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初云凉飕飕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慕容兰浑身一颤,手上一抖,但还是不顾席初云的大步靠近,继续在抽屉里胡乱翻找。

  “你到底在找什么!”

  席初云恼了,他不喜欢抽屉里的东西,被人乱翻。

  一把抓住慕容兰纤细的手腕,直接将慕容兰拽了起来。

  “我还能找什么,你说我在找什么!”慕容兰大声说,嗓子里透着低沉的沙哑。#_#67356

  席初云的眼角渐渐迷了起来,他看到慕容兰眼底的抗拒和抵触,知道慕容兰的情绪在被逼急了的时候,容易激动。前几天她便从窗口跳下去,还要拽着他一起葬身大海。

  他现在对她,还真有些不敢太过苛刻。

  “我在找药,避孕药!你一直给我吃的避孕药!”

  她大声重复着,就好像生怕他听不懂似的。

  “药呢?药在哪里!”

  她用力挣开席初云的大手,继续翻找抽屉。

  抽屉里的东西都翻了,还是没找到一直放在这里的药瓶。

  “已经吃没了。”席初云道。

  前两天就没有药了,而新西兰那边正好缺货,新订的货一直没有发过来。

  “没了?”

  慕容兰瞪大一双美丽的眸子,“怎么没了!怎么能没了!”

  “给我药!我要吃药!”

  她必须吃药,昨天就没有吃,她不能停药,不能怀孕,她不要再怀上他的孩子。

  她不想再遭受一次,被他逼着打掉孩子的疼痛。

  他也说过,如她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配怀他席初云的种。

  慕容兰赶紧去穿衣服,就往外走。#6.7356

  “你去哪里。”

  席初云见她情绪波动这么大,怎么能放心,便跟着出来。

  “我去买药。”

  席初云追上她,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这么急着吃药?这么害怕怀上我的孩子!”

  他恼喝一声。

  慕容兰一怔,转而惨淡一笑,“本不是相爱的关系,为何要怀上孩子,最后又残忍杀掉无辜的生命。”

  “听你这口气,看来当年的孩子,你确实没有打掉了。”

  席初云轻易就抓住慕容兰言辞里的错漏。

  慕容兰白色脸色,用力摇头,“没有,根本就没有!”

  “没有什么?”席初云不耐皱眉。

  “没有……”

  慕容兰赶紧用力大喊起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孩子!我当年根本就没有怀孕,我只是骗你的!一切都是骗你的!”

  “你这个女人,嘴里到底有没有一句实话!”

  席初云震怒,抓着慕容兰的手臂,让她贴入到他的胸膛之内,一双冰寒的目光,深深锁住她的眼睛,透着利剑一般的光芒,要将她整个刺穿。

  “前后矛盾,没有一句实话!你当我是傻子,可以被你随便哄骗!”

  “当年在你告诉我你怀孕的时候,我就去医院调查过了!你确实怀孕了!”

  “原来,当年你就不相信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大骗子!”

  她目光凄迷地望着他,苦涩地笑着,为当年的自己,真的感到不值。

  她当年,怎么那么笨,那么傻,怎么就那么执着又固执地喜欢一个,从来都没相信过自己的男人。

  “慕容兰,在你设计陷害我与你上床的时候,你这辈子就失去了让我信任的资格。”

  她苦笑着,波动的情绪,渐渐沉淀压制下去,她沉默了。

  “你告诉我孩子在哪里,我会放过你。”他的声音也缓和了下来。

  慕容兰摇头,“不不不,我不知道孩子在哪里。”

  她想要挣脱他的大手,却怎么都甩不开。

  她更用力地费力挣扎,他反而抓得更紧,透着随时都要将她骨头捏断的力量。

  “你告诉我,我真的会放了你,你不是想要自由?想要解脱,我都成全你,满足你。”

  他继续耐着性子诱引她,可她还是不住摇头。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孩子。”

  不能说,绝对不能说,打死都不能说。

  “嘴硬是吧!”

  席初云咄咄逼人的目光,那么的吓人,一张脸透着随时都会伤人的锋利。

  “我真的不知道,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呵!方才又说没有怀孕,现在又说不知道!你这个女人的嘴里,能不能有一句实话!”

  他低吼起来,火焰在眼底簇簇燃烧。

  慕容兰心惊的一阵颤抖,目光也变得游离起来。

  她怕极了席初云,浑身的疼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他的狂躁有多可怕。

  “我将你调查的那么清楚,都没发现那个孩子的存在,将他藏的可够隐秘的!”

  “我想,你做不到这么隐秘,不留任何痕迹线索,定是有人背后帮你。”

  席初云的目光收紧起来,神色阴鹜。

  “我真的,真的不知道!不要问我了!没有孩子,真的没有孩子,已经被我打掉了,你如何找到!”

  慕容兰用力甩着席初云的大手,不住摇头,眼泪不知为何会掉下来。

  她多么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表现出任何脆弱的情绪,但还是忍不住眼泪奔流。

  “我真的……真的不知道,不要问了……没有孩子,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

  见她眼泪直流,声音哽咽,一张美丽的小脸上挂满泪痕,席初云不禁心头一软。

  他不明白自己,为何对这个女人总是心软。

  这个满嘴谎言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他心存任何一丁点的怜悯。

  可他却总是在她面前,无法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心,这让他异常烦躁。

  他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字字咬牙地从唇齿见迸出。

  “是宋秉文将孩子藏起来了对吧!你们两个早就设计好,将孩子藏起来,所以当初他才会帮你将我灌醉!”

  “所以你们现在又狼狈为奸,打关关的主意!你们到底什么目的!是不是想利用那个孩子做什么!”

  “你不要胡说!宋秉文怎么会将孩子藏起来,我们也根本没有你说的那样狼狈为奸!你的想象力,不要太丰富了!”

  “呵呵,胡说?”

  席初云闷笑两声,一把甩开慕容兰。

  慕容兰身体失去支撑,直接摔倒在冰冷的大理石地砖上,双手轻轻抓成拳头,却因为浑身酸痛,又被席初云的大力气捏得不住颤抖。

  她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藕臂上,上边印着一圈通红的淤紫。

  席初云弯下高颀的身躯,修长的食指挑起慕容兰尖小的下巴,声音寒凉。

  “你们要不是有什么计划,为何一直在打关关的主意?我现在全明白了,在你们的手里,还有一张王牌!”

  席初云那么的自信,从来不会怀疑自己笃定的想法,也从不会将自己不信任的人,所说的话做的事当真。

  所以不管慕容兰再说什么,做什么,都会觉得那是虚情假意的演戏。

  “宋秉文根本就不喜欢你,不管你为他做什么,他喜欢的人,终究都是别人,这么傻的女人,居然甘心做他手里的棋子。”

  “不是,不是,没有,他没有……”

  “还在为他说话!”

  慕容兰不住摇头,“没有,没有……不是……”

  她的意识有些模糊了,眼前也开始飞着金色的星星,头脑一阵昏沉,脸色也煞白的可怕。

  席初云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该死,她又犯了低血糖!

  昨晚没吃什么东西,早餐又没吃,昨晚她又消耗体力过度……

  席初云没有发现,自己居然变得这么紧张,手臂一横,直接上慕容兰倒在自己的臂弯中。

  她无力地喘息着,浑身都在不住颤抖。

  “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秉文没有,我也没有……”

  她还在无力地自顾说着。

  席初云恼怒咬牙,她都这个样子了,居然还在为宋秉文辩白!

  这个女人,就那么爱宋秉文?

  虽然火气横冲直撞,但他还是将她从冰冷的地砖上抱起来,放在松软的沙发上,转身去厨房冲了一杯糖水过来。

  “喝了!”

  慕容兰弱弱摇头,她不想喝他倒来的水。

  “喝!”

  他霸道的命令,不容忍质疑。

  她费力地抬起手,去拿杯子,显然已经没有力气拿稳,尤其杯子很烫,手急忙缩回来,险些打了杯子。

  “真是麻烦!”

  席初云只好坐在沙发上,拿稳杯子,让慕容兰靠在自己怀里,一点一点地喂她喝。

  甜甜的水,涌入胃中,无力的身体似乎舒服了不少。

  她大口喘息,靠在他坚实有力的怀抱里,一时间起不来身,软软地瘫在他的怀抱中。

  这个小女人的身体,十分的软,好像没有骨头,总是让他的欲火一点既燃,且燃烧的十分彻底。

  他不禁浑身一紧,心下暗道一声“该死”,现在浑身无力的慕容兰,可再也承受不了,他暗暗捏住拳头哑忍。

  但这个小女人,在他怀里很不安生,身体不适地来回扭动,一副想要挣扎起身,却已经毫无力气起来。 [^[半(.*)/[浮*(生]~] www.ban浮sheng.com 更新快

  “别乱动!”

  他恼喝一声。

  慕容兰抬起迷蒙的眸子,目光安静地望着他,娇软的唇瓣张了张,只发出细弱的声音。

  “放开我……”

  “再乱动,我不保证,现在再要你一次。”

  “……”

  慕容兰当即不敢乱动了。^_^67356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