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千琪带着杜姿彤上了楼。

  可到楼上,扑了空。

  房间里,根本没有席穆可的身影,只有桌上放着的半杯红酒。

  看来席穆可刚刚离开。

  陆千琪纵身一跃,一把推开窗户就要跳出去追。

  杜姿彤眼明手快,一把拽住了陆千琪。

  “千琪,不要追,求你,不要。”

  杜姿彤从来没有求过陆千琪什么,这一次还是她第一次开口求他。

  陆千琪浓眉渐凝,“珍妮,告诉我,你和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杜姿彤微微摇头,碧色的眸子里噙满一层水雾,说不出话来。

  “珍妮!”

  “千琪,我不想说,不要逼我好吗?”

  “该不会……你背叛了我们吧?”

  “说!你是不是和那个男人合起伙来劫走了唯惜!”

  “唯惜到底哪里错了?从小到大,唯惜一直当你是亲姐姐。”

  “千琪,我没有!”

  杜姿彤满脸的无辜,不像装的。

  陆千琪也晓得,她不是这样的人。

  可是唯惜已经失踪这么久了,他没办法再保持冷静。

  晚一分钟,哪怕一秒钟,唯惜的危险都会多一分。

  可况已是半年之久。

  “千琪,我相信,唯惜现在一定没事的!相信我一次。”

  杜姿彤目光恳切,紧紧拽着陆千琪,声音也跟着哽咽了。

  “你也相信我,唯惜这件事,真的和我没有关系。”

  “我没有背叛任何人!我只是……”

  她现在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一方面是从小到大,给自己诸多帮助,早已堪称朋友的亲人们。

  一方面是自己的至亲,虽然从小没有见过面,但是毕竟有血缘关系,这一份血脉相连的感情,怎么可能割舍。

  她现在真的两难,甚至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痛苦。

  那可是她的亲弟弟!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陆千琪去抓席穆可。

  因为她知道,席穆可一旦被抓,下场不堪设想。

  陆千琪不知道杜姿彤的苦衷,但看杜姿彤这般为难,也晓得是难以启齿的难处。

  “珍妮,和我说实话,你和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杜姿彤真的不想说。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想说,总之就是不想说,不想任何人知道,席子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儿子。

  当初席家那群长老,能放过她,就是因为她是个女孩。

  如果知道席子皓还有儿子……

  杜姿彤摇了摇头,“千琪,我会想办法帮你找到唯惜。”

  杜姿彤想了想,深吸一口气。

  “我觉得,唯惜现在很可能在圣洲!”

  “圣洲?”

  陆千琪皱紧了眉心,又深了一分。

  “珍妮,那个男人,是圣洲席家的当家人对不对!”

  “我已经知道他叫席穆可了,和你是……”

  “千琪!”

  杜姿彤喊了一声,阻止陆千琪继续说下去。

  “好好!如果找不到唯惜,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放过。”

  陆千琪低吼一声,推开门大步而去。

  杜姿彤靠在一侧的墙壁上,眼泪无声的掉落下来,最后整个人颓废无力的坐在地上。

  ……

  医院。

  陆悠然带了两件衣服去见华姐。

  “这是妞妞让我带给你的。”

  一听见妞妞这个名字,华姐虚弱的脸上,当即有了精神,急忙追问。

  “是小凝的乳名吗?妞妞……很好听。”

  “小凝呢?她现在身体怎么样了?今天怎么没有过来?”

  陆悠然望着华姐期盼的眼神,好笑的讽刺了一声。

  “你想见妞妞?不会吧!你应该巴不得这辈子都不要见到她。”

  华姐吃惊,无法理解的望着陆悠然。

  “别装了,我想起来你是谁了。”

  华姐猛抽一口冷气,靠在病床的床头上,一言不发。

  “你当年和那个渣男抛下一个月大的妞妞,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么多年了,你就不应该再出现在妞妞面前。”

  “我……我也没想到,我们会在那种地方见到……”

  华姐确实没想到,自己找了多年的女儿,竟然在监狱里重逢。

  她本来不敢相信。

  但是和陆凝几次接触,反复看到陆凝手腕上,一块红色的,类似心型的豆大胎记,便肯定了那是她当年抛下的那个女儿。

  “我当时太年轻,还没成年,生了孩子也很紧张惶恐,我当时太贪玩了……”华姐无比懊悔,深深地抱着自己的头。

  “今天我就把话撂在这里,从今以后,我不允许你见妞妞,也不会让妞妞过来见你!”

  “悠然!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不要让我见不到小凝,求你了。”

  华姐一把拽住陆悠然苦苦哀求。

  陆悠然还是甩开了华姐的手。

  “你没有资格求我!妞妞是我的女儿,是我一手养大,谁都没有资格将妞妞从我手里夺走。”

  “不!我没有夺走小凝的意思,我只是……只是亏欠她太多太多,我想要弥补她一些。”

  “你拿什么弥补?你个杀人犯!你是终身监禁的杀人犯!面对现实吧,宫华。”

  陆悠然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

  宫华瘫在床上,眼泪缓缓坠落。

  陆悠然离开医院,便去了孟哲的西餐厅。

  陆凝最喜欢吃孟家西餐厅的牛排,她打包了一份,准备带回去,给陆凝吃。

  孟哲要送她,她拒绝了。

  自从陆凝出事后,陆悠然便对孟哲的态度冷冷的。

  孟哲也明白,陆悠然的心里有个结,原本他们的身份悬殊,现在陆凝又满身骂名。

  她更觉得配不上孟哲。

  孟哲也不坚持,左右单身这么多年,也早就习惯,不太强求什么爱情,更没有奢望和谁相伴到老。

  或许在孟哲的心底深处,依旧没有忘记,上学的时候,在榕树下,对她笑得浪漫纯真的那个少女。

  后来是他将那个少女弄丢了。

  但那个少女现在过的很幸福,这是他最欣慰的事。

  陆悠然走出孟哲的西餐厅,正要上车,便看见席关关急匆匆上车,一副出了什么大事的样子。

  陆悠然早就想找席家的人谈一谈陆凝的事。

  见席关关那个样子,担心是陆唯惜有消息了,便开着车追上去。

  席关关接到杜姿彤的电话,便去找杜姿彤。

  最近杜姿彤各种反常动作,已经引起席关关高度怀疑。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杜姿彤一定知道什么秘密。

  可是杜姿彤没想到,现在她身边,不但被陆千琪的人跟踪,也被席穆可的人跟踪了。

  她约会席关关在海边见面。

  终于等来了席关关,却看见席穆可也带人围了上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