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清溪吃完,放下筷子,抬眸才发现陆林还在,吸了一下鼻子,问:“陆总~你怎么还没走?”

  陆林还在心里叹着气,谢清溪的问话让他嗫嚅了一会,然后沉声说道:“少爷让我目送清溪小姐走……”

  “我又不是小孩子,再说,夜少和姐姐都在,你先走吧。”眼睛红红的,谢清溪忙别过脸去,故作潇洒的摆摆手。

  陆林纹丝不动地站着,摇摇头,这是少爷的死命令他哪敢走?

  而且少爷大概是怕看到清溪小姐哭鼻子,到最后谁都难受,宁愿选择一个人先离开,这样就不用面对离别地伤感了。

  这一别,不知道两个人什么时候才能见面。

  虽然大家都在A国,但是A国那么大,只希望清溪小姐继续拍戏,少爷还能从各种新闻中看到清溪小姐……

  清溪小姐若是想看到少爷,就难了吧。

  “算了,那你还是等我走后再走吧。”反正陆林那么忠心,一定不会忤逆迟御骁的命令的。

  陆林默了默,撇开少爷,出于个人对清溪小姐的情义,他就是送送也是应该的,只不过,少爷还有东西要他转交给清溪小姐,他犹豫到现在,实在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比较合适……

  有点站立难安。

  犹豫着抬眸看向谢清溪,谢清溪正巧站起来准备要走。

  “清溪小姐……”他喊住了她。

  谢清溪疑惑地回头,那双哭过的眼睛,像是被雨水洗过的天空,纯净。

  她垂眸看到陆林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信封,应该是给她的。

  但她没有接过来,而是故作轻松地勾起了唇角:“这部戏一定要这么演吗?”

  陆林:“……”

  “一对金钱交易的情人,各取所需后,金主爸爸为了弥补愧疚,给了包养情妇一笔可观的钱,难道信封里不是……卡?”

  陆林瞬间尴尬了,清溪小姐看似稀里糊涂,其实心理像明镜似的,大智若愚的女孩,谁不爱?

  少爷能遇到清溪小姐,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他轻咳了一声,沉声说道:“清溪小姐还是自己打开吧。”

  谢清溪仔细的看了一下陆林手里的信封,从厚度看,好像还有其他东西呢,不会是他亲笔写的信,他有这么老土么?

  犹豫着,最终还是接过来。

  信封没有密封,轻轻拉开果然一张黑色的卡掉了出来,就如谢清溪所预想的那样,只是没想到金主爸爸出手这么阔绰,这是一张黑金卡,世界公认的“卡片之王”,定位于顶级群体,无额度上限。

  凭着这张卡,就算不拍戏,她吃喝玩乐等死,一辈子也花不完。

  她弯腰捡起卡,将卡重新装回了信封里,递回陆林:“卡我收下了,麻烦你把这张卡交给骁爷,就说,这张卡,是我支付给他的嫖费,告诉他,他值这个价。”

  嫖费~

  也就是说骁爷被嫖了~是这个意思,他理解得没错吧?

  陆林瞪大眼睛觉得清溪小姐一定是疯了,她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

  然而,谢清溪根本就没有理他,而是低头看了一眼留在手里的另一份东西,也是刚才从信封里拿出来的……

  是一张请柬,他和楚小姐订婚的请帖。

  “这张~”谢清溪顿了一下后将请帖合了起来:“我收下了。”

  “清溪小姐会参加吗?”参加少爷的订婚宴……

  “不知道,看心情。”谢清溪将请柬收进口袋里,大概是薄少出事的原因,所以订婚宴推迟了,反正还早着呢,到时再说了,鬼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陆林很识趣地不再说话了,如果是他,他也会很矛盾的,去参加,等于亲眼看到爱的人结婚,新娘不是我,若是不去,却连一面都见不上,唉~

  “清溪?准备好了?我们要走了。”门外是谢倾浅的声音。

  谢清溪应了声,便疾步向门口走去。

  陆林也跟上去,门口还有跟着他的两名保镖,少爷是跟着鬼梵走的。

  他一路跟着谢清溪他们到了码头,码头上停泊着好几艘邮轮,上面的紫荆花的标志可以辨别出是夜家的船。

  今天天气格外的好,蓝色的海和天空,仿佛要连成一条线,微风轻拂,温柔的撩着衣摆和头发,谢清溪转身朝陆林摆摆手,是要跟他说再见的意思。

  陆林也向清溪小姐摆摆手,待到她进了船舱,陆林才从西装胸襟的内袋里掏出了一只正在通话的手机。

  屏幕显示通话时间一个多小时……

  他将手机贴到耳边:“少爷,你听到了吗?”

  清溪小姐走了……

  电话那头,低沉说:“听到什么?听到她要给我嫖费?”

  陆林:“……”

  ……

  谢清溪打了个喷嚏,接过谢倾浅给她递过来的纸,一个喷嚏将姐姐的手机屏幕喷了满屏,不好意思的说:“不好意思啊,姐。”

  谢倾浅食指戳了一下她的脑袋,两姐妹又坐在邮轮的沙发上哈哈大笑起来。

  她们俩是同父异母的姐妹,自从谢倾浅得知其实她的父亲是B国总统后,也同时说明了其实她们并没有血缘关系,但这一点并没有影响她们之间的感情。

  对谢清溪来说,姐姐,就是她一辈子的姐姐,是对她最最好的亲人,对谢倾浅来说,也亦是如此。

  谢清溪头靠在谢倾浅的肩膀上,手指划着谢倾浅手里的手机屏幕:“小公主真漂亮,以后一定是艳冠群芳的绝世大美女。”

  小公主脸上的疤已经治好了,伤口的地方长出了新的皮肤,到底是小婴儿,新长的皮肤与原本的皮肤没有任何色差。

  小公主的皮肤本来就偏白,笑起来皮肤粉嫩粉嫩的,太美了,连她都想要生一个这么可爱的宝宝。

  “咳--”对面传来略带磁性地低咳声,谢倾浅和谢清溪同时望去,对面,夜擎琛一脸不爽地看着平板,其实说是看平板,但他手指翻页的速度,哪里像是看?

  倒不如说是发泄,更合适。

  “姐姐冷落了夜少,夜少不高兴了呢?”谢清溪笑嘻嘻地低声说。

  “别理他。”谢倾浅瞥了对面男人一眼,谁让他昨晚那么过分,在礁石上就……

  “少爷……”季克走过来弯腰在夜擎琛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夜擎琛也是凝了谢倾浅一眼,然后向游轮的另一侧走去。

  走到谢倾浅看不到的地方,季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透明的正放心的塑料袋,里面装着一部破损的手机,交给夜擎琛:“少爷,这是在现场找到的薄少的手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