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凯正在厨房里给乔轻雪熬粥。

  乔轻雪最近吃了太多酸食,胃终于承受不住,时不时隐隐作痛。

  殷凯担心不已,又不能给乔轻雪吃药,只好顿顿给她熬粥。

  但酸味的食物对乔轻雪,还是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殷凯便一直盯着她,寸步不离。

  殷凯的手机响了,他一边搅着锅里的米粥,一边接听电话。

  “殷少。”

  来电话的正是华都的经理。

  自从五年前,殷凯买下华都,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殷凯的产业。

  “苏小姐日日来店里买醉,喝的烂醉如泥,劝也劝不住。殷少之前和苏小姐的姐姐是好朋友,寻思要不要给殷少打个电话知会一声,万一出点什么事……”

  那经理就差没说,苏婷婷单恋殷凯那么多年,还和殷凯差一点结婚。这事说什么殷凯都有责任。

  “她那么大的人了,能出什么事!这点小事,你身为经理都处理不了?能不能干了!”

  殷凯现在烦死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照顾乔轻雪和孩子上,巴不得谁都不要联系他,可以让他专心致志。

  “不是殷少。”经理苦着声音。

  “什么不是,你的不是,我的不是!”殷凯正要挂断电话,里面又传来经理痛苦的声音。

  “若苏小姐只是喝酒还好,而是……而是,她不仅仅喝酒,天天还和一群不着调的富家子弟混在一起,就她一个女的,而那几个富家公子,可都不是什么善类,万一……万一真出事了,我们华都有推卸不了的责任啊!”

  “殷少,我只是小小的经理,真的得罪不起那几个阔少!这种事,真的还要殷少发一句话才好。”

  “我知道了!”殷凯挂断电话。

  乔轻雪趴在厨房的门口,向着里面的桌子缓缓伸手,一边问殷凯。

  “谁的电话?出什么事了?”

  就在乔轻雪的手,要抓住一个橘子的时候,殷凯“啪”地打了她的手一下。

  “没记性!还吃酸!”

  乔轻雪扁着嘴,双手抱住肚子,委屈巴巴,“小宝宝,爸爸要饿着我们,呜呜……”

  “你胃疼。”殷凯无奈了,声音都软了下来。

  “可是,人家真的好想好想吃。”乔轻雪楚楚可怜地望着殷凯,还是遭到殷凯的强硬拒绝。

  “不行!”

  乔轻雪只能望着桌子上的酸橘子,一脸委屈的吞口水。

  “是华都经理来电话,说苏婷婷天天和一些花花公子厮混,还喝的烂醉如泥。”殷凯道。

  乔轻雪瞪大一双眼珠子,“华都的花花公子,那可都是出了名的败类!不知多少女人,毁在他们手里。”

  “我也知道!可是这种事,你情我愿,苏婷婷自己乐意,我也没办法干涉!成年人,有自己的自由。”

  “她是不是遇见什么挫折了?认识苏婷婷这么多年,她一向眼高于顶,仰着脖子走路,清高傲慢的跟白天鹅似的,可不是这种只图快乐,疯玩起来没有原则的人。”

  殷凯看着乔轻雪,一时间拿不定主意,“我和苏雅确实是好朋友,但和苏婷婷之间……真的不太熟。”

  殷凯很怕乔轻雪误会,话也说的小心翼翼。

  乔轻雪直接用白眼瞪他,“殷凯,这么说太绝情绝义了!好歹人家喜欢你那么多年,还和你妈咪处的那么好。”

  殷凯苦着一张脸,“这不是怕你生气嘛!不过说真的,不管她单恋我多少年,在我的世界里,对她这个人,是真的不熟悉。就好比……就好比,比陌生人,多一点知道她的家世和名字而已。”

  乔轻雪不禁叹息,“真是个苦命的女人,若听见自己单恋那么多年的男人,这样说自己,肯定恨不得从没认识过吧。”

  “换话题,不提她!”

  “你不会打算袖手旁观吧!”

  “那能怎么办?苏婷婷她自己乐意!”殷凯真心不打算插手此事。

  “况且,苏婷婷那个女人很聪明,也一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会真的被祸害的。”

  “怕就怕她一时脑抽,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乔轻雪说着,就赶紧去换衣服。

  “你换衣服做什么?”殷凯跟着乔轻雪,就怕她不小心闪了腰什么的。

  “去华都啊!难道真的见死不救!”

  殷凯愣住,“轻雪,你……真心的?”

  “废话!我有你想的那么腹毒吗?”乔轻雪将一件衬衫丢给殷凯,“还不抓紧换衣服,去开车。”

  乔轻雪都发话了,殷凯当然立马照办。

  谁让乔轻雪现在是皇后,他充其量只是跟在太后身边,一个禁欲已久连皇上都算不上的总管大人。

  “话说回来,不管如何,还真不希望苏婷婷这般自甘堕落。”殷凯将车停在华都门外,亲自下车打开车门,搀扶乔轻雪下车。

  乔轻雪顶着肚子,殷凯不放心她进入那么环境混杂的地方。

  “你还是在车里等着吧。”殷凯又将乔轻雪塞入车内。

  “你一个人能行吗?苏婷婷那么骄傲,见你去了,面子挂不住,只怕不会跟你走。”乔轻雪道。

  “先试试。”

  华都是他殷凯的地盘,还有他摆不平的事?简直笑话。

  当殷凯一把打开包房门的时候,包房里混杂**的气氛扑面而来。

  而在包房里,真的只有苏婷婷一个女人,且喝得烂醉如泥,被一群男人动手动脚,而不自知。

  殷凯冲过去,几拳将那几个阔少打开,一把将苏婷婷拽了起来。

  “是殷少啊!大家都自己玩自己的,殷少不能不懂游戏规则吧!”被打了的阔少,一脸不郁。

  “少特么废话!以后别再华都让我见到你们!”

  殷凯一声恼喝,吓得几个阔少当即没了声音,只能悻悻说一句。

  “哥们几个有的是钱,还怕没有消费的地方!”

  “本少爷也不缺你们那几个臭钱,赶紧滚!”

  殷凯拽着苏婷婷走出去,苏婷婷已经摇摇晃晃没什么意识,嘴里胡乱喊着。

  “喝!不醉不归……喝!我苏婷婷也是女神级的人物,长相家世……才能……一样不缺……”

  “凭什么……看不上我……”

  “好了!你醉了!别喊了!”殷凯见苏婷婷站都站不稳,只好拥着苏婷婷出门。

  刚到停车场,苏婷婷“哇”地一声,狂吐起来,殷凯吓得,赶紧松开苏婷婷,将她丢在柱子上靠着。

  乔轻雪打开车门下车,“怎么喝这么多。”

  “不知道,看上去好像为情所伤。”殷凯也很苦恼,他真心不喜欢喝得这么多的女人,且此生也只处理过乔轻雪一个女人醉酒后的残局。

  “情伤?”

  乔轻雪看向殷凯。

  “这事可和我没关系!”殷凯真是怕了,被乔轻雪误会,又和哪个女人有关系。

  他已经彻底对乔轻雪臣服,且十分惧怕这个女人再度发飙。

  “我知道不是你!我就是好奇,能让苏婷婷这么方寸大乱的人,会是谁?当初她和你结婚没结成,沦为很多人的笑柄时,也没买醉堕落啊。”

  殷凯蹙眉,蓝眸迷惑,“我也不知。”

  这个时候,苏婷婷愤恨地喊了起来,“杜启睿!你算什么东西!我苏婷婷看上你,是抬举你!真当我身边没男人,缺你不可吗!”

  苏婷婷完全当殷凯成了杜启睿,扑上来,挥舞双拳,不住打殷凯。

  “喂喂喂!苏婷婷,我是殷凯!你疯了!快住手!”殷凯抓狂了,赶紧捉住苏婷婷不住挥舞的双手,用力攥紧。

  “你看清楚,我是殷凯,不是什么杜启睿!”

  和一个醉得一塌糊涂的人,哪有道理可讲。

  苏婷婷根本不听,用力挣扎,摇摇晃晃站不稳。“呸!你就是个人渣!呸你,杜启睿!”

  殷凯一边躲着苏婷婷的拳头和口水,一边又担心苏婷婷摔倒,只能尽力扶着。

  “快点让她上车吧!想办法先让她睡觉!”乔轻雪赶紧去打开车门。

  殷凯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将苏婷婷赛上车。

  苏婷婷还在大声喊,“放开我!你们要对我做什么!我不是那种人!”

  “不是说喜欢我吗?别碰我!我心里难受,只是找你们喝酒……你们不是说会玩吗?不是说,你们会让人开心吗?”

  “好了好了,开心开心,你先睡一觉,睡醒了我们再玩。”

  殷凯擦了擦额上的汗,锁紧车门,免得苏婷婷冲下车。

  “我们先送她回家吧。”殷凯上车,启动车子。

  乔轻雪叹息一声,“苏老爷子本身就有病,且苏家的家教一样严格,现在将苏婷婷送回去,不太合适吧!万一苏老爷子动怒,犯了病,我们就是帮倒忙了。”

  “轻雪,没想到你这么善解人意。”

  在殷凯的印象里,乔轻雪有的时候虽然善良,但泼妇的成分更多。他真的没见过,乔轻雪也会有这么会为人考虑的时候。

  “我的优点多着呢,给你一辈子的时间,慢慢挖掘。”

  “好嘞!我会放低效率,加长工作时间,慢慢挖掘。”后半句话,殷凯拖着长音。

  乔轻雪咬牙瞪他,“怎么着?我让你变得低效了?”

  “没,怎么会!在你这里,我永远都是全能高效的模范好男人。”

  “这还差不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