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回到酒店隔间的时候,时针指向七点,外面的雨依然执着地下着,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

  奇怪的是,天公纵使再怎么不作美,依然影响不了来酒店娱乐寻刺激的心情。

  隔间的服务员进进出出像是要奔赴战场,尤其到了晚上,脚步声此起彼伏,对他们来说,越夜越忙碌。

  谢倾浅刚洗了澡,换上了她新买的内衣和睡衣,吹干头发后倒到了床上。

  闭上眼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男人的脸。

  是劫持她上飞机的男人,她对人脸识别的记忆很强,基本上见过一面的人她都记得。

  这个人抢走了薄奕宸送她的戒指,她要想办法将戒指找回来……

  笃笃笃——

  敲三下门是季克的风格:

  “少奶奶,少爷请你穿好衣服去一趟。”

  “去哪?”

  “跟属下走便知道了。”

  谢倾浅开了门,拢了拢头发,抬步就要出去,被季克挡住:“少奶奶,忘了换衣服……”

  “这身衣服不行?”

  季克又看了一眼,少奶奶穿的是纯白棉质的睡裙,泡泡袖像公主一样,头发微乱,慵懒的靠在门边,依然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他不敢多看,立即垂下头:“少爷不在总统套房,而且穿成这样走出去未免太……”太不端庄了。

  谢倾浅沉默了片刻,有点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见她?不是今晚要宠幸新宠?还能有她什么事?

  想着眸光渐渐暗了下去:“你就说我已经睡了吧!”

  说完,谢倾浅将门带上并反锁。

  伸了个懒腰想上床开始醉生梦死,砰的一声——

  门竟然被踹开了……

  “少奶奶得罪了,少爷的命令属下不敢违背,若是今天晚上请不动少奶奶,属下人头落地,权衡之下,属下只好……”季克抱歉的看了一眼被踹开的门……

  他也没办法,敲了好几次门少奶奶不愿再开,他知道少奶奶不好对付,只能用这种鲁莽的办法。

  “季管家,踹开门是想光明正大的看我换衣服?”谢倾浅手已经放在了睡裙的扣子上,旁若无人的就这么解开。

  季克整张脸黑如焦炭,吓得立即背过身走出去,顺便把门带上。

  门被踹坏了,不去是不行了,谢倾浅简单的梳了头,大概是猜到凌燕妮一定也在,简单的画了个淡妆,拿了一条连衣裙换上。

  黑色蛇纹一字肩的鱼尾裙,贴着完美的身材曲线,将凹凸有致的身型很好的展现出来。

  最后拿过一个小巧的黑色手包,将隔间的房卡放里面,里面还放着一张总统套间的房卡。

  为了方便,酒店给他们预备两张房卡,另外一张在夜擎琛那……

  再次开门时,季克仍然守在门口,很古怪的看了她一眼,很快被惊艳代替。

  “少奶奶,这边请。”

  纸醉金迷的不夜城,被称作寻求刺激的人的天上人间。

  层层环形的看台,向下看去,一个硕大的舞台上十几个黑色皮质连体紧身衣的艳女郎跳着撩动人心的钢管舞,宛若灵蛇般柔软的身体勾着钢管卖弄风骚,不断地挑逗着人类最原始的底线。

  空气中,酒气,骚气肆虐乱串,还有悬挂在顶部的七彩水晶灯晃出了暧昧的光。

  所有的人在这里可以尽情发泄藏匿在心底最原始的欲望。

  看台的档次也分三六九等,最尊贵的客人,自然是在最奢华昂贵的vip包间看台。

  尽管包间价格已经定在了上千万,但含有看台的包间依然是供不应求。

  因为这里,就在今晚,将会出演最刺激,也是最激动人心的节目。

  季克带谢倾浅抵达的自然是最奢华的vip包间。

  像夜擎琛这种身份的人,无须预定排队,有的是人求着他来。

  包间的门外寂静无声,一旦将门打开,从舞台传出来的嘶喊声,口哨声,欢呼声络绎不绝。

  坐在红色圆形沙发上的女人在打趣聊天,娇笑连连,男人则像在阴影中,自动将嬉笑声屏蔽,冷厉的气场与女人的谄媚格格不入。

  男人看到有人开门进来,抬起头,又是满眸子的玩味,只是目光越来越炽烈。

  这个女人总是有这种本事,什么都没做,仅仅是站着,周围一切都会黯然失色,包括那一堆女人。

  谢倾浅拧眉与他对视,顺便扫向了他身边的女人,神色复杂,她终于知道夜擎琛眼中的玩味,还有季克刚看到她这副打扮时的古怪,到底是什么意思。

  凌燕妮居然穿了跟她身上一摸一样的衣服!

  凌燕妮故意露出了惊愕的神情:“夜少,看来我和夜少奶奶的品味一样呢,竟然看中了同一条裙子。”

  其他女人则是用看好戏的眼神看着她,她们更好奇,夜少怎么对待她这个正室。

  “那怎么能一样呢?燕妮,你这条裙子是夜少送的……”

  “夜少奶奶是故意买一摸一样的裙子吗?”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故意买一样的裙子?”夜擎琛玩味地品尝这句话,目光锐利得仿佛要将她看穿,他身体靠向沙发,说道:“是想东施效颦?”

  “夜少,我和夜少奶奶,谁是东施?”凌燕妮抓住机会撒娇似地缠上夜擎琛的手臂,夜擎琛却没有将她甩开。

  谢倾浅沉默地站着,嘴唇轻抿不语,视线在夜擎琛身上那只乱摸的手上。

  夜擎琛突然将那只白嫩的手摁在心脏的位置,却目不转睛地盯着谢倾浅:“夜少奶奶希望我说谁?”

  “你爱说谁就说谁。”谢倾浅转身就想走。

  夜擎琛冷冷凝眉,季克立即伸手拦住她。

  舞台传来的欢呼声此起彼伏,而包间的气氛突然变得僵凝了起来……

  凌燕妮巧笑着打破了僵凝:“夜少,算了,夜少奶奶应该也不是故意跟我穿一样的。”

  “你如何知道。”

  “女人都希望自己成为独一无二的那个,怎会有人喜欢撞衫?”

  “独一无二是么?”男人笑的十分邪肆:“难免会有人不喜欢……”

  他想让她成为独一无二,可如果把一个人比做书,她说不管什么样的书,高贵的也好,内涵的也罢,也要看读书的人是否感兴趣,否则,什么书都枉然……

  她没兴趣……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