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御骁的话像是对自己说的,但是陆林却听得很清楚,不禁大惊失色起来。

  训狼秘术是古城千年蛊术的一种,从远古传至今天已有上千年,能调动成千上万头狼,胜过千军万马。

  世间都在流传,身怀训狼秘术,绝色无双,这一生注定不平凡。

  难怪他第一次看到清溪小姐,就觉得她身上有一种非同一般的气质,如今看了,真的是绝艳芳华。

  可是,据他听闻,千年蛊术只传给古城钟家的女人,或者是百虫不侵,也就是说几百种有毒的生物不敢靠近的女人,才有资格。

  这清溪小姐是哪一种?

  不管是哪一种,看起来都很厉害的样子。

  砰砰砰--

  那些杀手竟然对清溪小姐穷追不舍?

  陆林伸长了脖子,这黑灯瞎火的,又何必要为难一个女人呢?

  只可惜,那些人是经过极其严格,又极其变态的训练,在他们眼中,只有活人和死人的区别。

  “少爷。”陆林小心翼翼地看向迟御骁。

  迟御骁修长的手指,用力地握着方向盘,他敛着俊眉,没有人可以看清他眼里的神色。

  但是他整个人笼罩在一片凛冽的寒芒里。

  她竟然被一群狼带走了!

  后面的车在追,谢清溪骑着狼在夜晚的森林里狂奔。

  那些人真是够冷血的,她将狼群引开,居然后脚就跟过来继续追杀她。

  好在狼很厉害,能巧妙地躲过枪林弹雨。

  可再跑下去,前面好像已经没路,果然,前面是悬崖,真的没路了。

  后面的车子都停下来,摁响了喇叭。

  刚才在奔跑中不少狼被车子冲散,谢清溪看到了他们掏出了枪,隔着车窗,对准了她。

  这时,不知道是谁开了枪,穿透车中的前挡风玻璃,直奔谢清溪的心脏。

  谢清溪瞳仁一缩,迅速侧身躲了一下,身体没稳住,直接从狼背上摔了下去。

  “啊!”

  她惊呼一声,回眸一看,后面是万丈深渊。

  她要摔下去了。

  摔下去会尸骨无存吧?

  “抓住!”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掌闪电般的探了过来,迟御骁从车里冲出来抓住她。

  但是没抓到,他的大掌略过了她纱裙的衣袖,纤柔的身体直接往后摔下了万丈悬崖。

  “啊!”

  耳畔响起了她灵动惊恐的惊呼声。

  “清溪小姐!”陆林也冲过来,大叫。

  她摔下去了。

  迟御骁他依然觉得心里失去了些什么,在他还没有想明白之前,纵身一跃。

  “少爷!”上面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呼喊。

  ……

  一辆橘红色越野车开在崎岖的山路上,夜色透过茂密的树叶只剩下微弱的亮光。

  戴梦茹正陶醉地听着广播里的音乐,想到今天晚上,那个女人就要落到她的手中,她的心情就像广播里的音乐,躁动起来。

  夜晚的森林起了薄雾,她目视前方,好像有个什么东西趴在地上,在动。

  几乎要撞上它了,连忙一脚踩在刹车上,发出了尖锐的声响过后,车子停下,戴梦茹揉了揉眼睛,她明明看到有什么东西趴在路上的……

  啪--

  窗外只见一只手拍在了车窗上,将她吓得魂飞魄散,连个人头都没看见,就只看见一只手。

  她害怕的正要脚踩油门,加速跑,一张人脸这才虚弱的浮现在窗前……

  “戴小姐……”

  戴梦茹定睛一看,连忙降下车窗:“你怎么在这?”

  有人将谢小姐劫走了,我,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

  “你先上车再说。”

  荒山野岭的,群狼又多,他没被狼吃掉真是奇迹。

  男人虽然受了伤,但是动作还是很利索地上了车:“迟少的人把谢小姐带走了。”

  “迟少?”戴梦茹阴毒地微眯起眼:“他果然还是找来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公主万一如约过来,我们没人给她……”

  “别墅外埋好炸弹了么?”

  “已经埋好了。”

  “那问题不大,只要骗她谢清溪还在里面,让她去找,到时候将炸弹引爆……”

  “好像薄少也在里面。”

  戴梦茹表情略微有些惊讶,很快恢复如常:“薄少果然是痴情种,那个女人对他已经绝情成那样,还痴心不改。哈哈,也好,活的时候得不到,死的时候能一起死也不错,哈哈哈--”

  狠毒地笑荡在寂静的山谷中,令人毛骨悚然让独自一人开车到狼山的谢倾浅浑身不明由来的一颤,从戴梦茹给她的定位看,谢清溪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在山顶?

  突然一阵诡异的笑声传来,让她头皮持续地发麻。

  上山的路很不好走,一路都是碎石,山路也是拐来拐去的。

  “老婆,别怕,会有人暗中保护你。”夜擎琛的声音从蓝牙耳机中传来。

  车子不仅装了定位,而且还装了监控,谢倾浅一举一动,都全部落在了夜擎琛的眼里。

  他看了看手表,从椅被上拿了外套,他不放心,所以计划尾随她过去,当然,这个计划是不会让她知道的。

  谢倾浅抿唇:“多派些人,戴梦茹这次约在了晚上见,而且还是在山上,一定是做了手脚。”

  她说完顿了一下,因为她听到了季克声音,季克好像对夜擎琛说了什么,然后就传来摔东西的声音,还有季克的闷哼声。

  “发生什么事了?季克又被你打了?”

  “办事不利,他该打。”

  “做你的手下真悲惨。”

  “你在同情他?”

  “我比较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好像听到了季克提了薄少……”

  “他有提薄少?没有的事。”夜擎琛横了季克一眼,这个节骨眼上,他不想让她知道迟御骁和薄奕辰被劫出去,以免她分心。

  “哦。”谢倾浅全神贯注的凝视前方,车子很快到找打了定位的地址。

  沿着路拐进去,山顶上,只有一栋小别墅,就是一般的别墅,没有什么特别的,要说特别,大概就是位置在山上吧。

  没有犹豫,车子开进院子,门外值守的保镖看了她一眼,问都不问竟让她进去了。

  车子刚停定,从屋里走出了一个人……

  耳边的电话还没有挂,谢倾浅嗤笑一声:“你确定,季克刚才没有提到薄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