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莎默默承受着慕容兰眼中的冷意。

  慕容兰看了丽莎一眼,便垂下长长的眼睫,去给宋秉文拿水拿药。

  “我不吃!”

  宋秉文冷漠避开慕容兰递上来的药片。

  “这是止痛药。”

  “已经没有知觉了,也不会知道疼痛!”宋秉文一把打开慕容兰手中的药片。

  “下半身没了知觉,前腹的伤口还有知觉吧。”慕容兰继续安静又倒了两片白色的药片给宋秉文。

  她看得出来,宋秉文现在很疼痛,脸色泛着病弱的苍白,额上也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我说不吃就不吃!”

  宋秉文的心情差极了。

  慕容兰还是坚持拿着药片,“又不是死了,你在折磨谁?”

  “这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管!”

  宋秉文拔高声音,俩人马上就要吵起来了。

  丽莎赶紧向前一步,试图阻止,却又不知自己以什么立场站在他们两个人的面前。

  他们才是名正言顺的夫妻。

  而她……

  又算什么?

  慕容兰见宋秉文迟迟不肯妥协,便也恼了。

  “我也不想管,但你最好让你父亲,不要总是给我施压。”

  要不是宋成安总是说她没用,真心不想参与宋秉文的事,她慕容兰不想讨那个没趣。

  “你慕容兰从来没有害怕的东西,何必在意我父亲施压!不要在这里烦我了。”

  一个男人,忽然成了双腿失去知觉的瘫痪,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慕容兰也能理解宋秉文的打击。

  毕竟从小一起长大,那么多年的交情,不可能一点感情没有,在这个时候,也很关心宋秉文的伤势。

  慕容兰便将手里的药片,转身递给丽莎。

  “你让他吃!”

  丽莎将药片接到掌心中,看向宋秉文。

  “不然他继续疼下去,身体会更虚弱!”慕容兰见手里的水已经冷了,就又换了一杯水。

  她将水杯放在桌上,便站在一旁。

  宋秉文一直都很听丽莎的话,但在这个时候,也还是坚持不肯吃药。

  他觉得自己是个男人,怎么会害怕那点疼痛,何况下半身都没了知觉,只有一片麻木。

  丽莎便抬着手,一直在宋秉文的面前。

  “吃了吧。”丽莎低声说。

  慕容兰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缓缓吐出来。

  “秉文……”

  丽莎低声呼唤一声,目光柔和地看着宋秉文,里面尽是柔情和心痛的悲伤。

  宋秉文很心疼丽莎,紧抿的唇瓣嚅动了一下。

  总算拿起药片吃了。

  丽莎的眼眶更红,泪水就要泛滥出来。

  “他还活着,你哭什么。”慕容兰的口气,不太和善。

  丽莎的眼角一跳,感觉整个脊背都被热刺滚过。

  宋秉文看出来丽莎在慕容兰面前的难堪,保护之情瞬时翻涌。他一把拉住丽莎的手,目光冷冽地射向慕容兰。

  “你没有资格在她面前摆任何脸色!”

  宋秉文低喝一声。

  慕容兰也愠怒了,“我也是个正常人!我的丈夫和别的女人在外面有了孩子,还是在婚后,我也会难受。”

  “我们之间,根本就不算婚姻,你有什么资格不舒服!当初结婚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们之间不会是真正的婚姻,你也休想让我像个正常丈夫那样对你。”

  宋秉文字字如刺,让慕容兰缓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是啊,你说的很对,我都无力反驳了。”她苦笑了一下。

  “我是不是应该恭喜你们,就要为人父母了。”

  慕容兰看着丽莎,明眸之中,还是浮现了一抹怨怼。

  丽莎犹如被烫了浑身的肌肤,赶紧低下头,转头看向窗外,心口一阵阵抽紧的难受。

  宋秉文很不喜欢丽莎被欺负,顿时更恼。

  “你看她做什么!当初是你非要嫁给我,将我们两个拆散!”宋秉文将所有的愤怒,都归咎在慕容兰的身上。

  “若不是你,今天也不会是现在的局面!!”

  宋秉文怒吼一声。

  慕容兰闭上眼睛,依旧笑着。

  早就预料到会被宋秉文厌恶敌对,即便心里不舒服,唇角上也依旧要保持笑容。

  “看来,我要对你们说一声抱歉了。”

  慕容兰道。

  “慕容小姐,你别这样说!都是我的错!”

  丽莎很惭愧,也很内疚,自己甚至都觉得没脸在慕容兰面前出现。

  “是我不对,在明知道秉文已经结婚后,还没有和他……彻底断绝往来,都是我的错。”

  丽莎依旧道歉。

  “不是你的错!!”宋秉文生气地又低吼一声。

  他现在心情真的糟透了,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糟糕的脾气,好好说话。

  “是她慕容兰太自私!只考虑到她自己的利弊,从来没想过别人的处境!利用各位长老的拥护,将我们分开!是她强行插入到我们之间。”

  “可你们毕竟已经有了婚姻了,怎么能不是我的错!”丽莎很高兴宋秉文的袒护。

  在自己射杀了他一枪之后,非但不怨她,还这样袒护她。

  她真的很感动。

  “对不起秉文,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不该伤害了你,在与你父亲成为敌对的关系后,还出现在你面前,我真的错了。”

  宋秉文吃惊地看着丽莎,这个女人可是从来不会道歉的。

  “秉文不要放弃你自己,好好养身体,早些站起来,早些振作起来!我希望看到你好,而不是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

  “秉文,你要相信,你的双腿还有麻木的知觉,情况不是很糟糕,医生也说了,会有希望治愈的!你要给自己力量。”

  丽莎的声音颤抖了,眼圈更红,但眼泪还是忍住没有掉下来。

  “我就是来看看你,现在确定你已经脱离生命的危险了,我也就放心了。”

  丽莎深深看了宋秉文一眼,挣脱开宋秉文的手,转身就往外走。

  “丽莎,你去哪里!”

  宋秉文大喊一声,唤住丽莎要离去的背影。

  丽莎没有回头,她在想哭的时候,总不喜欢被人看见。

  她用轻快的声音,说道。

  “我该回去了啊,知道你还很好,就足够了。”

  双手不着痕迹地放在自己的腹部。

  这里面,已经有了属于他们的孩子,这么好的礼物,就是她生命里的全部了。

  “你站住,谁允许你走了!把我伤成这个样子,丢在这里,你就走了!!”

  “还是带着我的孩子,离开我吗?!”

  宋秉文恼怒地喊着,额上的青筋都蹦了起来。

  丽莎不说话,还在继续往外走。

  慕容兰唤住了丽莎。

  “要走也不是你走,而是我。”

  慕容兰抢先丽莎一步,站在门口。

  “回去吧,他现在需要你的照顾。”

  “慕容小姐……”

  “我很好的,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感情,也不会觉得多难受!秉文说的没错,是我强行插入到你们之间,我才是你们之间的第三者。”

  “慕容小姐,你别这么说。”丽莎更觉得惭愧和悲伤了。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也怨过慕容兰的插入,怨恨过宋秉文为了自己的家族选择背叛了他们之间的爱情。

  但现在看来,已经没有那么简单了。

  也说不清楚,到底谁是谁的第三者,夺走了本属于谁的幸福。

  慕容兰对丽莎一笑。

  “你放心,丽莎姐,我真的很好,我们之间,充其量连朋友都不是的。”

  慕容兰笑颜如花。

  宋秉文说的很对,她有什么资格难受呢。

  就在慕容兰要推开门出去的时候,目光看向宋秉文,似笑非笑地对宋秉文说了一句。

  “她差一点杀了你,和你的父亲,你还是处处袒护她,看来你是真的爱她。”

  宋秉文星辰般的黑眸闪动了一下。

  慕容兰扬唇一笑,“宋秉文,为了爱情,你也背叛了自己的父亲和家族。在你取笑我的时候,没有想到,你也会有这样的一天吧。”

  慕容兰推门出去了。

  宋秉文看着慕容兰离去的方向,暗暗咬牙。

  这个女人,报复心理真强,居然因为曾经他对她的取笑,现在反过来耻笑他。

  丽莎还是有些惶惑。

  “秉文,我们对她,终究太残忍了。”

  “怎么会!”

  “她毕竟是你名义上的妻子。”

  “丽莎,我们之间根本没有一点感情。”

  “男人和女人不同,男人没有感情,一切都可以不在乎!但是女人,会很看重婚姻,一旦嫁给了一个男人,即便不爱,也会将那个男人,当成自己一辈子的依靠。”

  丽莎站在窗前,看着慕容兰一个人暗自伤神地站在走廊。

  更加觉得,愧对慕容兰。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还是伤害了她。”丽莎看得出来,慕容兰的难过。

  宋秉文没有心情去关注慕容兰。

  一方面恼恨自己的双腿没了知觉,也高兴丽莎终于怀了属于他们的孩子。有这个孩子在,也会是丽莎很好的护身符。

  宋秉文相信,父亲不会再对丽莎做任何伤害丽莎的举动。

  但若孩子生下来之后,丽莎便也失去了这道护身符,到时候丽莎的安危也就不好说了。

  宋成安让慕容兰日日贴身照顾宋秉文。

  连护工都不让用,凡事都让慕容兰亲力亲为。

  慕容兰知道,宋成安正用这个办法,逼着她答应第一个条件,假装怀孕,十月之后接纳丽莎的孩子。

  就在慕容兰尽心尽力帮着宋秉文揉腿的时候,宋秉文看着累得满头大汗的慕容兰,轻飘飘地说了一句。

  “我们离婚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