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羿辰命赵默将米米看紧,并告诉赵默。

  “好生招待,别让她死了。”

  赵默看到陆羿辰眼底掠过的一抹残戾,不禁脊背飘过一股凉意。

  有多久,没看到boss这种眼神了?

  好像自从顾若熙出现之后,之前那个让人肝胆俱颤的邪恶**oss就转型了,成为一个邻家大暖男。

  虽然,他的温暖不会普照别人,但至少也有恩赐余晖。

  “boss……”赵默犹疑开口,“不直接处理掉吗?”

  “我现在没时间!”陆羿辰看了一眼腕表,“我答应若熙,要陪她和小王子一起吃晚饭。”

  陆羿辰看向瘫在地上的米米,她现在就像一只见到猫的老鼠,吓得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一点声音都不敢出。

  陆羿辰鄙夷冷哼,“直接处理,太便宜她了。”

  米米不禁浑身又震颤了一下,呜咽一声,便哭了起来。

  “我错了,错了……饶了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

  “呜呜……”

  陆羿辰嫌恶蹙眉。

  赵默赶紧让人,将米米的嘴巴封起来,不让她再发出丝毫吵人的声音。

  陆羿辰转身离去。

  赵默对浑身是血的米米,摇摇头,“不作死,就不会死,这话说的实在太有道理了。”

  米米的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满目绝望。

  ……

  陆羿辰来到医院的时候,顾若熙刚让人在病房里准备好了晚饭,正等陆羿辰回来。

  小王子躺在床上,双目紧闭。

  陆羿辰正要呼唤小王子起来吃饭,顾若熙对陆羿辰做个噤声的动作。

  “他应该睡着了,还是不要吵醒他。”顾若熙很小声地道,拉着陆羿辰走出病房。

  “若熙,怎么了?”

  “羿辰……”顾若熙低头,靠在陆羿辰的怀里,“小王子一直不说话,我很担心他,会不会因为吓坏了,变得自闭,就好像珍妮那样。”

  陆羿辰轻轻抚摸顾若熙的头,“不用担心,他是我的儿子,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吓坏!”

  “这还是小事?他差一点……死掉了啊……”

  想到当日的惊险,顾若熙仍旧心有余悸,不禁红了眼眶。

  “我好自责!竟然让这样的危险,发生在孩子的身上!他还那么小,怎么承受得了!”顾若熙捂住潮湿的双眸。

  陆羿辰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的双手,放在他的窄腰上,拥抱住她娇小的身体,声音低沉又温暖。

  “若熙,他比我们想象的早熟,并且坚强!我觉得……”

  陆羿辰抬眸,看了一眼病房内,安静沉睡的小王子,低头间,轻轻吻在顾若熙的额头。

  “他不是被吓坏了,只是在恼火。”

  “恼火?”顾若熙不懂。

  陆羿辰浅然勾唇,“他那么骄傲,怎么能容忍自己人生有这样的失败,这简直就是难以忍受的污点!他在懊恼,这个败笔。”

  “这是你的想法!”

  “知子莫若父!”

  “羿辰,你不能总用你的想法去看小王子,他再早熟,终究还是一个七岁的孩子……”

  陆羿辰抱着顾若熙的头,让她重新靠在他的胸口上。

  “若熙,我并不觉得,小王子经历的这些,是我们谁的错,也不会自责愧疚,没能很好地保护他。”

  “生在我们这样的家庭,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一出生便坐拥与生俱来的尊贵和财富,自然也要承受非一般孩子才能承受的事!”

  “将来,他的路还很长,我们不可能一直陪在他身边,保护他,呵护他,他需要尽早学会保护自己,我将来才能将一切,放心交到他的手上。”

  顾若熙抱紧陆羿辰,“我真的很心疼他。”

  “我也心疼他!但有些事,他也必须经历和承受。如此,将来他才能成为一个强大的男人。”

  陆羿辰温柔抚摸顾若熙的长发,“我这样,不是不爱他,也是为了他好。”

  “所以,你当时选择了笑笑,而没有选他……”想到当时的场景,顾若熙又不禁心口刺痛。

  当时泡在海水里奄奄一息的,可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因为他是男人!”陆羿辰道。

  顾若熙擦干眼角的潮湿,仰头望着陆羿辰,眼底浮现深深的痛恨,“米米那个贱人,抓到了吗?”

  “嗯,抓到了!这件事,我会处理好!”

  “绝对不能轻饶她!”顾若熙恨恨道。

  “自然。”

  病房里的小王子,本来双眼紧闭,忽然耳边听见了“米米”两个字,双眼霍地睁开,一双乌黑的眸底,噙满了冰封的寒意。

  这种冷,尖锐势不可挡,可以穿透人心,完全不像一个孩子该有的眼神。

  小王子一个翻身坐起来,“我要出院。”

  顾若熙和陆羿辰赶紧推门进来。

  “儿子,医生说了,你还要在医院修养几天。”顾若熙道。

  小王子跳下床,穿上鞋子,拿了外套穿在身上,“我已经没事了!不需要再住院。”

  小王子这么小,就已有霸道总裁范,口气坚决,完全不容人反对。

  顾若熙看向陆羿辰,想让陆羿辰劝一劝这个倔强的孩子,陆羿辰却道。

  “我也觉得,他恢复的差不多了,不需要再住院。”

  陆羿辰唇角上扬,望着小王子的眼神,不禁骄傲起来。

  他的儿子,很有他的风范,真是像足了他!

  不对,应该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顾若熙无奈望天,真是败给这对父子了!

  小王子已经穿好衣服,直接推门出去,顾若熙赶紧追上来。

  小王子回到家里,便直接去了餐厅。

  徐阿姨已经准备好了晚饭,等他们一家回来。

  顾若熙还以为小王子没胃口,没想到小王子主动坐在餐桌上吃饭,并且吃了两大碗米饭,还喝了一碗汤。

  顾若熙见他胃口不错,总算松了一口气,望着吃完饭便上楼回房间的小王子,对身边的陆羿辰说。

  “看来,我真的低估他了!他的恢复能力,很强大。”

  陆羿辰扬唇一笑,“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

  顾若熙撇撇嘴,“跟你们父子俩,我是操碎了心!”

  顾若熙夹了一块鸡肉给陆羿辰,“陆先生,好好补补!”

  陆羿辰望着碗里的鸡肉,“身强力壮,不需要补养!还是你多吃一点吧。”

  顾若熙对他翻个白眼,“我是怕你老的太快,显得我太年轻。”

  陆羿辰闷了一口老血,一把将顾若熙从餐桌上打横抱起,顾若熙低呼一声,本能一把抱住陆羿辰的脖颈。

  “你做什么,很多人的。”顾若熙羞红了腮颊。

  陆羿辰低眸间,呼吸已经滚热,“已经没人了。”

  顾若熙抬头,不禁惊讶,方才还有好几个佣人在的餐厅,竟然一下子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陆羿辰低笑一声,滚热的气息在顾若熙的耳畔浮荡。

  “熙熙,想你了……”

  顾若熙瞬时脸红如霞,“天天见……还想我?”

  “你说呢?”陆羿辰低笑一声,抱着顾若熙大步上楼,脚步如风。

  顾若熙搂紧他的脖颈,“羿辰,你放我下来了啦,我自己会走。”

  实在太丢人了,陆大总裁,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公主抱?

  “只有抱得美人归,没有美人跟着归!你如果不想矜持,主动投怀送抱的话,也可以。”

  陆羿辰说着,就要在楼梯上,将顾若熙丢下来。

  顾若熙吓得,更紧抱住陆羿辰的脖颈,“不要……”

  陆羿辰笑起来,眉目飞扬,“看来,你很喜欢我霸道一些。”

  顾若熙脸红如滴血,赶紧将羞红的脸蛋埋藏在他的怀抱里,“你怎么可以,这么坏!”

  “我只对你坏。”

  他已经难以自控,直接吻上她的脸颊,随即脖颈……

  陆羿辰推开门,抱着顾若熙,急不可耐地闪身进入房间。

  ……

  小王子坐在房间的床上,表情淡漠,眸色清冷。

  他一直看着床头柜上的闹钟,看着织针一点一点地移动,终于到了十一点,他站起身,穿上外套,推门出去。

  他轻轻地,一步步下楼,然后推开大门,走到院子里。

  初春的风,还很凉,尤其是夜里,可他一点都不觉得冷,在光火昏暗的院子里,一直走向深处……

  在陆家院子的深处,有个地下室。

  那里面黑暗无光,潮湿又阴冷。

  在大门户的豪门里,都会有一两个这样的地下室,专门用来做一些不足为外人知的事。

  小王子早就知道,家里有这个地下室,还曾偷偷跑进来玩过几次。

  他按了门口暗门的密码,暗门打开,露出一条长长的阶梯。

  保镖发现有人进来,赶紧冲过来。

  小王子发现这里有人,便弯起唇角笑了。

  看来,他找对地方了,不然这里不会有人看守。

  “原来是小少爷!”赵默疾步走了过来。

  小王子没理赵默,依旧径自向里面走,最后终于看到蜷缩在角落里,像一堆垃圾一样的米米。

  小王子的唇角,完美弯起,笑得双眸熠熠生辉夺目照人。

  赵默又不禁脊背飘起一股寒意,“小少爷,你……怎么来了?”

  小王子眼底的笑容,渐渐散去,双眸覆上一层冰霜。

  “去准备一条绳子,一个大水桶。”小王子缓缓开口。

  赵默不知道小王子要做什么,又不敢不从,便让人去准备小王子要的东西。

  “小少爷,你要这两样东西,做什么?”赵默笑嘻嘻地凑上前。

  小王子邪恶勾唇,“不做什么,就是玩个游戏。”

  赵默觉得,一个小孩子的邪恶,不过是调皮而已,能有什么破坏力!可小王子的邪恶笑容,让他的脊背再度蹿起一股寒意。

  赵默觉得,继续下去,他一定会伤风感冒。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