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熙也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哪里,一路上她都被黑布蒙着,当眼前恢复光明的时候便已经身处在一个房间中。

  这个房间不大,光线也不明亮,窗子比较古老,玻璃也不透彻,站在窗口看向窗外,只能看见一片荒草萋萋,远处都是横生遮挡住视线的杂草。入秋的季节,草叶已经泛黄,秋景凄凉,让人不禁心酸。

  今天本来是她和陆羿辰的婚礼,期盼了那么久那么久,还以为终于可以牵手走在一起,没想到……

  鼻子犯酸,眼睛不禁就红了。

  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腹部,宝贝,我们会被怎么样?爸爸有没有着急在找我们?

  这里一片荒凉,显然早已荒废许久,而且不是在市区之内。

  祁远治将祁少瑾打晕,应该不会有事吧!

  那毕竟是他的儿子,他应该不会真的对祁少瑾怎么样吧。

  顾若熙不免为祁少瑾担心,没想到,发生这么多的事,自己会对祁少瑾那么的依赖,反而不敢奢望陆羿辰会为自己做些什么了。

  她早就清楚,她和安可馨同样陷入危险的时候,陆羿辰肯定会率先救安可馨,而不是她。

  她真的早就知道,早就懂得,为什么还会忍不住伤心难过?

  苏雅说的对,在陆羿辰面前,她们都是可怜人,因为她们永远都只屈居第二。

  顾若熙感觉自己应该是失望了,还带着点绝望,所以也不奢望自己现在的处境陆羿辰能首当其冲来救她,反而对祁少瑾多了期望。

  今天本是他们的婚礼,她还幻想自己身披婚纱,跟他手挽手走到牧师面前,向上帝起誓,以为会有一枚惊喜的钻戒戴在她的手指上,彼此宣誓一生的盟约。

  可最后,一切都只是幻影了。

  祁远治又想打什么主意?为什么突然要将她和祁少瑾分开?失去了祁少瑾的保护,顾若熙极度不安,恐惧很轻易就渗透进来。

  祁远治进来送饭,将几个包子,一碗包装成杯子的蛋汤放在房间里,老旧的桌子上。

  顾若熙很安静地过去吃饭,她不去看祁远治那张苍老又让人恶心的脸。明明食髓无味,她还拼命地往下吞咽,不为别的,就为自己能够有力气坚持下去。

  都说吃饱了肚子,会让人心情好,那么但愿饱足后的好心情,能挥散一些不安。

  祁远治瞥了她一眼,低哼两声,带着点不屑和慵懒。他没想到,顾若熙这个小丫头,会一直这么安静,不吵不闹,也不喊着出去,完全一副很乖顺的样子。倒是让他对顾若熙多了些好感,他喜欢听话的人,而那些吵吵闹闹的,一向是他最厌恶,最喜欢用残酷手段另对方臣服。

  “你就不问问我,接下来想做什么?”祁远治道。

  “问了你会说吗?”顾若熙努力咽下最后一口包子,实在吃不下了,便安静坐在床上。

  “你就不害怕?”祁远治一双老眸盯着顾若熙,很想从她的脸上看到些许畏怯的情绪。

  “怕什么,就是死,也有你祁家的种跟我做伴。”顾若熙抬起泛白的小脸,对祁远治弯着大眼睛一笑,将所有的怯怕都压抑在心底,隐藏在笑脸之下。

  顾若熙知道,祁远治对她腹中的孩子半信半疑,但也正是半信半疑,他才不会真的对她怎样。人在对一件事情有期盼的时候,即便怀疑是假的,也本能地认为是真的。

  所以,祁远治更愿意相信她和祁少瑾真的已经有了孩子。

  祁远治精明的眸子,落在顾若熙的肚子上,让顾若熙想到了祁远治对苏雅的进犯,便很不自然地侧身避开,这种为老不尊的人,多看自己一眼,都是羞辱。

  “少瑾会真的跟你……”祁远治眸光一紧,让顾若熙心口突地一跳。

  “正像他说的,这种事没办法证明,我自己心里清楚就好。”顾若熙努力保持冷静,声音平稳。

  祁远治低笑一声转身出去,他不怕他们合起伙来骗他。如果一旦让他发现是骗局,顾若熙和腹中的孩子,谁都别想活。

  不!

  即便是祁少瑾的孩子,也不能留。

  时至今日,顾若熙知道的太多,他不可能将这个危险留在世上。但若陆羿辰死了,顾若熙也就不再是他的威胁,这个女人能不能活下去,就看陆羿辰的命有多大。

  ……

  安可馨一觉醒来的时候,没想到祁少瑾会在病房中,就坐在她的床头,静静地看着她。

  “睡醒了。”他的声音很轻很柔,是她以前那么那么奢望的温柔,他终于给她了,却是在她最不想要的时刻。

  安可馨的眼里闪过一抹惊慌和逃避,但最后又慢慢的安静下来。

  她看着他,笑了。

  她的声音细弱的好像蚊蝇,“以前,我那么盼望的希望你能对我温柔一次,可如今你真的对我温柔了,我却不喜欢了。”

  祁少瑾心疼地握紧安可馨柔软的小手,她的手指上戴着那枚钻戒,是他母亲的遗物,他懂得了陆羿辰为何要将戒指霸占,原来陆羿辰所说妈妈的遗言,就是将戒指留给小新新,他的妹妹。

  安可馨带着钻戒的中指,青肿一片,应该是被人强硬的抢过,但她拼命的护住了,整个手指肿的戒指深深的嵌在肉里,医生都没有办法取下来,只能暂时给她敷药消肿。

  祁少瑾的胸口痛得欲裂,低声呢喃,呼唤她的小名,“小新新……”

  “馨馨吗?”安可馨又笑了,“陆羿辰有的时候,也会这样唤我。”

  而对于那个“新新”的名字,她的记忆早就模糊了。或许也曾有过一些淡淡的记忆,一些人的脸在眼前晃来晃去,却看不清楚他们的脸了。她那个时候太小,很多记忆都是隔着千山万水,不能清晰记得。

  祁少瑾心头又是一疼,她是他同母异父妹妹的真相,这个时候他怎么忍心说出口。

  但安可馨已经知道了,对他说,“我的妈妈叫安贞倪,我跟你是表兄妹。”

  她只能接受仅此而已的真相,无法接受她爱上自己亲哥哥的残酷现实。

  安可馨唇边的笑意更加灿烂,眼睛里也浮现晶亮的光彩,“在古代,很多表兄妹都是可以成婚的,很多美丽的故事,千古流传。其中我最喜欢白蛇传,碧莲和士林,他们真的很恩爱。”

  祁少瑾说不出话来,抓紧安可馨的小手,手指紧了紧。

  安可馨就像有说不完的话,明明很累了想睡觉,还是要说下去,“每个女孩子的心中,从小都有一个梦想,梦想着自己长大,能与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他们彼此深爱,一起抚养儿女长大成人,到老了也可以恩爱的说着年轻时候的故事。那一定是一件非常非常幸福的事,只是幻想一下都能心情美好。”

  “我经常捧着故事书,幻想着将来有一天我会爱上什么样的男子,他会长什么样子?会像陆羿辰那样疼我吗?会不会也像殷哥哥一样,每次我生日的时候都会送给我芭比娃娃,然后每一个都取一个美丽的名字,让她们陪着我。会不会早上起来的时候,给我做早餐,会不会在我发病的时候送我来医院,寸步不离的守在我的床边。陆羿辰告诉我说,这辈子我都不能结婚,我的身体很不好,但是我还是想爱上一个人,感受一下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祁少瑾更紧地握住她的手,心口的疼痛,终于让眼角泛酸。

  “有时候我真的很恨我有一具这样的身体,经常往返于医院,每日吃药,可身体还是时好时坏。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奇怪,不再是那个可爱的善良天使。前些天我不小心推了若熙,我就问过医生,长期服药下去会让我变成什么样子。医生终于不瞒着我,他说我的性格会变得越来越古怪,很可能会有忧郁症的倾向,也可能会变得更加暴躁。我不想变成那样,陆羿辰说我是快乐的小精灵,我要做快乐的小精灵,不想变成邪恶的小恶魔。”

  安可馨将自己的手从祁少瑾的手中抽回来,放在自己的胸口,那里位置,很疼,很疼。疼的她连喘息都会刺痛,可唇边依旧兀自带着淡淡的笑意。

  “不会的,你放心,就是你变得性格古怪,我们也会一直陪着你。”祁少瑾声音沉重地说。

  安可馨苍白一笑,目光变得空洞。

  “我羡慕身边的每一个人,可以大胆的追求自己的幸福,也很妒忌。我经常想,为什么我要有这样的一副身体,这样的遭遇。现在我明白了,我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因为她是一个不被世人认可的污点,骄傲惯了的人,怎么能接受自己是野种的事实。

  “可馨,别这么想,不是你的错……”祁少瑾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哽咽,他也很想问,为何上一代的恩怨要让下一代承受这么多的痛苦。

  到底是谁错了?

  是妈妈?是陆羿辰的舅舅?还是父亲错了?

  “或许吧。”安可馨安息一声,闭上眼睛,安安静静的躺在洁白的病床,“我累了,你走吧!”

  祁少瑾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许久无声,最后转身离开病房。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