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内。

  席初云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自从顾若熙走了,席初云没有再说一句话。

  慕容兰依旧靠在床头,怀里抱着关关,手臂已经酸痛无力,依旧紧紧抱着不放手。

  这一刻,她才明白,面对自己的孩子,每一位母亲都会变得耐力超长。

  窗外已经渐渐天亮,窗帘后面,渗透过来淡淡的光。#_#67356

  病房里亮着的灯光,渐渐微弱下来。

  慕容兰低垂眼帘,心下一片寂然。

  她有看到,顾若熙离开时,席初云脸上浮现的淡淡失落。

  那一刻,她的心口蓦然一疼。

  在他的心里,始终都还深深爱着顾若熙,那是谁都不能改变的事实。

  抱紧怀里胖嘟嘟的关关,真不知道这个孩子,怎么被养的这么胖。才四岁,体重已经赶上六七岁的孩子了吧。

  慕容兰的手,酸得微微发颤,她本就浑身疼痛,没有什么力气。

  席初云瞥了慕容兰一眼,沉声说,“把她放下。”

  慕容兰不动,依旧抱着。

  她好不容易抱到关关了,怎么舍得放下,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和关关黏在一起。

  席初云琥珀色的眸子渐渐收紧,里面冷光四射。

  “你别以为见到关关,你和宋秉文之间的计划就能得逞。”

  慕容兰心口蓦地一紧。

  “也别以为,你表现出对关关莫大的关心,我就会对你放松警惕!”

  “我根本就没有!”慕容兰不得不为自己辩白一句。

  她真的不希望,对关关真心实意的关心,总是被他误认为别有用心。#6.7356

  她怎么舍得伤害关关呢?

  席初云逼近慕容兰,俯身下来,靠近慕容兰那一张苍白的小脸,口气凉意湛湛。

  “我忽然有些看不懂你了,觉得有些东西是真实的,但又觉得都是虚假的。你真的……”

  席初云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下去。

  “连演戏,都能做得那么逼真?”

  席初云迫近的声音,就在慕容兰的耳边,那么冷,那么悠长,似要将她整个人都束缚在他编制的牢笼之中。

  “我将那个人贩子的祖宗十八代都调查清楚了,居然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慕容兰吃惊抬头,差一点撞上席初云高挺的鼻梁。

  她满目吃惊,随即一片凄凉,唇角漾起一抹淡淡的苦涩。

  “原来,你怀疑我和人贩子是一伙的!”

  慕容兰哼笑了一声,“在你眼里,我好像太有本事了!我连关关的下落都不知道,竟然能事先安排好人贩子,等在游乐园。连你都不知道,华姨会悄悄带关关去游乐园。”

  “还是说?你不会连华姨都怀疑吧?不会觉得,我和华姨早就成了同伙,特意编了这场戏给你看,就是为了我能接近关关!”

  慕容兰真的生气了,一双清丽绝美的眸子里,微微泛起一层通红。

  “那么我真的太厉害了!手机和一切通讯都被你截断,还能和华姨联系!武侠小说里的千里传音吗?哈哈哈哈!”

  慕容兰十分冷地大笑几声。

  席初云清楚感觉到慕容兰口气里的强烈讽刺,脸色当即难看起来。

  他确实将整件事的前前后后,任何可能存在的纰漏,都考虑到了。

  但这些疑点,他都推翻了。

  华姨在席家那么多年,是最信得过的人,不然也不会让华姨照顾关关。

  “唯独让我想不通的是,你居然那么关心关关!”席初云的声音,低冷到极致。

  慕容兰恍惚觉得自己置身到了冰窟之中。

  她无法和席初云做出任何解释,但席初云就是用咄咄逼人的目光凝视她,在等待一个合理的解释。

  不然,他又会胡思乱想,自己寻找答案,顺着自己的思想一路跑远,然后深信不疑。

  慕容兰迟迟不开口。

  席初云一把捏住慕容兰的下巴,紧迫的声音,丝丝森然。

  “终究只是演戏对吧。”

  为何?他会有失望的感觉?

  他甚至期盼,这个女人告诉他,她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关心关关,根本不是有所目的。

  因为,他真的有看到,这个女人当时对人贩子做的一切,不仅仅是演戏就能做到的。

  尤其在人贩子的怀里,搜到一把刀子的时候,他更加觉得慕容兰当时的情况有多危险。

  他和陆羿辰都在商厦里搜寻,虽然楼道也搜查了,但他们的位置一直一路上楼。

  而当时慕容兰和顾若熙的位置,正在下楼,他们即便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只要人贩子有机会掏出刀子,那么她们两个女人,带着一个小孩子,就都危险了。

  席初云认识慕容兰这么多年,知道慕容兰在发火的时候很强悍,但也从没见过慕容兰那么强悍过。

  是什么,让慕容兰这么瘦弱的女人,爆发出那么大的力量?

  尤其在听见,有两个护士低声议论说的话,他的心就更加乱了。

  “只有当妈的,才会这样护着孩子,看得出来慕容小姐,很喜欢席家的小少爷。”

  席初云的手,忽然更加用力,用这样强硬的方式,逼迫慕容兰可以开口说话。

  但慕容兰就是倔强地闭紧嘴巴,不肯开口。

  慕容兰抬着她剔透的眸子,望着席初云,里面一片干净,什么东西都没有。

  慕容兰知道席初云多疑,且目光犀利,可以洞悉一切谎言。

  若被席初云发现她有说谎的痕迹,反而让他对自己更加怀疑,更加厌恶。

  而真相,慕容兰就是被打死,也不会开口说出来。

  所以,她选择沉默。

  “看来真的只是演戏了。”席初云一锤定音,琥珀色的眸子里,带着深深的失望。

  “不是!”

  “那是什么!”

  席初云的口气,忽地拔高。

  睡在慕容兰怀里的关关,不适地动了动,小脸都皱成一团。

  慕容兰赶紧轻轻拍了拍怀里的肉团子。

  她没照顾过小孩子,动作生涩又笨拙,就连搂紧关关的姿势,也变得生硬起来。

  可即便如此,依旧无法掩盖,此刻满身母爱的气息。

  席初云觉得,好像有毒针刺痛了自己的双眼。她是因为看到关关,想到了自己的孩子,所以才会母爱满溢?

  席初云终究不想打扰到关关好眠,微乎其微地轻叹一声,帮着慕容兰纠正了抱关关的姿势。

  慕容兰发现纠正了姿势,不仅关关舒服一些,自己的手也不会累了。

  她强忍着,才没有让自己的唇角笑出弧度。

  她真的没想到,席初云在照顾小孩子方面,这么有经验。若不是他在关关从小时就照顾,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这么熟悉抱孩子的姿势。

  她倍感欣慰。

  看着怀里酣睡的肉团子,眼角一片滚热。

  这个孩子在怀里,也成了她有力的挡箭牌,不然方才席初云就又要发火了。

  席初云哑忍着,狠狠瞪了慕容兰一眼。

  “等关关睡醒了,我就会将她带走。”

  他不会给慕容兰太多接近关关的机会。

  在他的心里,慕容兰不告诉他,他们之间那个孩子的下落,和宋秉文之间又关系不清,实在可疑。

  就在前几天,慕容兰的手机,还收到了宋秉文的信息,说是让慕容兰尽快找到关关的下落。

  这也让席初云更加笃定,慕容兰和宋秉文之间,一定有什么计划。

  关关一直趴在慕容兰的怀里,睡得极其安稳。

  慕容兰一夜没睡,身体本就虚弱,一阵头晕脑胀。

  但她的心情却很好,就算抱着关关累得昏过去,她想她的唇角也一定带着笑容。

  席初云一直守在病房内,也是一夜没睡。

  他们都没有再说一句话,病房里极其的安静。

  此刻的他们,像极了担心孩子安危的一对夫妻,让人倍觉暖心,又充满酸涩的滋味。

  慕容兰垂下眼睫,咬住嘴唇。

  不是没想过,和席初云化解一切矛盾隔阂,给关关一个完整的家。

  但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席初云喜欢的人是顾若熙,而自己……

  或许,对他还有一些爱。

  但在纠结翻覆之中,她已经模糊了那份爱,而里面又掺杂了太多的恨,已经无法再始如初见那般彼此相待。

  席初云时不时看慕容兰一眼。

  那个女人,已经快没力气坚持了,但还是抱着关关不放手。

  席初云经常在关关生病的时候,一整夜抱着关关。他比谁都了解,关关压人的体重。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整条手臂都疼得不敢动弹。

  慕容兰本就身上有伤,怎么吃得消。

  席初云终于忍不住,起身一把将关关从慕容兰的怀里抱起来。

  没想到,关关失了慕容兰温暖的怀抱,当即惊醒,吓得大哭起来,还不住踢腾胖嘟嘟的小手小脚。

  席初云还是不放手,抱着关关,不住哄着。

  “是爸爸,是爸爸。” ︽②miào︽②bi︽.*②阁︽②,

  关关好像听不见席初云的声音,就好像离开温暖巢穴的雏鸟,十分不安。

  慕容兰赶紧张开酸痛麻木的手臂,“快点把她还给我。”

  席初云瞥去冷冽的一眼。

  “她在哭!”慕容兰依旧倔强坚持,全然不畏惧他目光中的萧寒。

  关关还在不住哭喊,啊啊地叫着。

  “快点给我!你吓到她了,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还是不是她的爸爸!”慕容兰赶紧掀开被子下床。

  席初云死死盯着慕容兰,唇角抽动了两下,一把将关关塞入慕容兰的怀里,生气地摔门而去。^_^67356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