他早已如一缕入驻心口的阳光,此生都无法驱散。她很想看到他能够幸福,但他想要的幸福,她给不了,所以更期盼他能幸福。

  不禁感叹,此生对她毫无瑕疵,最好的那个人,也只有乔沐风了。

  她却狠心,狠狠伤害了他。

  顾若熙搂着乔轻雪一起走入婚纱店,看见夏紫木一袭雪白逶地长裙,站在一面大镜子前,灯光反射全都笼罩在她的身上,夏紫木的身上也有了女人该有的高贵典雅。

  她从来都不穿裙子,在好友面前,不禁尴尬不自然的脸颊红了。

  “奶奶的,好不好看?这么别扭!”她一开口那点高贵典雅就都没了。

  “很漂亮,真的很漂亮,是你自己看不习惯罢了!”乔轻雪上前帮夏紫木理了理婚纱的裙摆。

  “我看着也很好。”顾若熙靠在一侧的化妆台前,含笑的望着夏紫木。

  “可我还是觉得别扭,哪里都不舒服。”夏紫木抓了抓一头短发。

  “你是别扭没穿过裙子,你早就应该像个女人一样了,你看你现在,多漂亮。”乔轻雪不禁羡慕了,她这辈子都没机会穿婚纱了吧。

  “可我就是觉得不合身!”夏紫木低头看着裙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说不上来,或许只是别扭没穿过裙子吧。

  “木木,我给你设计一款你满意的就好了!”顾若熙一拍手说道,“你自己就是搞服装的,怎么还忘记了这一茬。”

  夏紫木眼角低垂,“你家忙着装修房子,又有小孩子,我不想麻烦你。”

  “滚!”

  夏紫木的担心,顾若熙怎么会不懂,肯定觉得给乔沐风的婚礼设计婚纱,怕顾若熙心里不舒服。

  “不喜欢婚纱,就不穿婚纱,穿白套装也行啊,也有新娘子这么穿的!”乔轻雪说。

  “不行啦,乔爸爸和乔妈妈喜欢淑女,我要穿裤装,他们肯定会觉得我不伦不类,婚礼上直接甩手走人。”夏紫木也嘟起嘴,为了乔爸爸乔妈妈满意,她只好咬牙忍了。

  乔轻雪不禁可怜地望着她,鬼使神差的就问了一句,“夏夏,你这么付出,应该会得到回报吧。”

  “……”夏紫木忽然就沉默了,但转而扬起拳头揍了乔轻雪一下,“乌鸦嘴!”

  “设计婚纱的事,交给我,婚礼三天之前,肯定交出来,让你满意。”顾若熙拍了拍夏紫木的肩膀,本想说点什么,但觉得说多了,就有失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

  祁少瑾站在那栋两层已经装修好的小楼外,看了又看,侧头对一侧笑得很满意的顾若熙说。

  “这个房子这么小,楼下又开店,你们一家人怎么住得下!我在附近的繁华地段,有一处三层门面,而且装修高档,你们去那里开花店位置最适合不过,这里租出去。”祁少瑾道。

  “这里是我买的,是完完全全属于我的。”顾若熙欣赏着自己的房子,依旧笑得圆满。

  “租出去,也属于你。”祁少瑾口气很霸道。

  “住你的房子,是接受你的帮助,没有那种属于自己劳动而得的成就感。”

  “我可以将那所房子,卖给你。”祁少瑾有点无奈,顾若熙怎么这么好强,现在的女人不都喜欢找个有能力帮助她的男人。而她越是这个样子,他就越忍不住想要呵护她。

  “你如果卖给我,少收一起分钱,我都住着都不舒服。但要你用那块地的市值正价卖给我,我肯定买不起。所以,还是这栋小楼适合我。”顾若熙笑弯一双大眼睛,在春风和煦的日光里,璀璨如水晶。

  祁少瑾不经意就软了目光,抬起手拂了拂她被风吹乱的长发,轻叹一声,“我现在真的很想将你搂住怀里,保护你,给你撑起一片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天空。”

  顾若熙却噗哧笑了,“不要这么煽情好不好。”

  祁少瑾懂得她的闪避,摇摇头,“若熙,你就当我心中有愧,报答你就好。给你的,坦然接受,我才心安。”

  否则,他什么都为她做不了,才更难受,更纠结。

  顾若熙垂下长睫,唇边带着一缕若有似无的浅浅弧度,“少瑾,其实……”她想了下,还是说出来,“小时候的事,我真的忘记了,也不记得了,你也不用记得。我真的不记得,曾经救过你。”

  “那时候只是你太小了。又惊吓过度,忘记了而已。”祁少瑾依旧固执地坚持。

  “可是……”顾若熙想想还是算了,不提也罢。但有的时候,她也经常想,那时候,她都三岁了,即便惊吓过度,最起码的印象也该有吧。

  虽然会在浅薄的记忆里,有一些模糊的影像,但一直都没有想起来,祁少瑾曾经阐述的那段过往的画面。

  比如说,她经常去那家孤儿院,找小孩子玩。她确实经常去,可只记得和乔轻雪一起去,不记得小时候经常去过。

  再比如……她跳入窗子,给祁少瑾玻璃碎片解开绳子,她应该有印象,可没有半点记忆,只是随着祁少瑾的叙述,在眼前浮现那样的影像,但不是自己经历过记忆。

  她只记得,在一片电闪雷鸣中,不住跑,不住跑,有很多人在追她,后来就是沉入大海……

  或许,她当时受伤失忆了也说不定。

  “若熙,你真的打算一直这样下去,一个人带孩子?”祁少瑾忽然捧住她的脸颊,让她无法逃避开他的眼睛,望见他眼睛中深深不加任何掩饰的深情。

  顾若熙想逃,他的手掌宽厚有力,不给她逃避的机会。

  “少瑾……”

  “我想保护你,这种心情,你能理解吗?”祁少瑾低沉的声音,带着一分暗哑。

  “我……”理解,但是,“我还没考虑过结婚的事。”

  她的手指上,祁少瑾的戒指摘不下来,并不代表就这样被他套牢一生。

  她没想过再嫁,也没想过带着小王子找个男人,她现在可以自己独当一面,男人对她来说,除了每个人都需要的生理需要,似乎也没什么用处。而她又不是只求身体的女人,她喜欢一切用心体会,真挚的感情……心的归属。

  “我很后悔,当年错误的用伤害的方式让你记住我。我那时候不懂如何对一个人好,现在懂得了,也明白了。我知道,爱一个人,就要牢牢抓住……不是等待,等她来说出口。”祁少瑾的口气忽然加重,带着几分不愿意再等下去的焦急,用力捧着顾若熙的脸颊,不给她挣扎逃开的机会,一个吻便落了下去……

  在大街上被祁少瑾强吻?

  顾若熙肯定接受不了,终于一把将祁少瑾推开,当撞见他眼中流淌出来的深深落寞,还有那几许如影随形的孤落,她心口一软,想给他一拳的冲动就消失了。

  “我们真的……不合适。你忘记吧,也不要想着报答,我不需要报答。而且也不用觉得愧疚,五年前的那些事,我都翻篇了,不去想了,我们就当彼此的认识人,朋友也好,总之我没考虑过成为恋人。”

  顾若熙冷漠转身,不去看祁少瑾眼底的伤痛之色,袖管中的手微微抓成拳头,说出更冷情的话。

  “你如果还坚持的话,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后半句话,没说出口,显然祁少瑾已猜到,不想听到那么刺痛心扉的话,赶紧抢先一步说,“做朋友也好!”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