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兰痴怔许久许久,都没有一点反应。

  她瞪大自己的眼睛,总觉得眼前的一切,耳中听见的话,都是一个幻梦,那不是真实的。

  席初云怎么会为了她,每天天不亮就起来亲手做蛋糕?还各种各样地变幻花样,席初云虽然做什么事都很精致,又力求完美,但他不是这种会做蛋糕描图绘画的文艺男。

  那对他来说,简直比登天还难。

  慕容兰看着面前靠近的席初云,怔怔地退后一步,脸上都是一片木然。

  “那个……原来,我之前说的话,你都记得。”

  “本来,我以为我都忘记了。可我发现,我的记性实在太好了,你之前对我说过的话,大部分我都清楚记得。”

  慕容兰的心口又是一阵震颤,似有一圈一圈的涟漪在心口荡漾开来。

  “你每天……每天都在厨房忙……”

  “之前要忙整晚,现在熟练了,倒是一个小时,或者半个小时就做好了。”

  “怪不得……”

  怪不得结婚前夕那一段日子,席初云总是严重睡眠不足的样子。那个时候,他们在冷战,没有住在一起,她还以为他有什么大事在忙。

  原来,是为了做蛋糕,之后早上的时候,放在她的房门口。

  慕容兰一时间真的难以形容现在的心情,有高兴,有感动,也有恼怒。

  “你觉得,这样就能弥补你之前对我做过的一切了吗?”

  “弥补?我从来没有想过弥补你。”

  “……”

  慕容兰又一次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讷讷地看着他,最后笑了。

  “是呢,是呢,是我误会了,抱歉。”

  “……”

  慕容兰低下头,去倒水,抱着盛满水的水杯,本来想要转身走出厨房,又犹豫住了,她忽然很想知道,席初云接下来会说什么。

  她站在厨房,便开始喝水,喝完一杯水,他还是一句话没说。

  她就又倒了一杯水。

  抱着水杯,正要喝,耳边便传来了席初云好听的声音。

  “没关系。”

  慕容兰的手倏然一抖,差一点打翻了手中的水杯。

  她努力掀起唇角,努力又努力地笑笑,“没事,没事,你忙,我先去睡了,天还没亮。”

  她狼狈地从厨房逃出去,脚步匆匆地上楼。

  回到房间,她一路上都没有再回头看一眼身后,也没有发现席初云的视线一直追随她的身影。

  他正在懊恼,为何自己就不会放低姿态,哪怕说一句温言软语,也许都会缓和一下俩人之间的气氛。尤其看到慕容兰踉跄好几次,险些摔倒他都没有冲上去搀扶一把。

  他只是对她说了实话,他确实没想过,一直给她做蛋糕是为了弥补她。之前给她的伤害,已经给过,弥补也不可能抹去全部痕迹。

  他只是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能多给她一些欢笑。

  只要能看到她笑,他也是真心跟着高兴。

  慕容兰将房门紧紧关上,靠在门上,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心口又酸又涨,难受的好像要裂开了一样。

  她抱着水杯要喝水,这才发现,一路上竟然将一杯水都洒干净了。

  她转身,还想出门再倒一杯水,手僵在门把手上,一时间没有力气将门推开。

  最后想想,还是算了,忍着吧,她不想再见到席初云。

  回到床上,关掉床头柜上的灯,即便闭着眼睛,还是没有睡着。

  清楚听见房门被人推开了,从轻轻的脚步声,慕容兰就已听出来那是属于谁的脚步。

  每一次,发现他的脚步声是轻轻地靠近自己,她的心口都会忍不住倏然一暖。

  为了不想面对他,她紧紧闭着眼睛,佯装已经睡着。

  席初云的脚步,站定在她的床头,什么都没说,也没有发出什么声响,好像生怕打扰到她的好眠。

  慕容兰还以为他会躺下来继续补眠,没想到席初云又轻轻地推门出去了。

  房门关上,慕容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在自己床头柜的上面,放了一壶水。

  大概是他看到她将一杯水都洒了,特意送水上来。

  她伸手触碰了一下玻璃水壶,温度适中,正渴着,赶紧倒了一杯,这才发现水里面放了蜂蜜,甜甜的,一路甜到了心底。

  她低血糖,平时偏爱吃甜,他原来一直都记得,不曾忘记。

  慕容兰抓紧手中温暖的水杯,心中一阵五味杂陈。

  席初云无法阻止宋秉文和麦亚琪的婚事,但宋家联上麦家,接下来对付宋成安就更麻烦了。

  席初云想到了一个人,丽莎。

  宋秉文最爱的人是丽莎,他们还有一个孩子,在丽莎面前,难道宋秉文还会执意和麦亚琪结婚?

  席初云心下暗暗决定,为了关关,为了席家的稳固,宋秉文的婚礼必须破坏。

  陆羿辰和祁少瑾也不愿意让宋成安和麦氏联姻。

  祁少瑾知道宋成安还没有死,试图安排人接近医院,结果都无功而返。医院被宋家的人守的密不透风,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

  “我就不相信,你儿子的婚礼,你不露面。”祁少瑾狠狠道。

  祁少瑾将李梦涵藏匿起来,确实断送了宋秉文想抓住李梦涵要挟他的软肋。

  李梦涵却不知道,祁少瑾的囚禁,其实是为了保护她。

  李梦涵还在为祁少瑾将自己关在一栋房子里,好似沦为圈宠的事,和祁少瑾一直置气。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都不喜欢是这样的方式,让她毫无地位地在他面前。

  就好像真的沦为豪门阔少的金屋藏娇,想起她,他便来了,一阵温存,之后又匆匆走了。

  她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就这样日复一日将近半月之久。

  李梦涵终于忍无可忍了,终于等到祁少瑾再次推门回来,她直接对他发难。

  “我要出去!放我出去!”

  祁少瑾不说话,也懒得过多解释。

  每次回来,都是满身疲惫,很想吃到李梦涵做的热腾腾饭菜,然而今天李梦涵罢工,根本没有给他准备饭菜。

  “我饿了。”

  他就像个放学回家的孩子,站在厨房里,用勺子敲了一下琉璃台,发泄他的不满。

  “今天没有饭!”

  “我饿了!”

  李梦涵双手环胸,狠狠瞪了他一眼。

  本来还想狠心罢工,说什么都不会再向他妥协,但最后还是受不住祁少瑾饥饿难解,似乎要找她来吃填饱肚子的火辣眼神下,她系上围裙进了厨房。

  她一边做饭,还一边碎碎念。

  “你到底什么时候放我出去?我已经在这里被你关的长毛发霉了!我不要再在这里继续下去了!我要呼吸外面的空气,我要出去!”

  她一边做饭,一边发泄不满,锅子铲子敲的哐哐作响。

  祁少瑾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翻弄手机,再过两日,就是宋秉文和麦亚琪的婚礼了。

  “三天后,我会放你出去。”

  “我不要三天,我要现在,现在!”李梦涵拿着铲子,站在厨房门口,向着祁少瑾愤恨挥舞。

  “四天。”

  祁少瑾平静吐出俩字。

  “我不要!”

  “五天。”

  “你!”李梦涵咬牙。

  “六天。”

  “你不要太过份了祁少瑾!”

  “七天!”

  “你!!!”李梦涵已经咬牙切齿。

  “八天。”

  “够了!!!”李梦涵大声咆哮。

  “胡了。”祁少瑾淡漠提醒,李梦涵这才发现味道不对,赶紧转身冲回厨房。

  祁少瑾勾起唇角,弯起一道完美的弧度。

  李梦涵将做好的饭菜摆上桌,祁少瑾急不可耐地奔过去。她炒的一盘子青菜已经胡了,还是被李梦涵搬上桌,用力顿在桌上,表示对祁少瑾霸权主义的强烈不满。

  祁少瑾也不在乎蔬菜的焦糊味道,每次都好像几天没吃饭的灾民,直接捧起米饭,大快朵颐起来。

  “吃饭要细嚼慢咽,怪不得你的肠胃一直不好。”李梦涵赶紧提醒他。

  祁少瑾这才放慢速度,但没过几秒,又大口起来。

  “细嚼慢咽。”

  祁少瑾连连点头,“好好,细嚼慢咽。”

  李梦涵坐在他的对面,翻个白眼,嘀咕一声,“和养个孩子一样操心。”

  祁少瑾眼底泛起笑容,很喜欢李梦涵这个形容,而在李梦涵的身边,也有一种强烈的家的温暖。

  即便她生气,她明目张胆地喊着不想再理他,只要他说饿了,她还是会给他下厨做饭。

  虽然她喊着讨厌他,想要远离他,还是忍不住关心他。

  他可以强烈地感受到,李梦涵是发自真心地在关怀他,这种感觉好温暖,也好……

  幸福?

  对吧,这就是幸福。

  他抬眸看向对面的李梦涵,她还在一直碎碎念,可他的心口却不禁落寞起来。

  虽然讨厌她的呱噪,但又很喜欢看她一张一合的小嘴,在那里说个不停。

  “你到底什么时候放我出去?为什么三天后?我一天都不想在这里。你若喜欢吃我做饭,我天天都回来给你做饭,我只是出去透透气。我想我继续被关在这里,我会疯掉。”

  祁少瑾忽然问自己,这个女人的幸福,他可给得起?

  他又用什么来给,这个女人的幸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