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御骁幽冷的眸光慢慢看向鬼梵,眼里闪过锐光,这个曾经为鬼门卖命的男人,潜伏在鬼门多年,利用鬼门掩藏自己的真实身份,现在反过来要倒打一把?

  他低低地勾了一下薄唇,不是漠视,但也将鬼梵漠视个彻底。

  “如果我偏不让?”

  鬼梵不动声色地回视,两个同样的高大英俊的男人,剑拔弩张,火花四射。

  谢清溪被他们夹在中间,头皮一阵发麻,感觉这两个人随时都会打起来。

  如果打起来,她该怎么办?是不是应该报警?

  可惜这里不是古国,不然她可以用训狼术,自己先跑了再说,随他们打去。

  脑子里飞快的胡思乱想,突然眼前一阵刺痛的白茫,下一秒纤细的皓腕已经被一道狠力扼住。

  不知道是谁放了烟雾弹整个校长办公室全是白色的烟雾,伸手不见五指,能见度低到让谢清溪有些慌。

  只知道自己被一只手用力地拽着,等到她被拽上了停在操场的飞机,她后知后觉的呛咳出声:“你放开我,我不要跟你走!”

  她看清了拽她的男人,可见烟雾弹也是他放的。

  “女君,你没有选择的权利,如果你留在A国继续和迟少纠缠,对你没有好处。”鬼梵根本不知道怜香惜玉,猛地用力,硬是将谢清溪拉进了飞机。

  “那你为什么当初同意让我会回A国。”

  “我只答应让你回A国,但不表示你可以和迟少藕断丝连,若是让族人知道,女君的威望何在?”

  “我都说了我……”哎呀,说到嘴巴都快起茧子了,怎么就说不通,不想当还非逼着她当。

  一句话没说完呢,鬼梵一个阴森恐怖的眼神向她看过来,让她浑身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面对一群轴得不能再轴地族人,她好像不适合用强的,也没有强的可用。

  她只能闭上自己的嘴,眼睁睁地看着飞机离地,她靠到窗边往下看,学校的办公楼越来越小。

  迟御骁大概也没有料到鬼梵会用这么阴险的招数。

  “舍不得?”

  身后传来鬼梵毫无波澜的声音,而谢清溪根本就不想回答他。

  想着反正已经到了半空中,怎么也跑不掉了,索性靠在位置上闭目养神。

  学校的办公大楼。

  烟雾弹的白色烟雾慢慢散去,只剩一个男人懊恼的将旁边的一个茶色玻璃茶几踹翻,玻璃碎在地上,四分五裂。

  男人英俊的眼睑里瞬间覆上了一层冷鹫的寒霜:“鬼梵!去他妈的!”

  陆林第一次听少爷爆粗口,也第一次看到少爷这般气急攻心,也是,少爷虽然已经明确的和楚小姐提出退婚,却万万没想清溪小姐竟然和鬼梵领了证。

  他暗暗地叹了一口气,这一定是老天爷在开玩笑,不然为什么会让少爷和清溪小姐这么完美的错过。

  “少爷--”保镖从外面进来:“鬼梵带着谢小姐上了飞机,我们追上去的时候,飞机已经在半空。”

  陆林向保镖使了个眼神让保镖退下,然后懦懦地对少爷低声说:“少爷,要不要调飞机追上去?不出意外他们应该是回古国。”

  迟御骁有神的眼眶里覆上了一层猩红,几秒后突然笑了,然后抬脚,直接踹在了茶几旁边的垃圾桶上。

  ‘哐啷’一声,垃圾桶直接碎了。

  他满身的戾气,表情十分骇人,如果细看,还能看到顺着太阳穴留下来的汗。

  “不追!”迟御骁烦闷的打断陆林:“去查查鬼梵和狼族的具体兵力。”

  他虽然震怒,但是头脑很清醒,如果现在追上去,无疑是受死。

  ……

  飞机经过快十个小时的飞行,抵达古国时已经是黑夜,谢清溪准备洗完澡睡一觉,从浴室出来时,两个佣人站在了床边,看起来是等候多时。

  她们手里拿着托盘,不同的是,以往只有一个托盘,上面是一杯牛奶,而这次却多了一个托盘,上面是一个青花瓷碗。

  “女君,君主吩咐,让女君先喝了这碗药再睡。”佣人说。

  看得出来,女佣说的药用该就是青花瓷碗里面的褐色液体。

  谢清溪走进,药的味道闻得越发的清溪。

  是一股浓中带苦的中药,还没喝,胃里已经一阵翻滚,恶心得想吐。

  她急急地撇过头去,不想再闻那股味道了。

  “这是什么药?”

  “主君说女君长途奔波劳累,喝下这个能稳胎。”

  “稳胎?”谢清溪蹙起了眉::“你们就放在茶几上吧,我等下自己喝。”

  “主君让我们看着女君喝下去。”

  谢清溪眉头猛地皱起:“我又没事,稳什么胎?你们拿出去吧,我累了,要睡了。”

  两个佣人互相对望了一眼,但都没有要走的意思,其中一个佣人说:“主君吩咐,让女君喝下药,我们才可以离开。”

  主君主君,女用一口一个主君,现在主君连药都逼她喝?

  谢清溪一脸的不高兴,这个鬼梵管得也太多了。

  “我不想喝,如果主君怪罪下来,就说是我的意思好了。”

  谁知两位佣人还是不肯走:“主君交待,女君不喝也得喝,如果不喝,希望主君不要怪我们无礼。”

  说完其中一个人已经向谢清溪逼近,一般抓住了谢清溪。

  谢清溪一下跌坐在床上:“啊--你们要做什么?”

  “主君说了,女君若是不肯喝,那就让我们喂你。”

  谢清溪抬手要将扣在她身上的手打掉,就被佣人一个反手扣住了,谢清溪直觉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如果是什么保胎药,为什么要这么费劲地喂她?

  难道,碗里的不是保胎药~

  而是……

  谢清溪想到这挣扎得更加厉害了,鬼梵要将她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意识到这点,谢清溪惊得一个瑟缩,她还以为只要跟他来了古国,只要她安分一点,就会相安无事。

  没想到鬼梵竟然再打她肚子里孩子的主意。

  此时她的手被女佣用力地压着,另一个女佣手拿着药碗,另一边手捏住了她的脸颊,迫使她的嘴巴张开,将要往她嘴里灌进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