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脸几乎都要贴到车窗上了,赶紧喊谢倾浅:“姐,你看看,那个人怎么那么眼熟?”

  谢倾浅身体挪向她,朝她指的方向看去:“哪里?”

  “咦~刚才还看到的,怎么一下就没影了呢。”谢清溪嘟着嘴,她还特意揉眼睛,看了两眼,怎么会看错哒?

  她在熙...来攘往的人群里搜,可惜人太多了,真的找不到了刚才的人影,便嘟囔着:“到底是谁?这么眼熟……”

  她很努力地沉思着,突然灵光乍现:“昂~我想起来了,她不就是那个……戴小姐?”

  “戴小姐?”谢倾浅眉头微蹙,她指的戴小姐,应该就是戴梦茹了,没想到放了她后,她竟然还在古国没有离开?

  “就是戴安如的姐姐,我刚开始以为看错了,看了两眼,真的是她。”谢清溪为了证明自己,还在人群里搜找。

  谢倾浅拉住她:“她之前一直在古国,所以你看到也不奇怪。”

  “难怪。“谢清溪刚要收回视线,在车子快要使进总统府时,总感觉有数双眼睛盯着她们,让人心里发毛。

  谢倾浅看出了她的异样,关心的问:“你怎么了?”

  说完手向她的额头探去,没发现体温异常……

  “姐,我怎么觉得怪怪的。“

  “哪里怪?”

  “不觉得总统府好像人又多了么?”

  “刺虫节难免会加派人手。”

  “哦~”只能说她想多了。

  车子开回总统府,在院子停下,保镖帮她们拉开车门,季克急匆匆地迎上来,两位姑奶奶,到了这个时候还到处乱跑,不知道刺虫节,人多很乱吗?

  季克都为少奶奶捏了一把冷汗,不知道少爷多担心……

  “少奶奶,清溪小姐,少爷和牧小姐他们已经到小剧院了。”

  季克所说的剧院在总统府的后院,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谢倾浅跟谢清溪互看了一眼,然后对季克说:“你先去吧,我们等会自己去。”

  季克愣了下,但主人的心思不好揣摩,所以按照少奶奶的吩咐先行去向少爷汇报。

  谢倾浅和谢清溪两个人匆匆来到了小剧院的后台,化妆师早已经在等她们……

  小剧场的观众席里,牧素素坐在夜擎琛的旁边,春光满面:“龙四爷,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部剧,虽然介绍刺虫的由来,但你知道刺虫为什么喜欢生活在鸟不踏刺树么?”

  夜擎琛一直心系谢倾浅,所以根本就没有听牧素素在说什么,他右手的手指敲打着左手手腕上的表盘,百无聊赖。

  牧素素看夜擎琛没有理会她,只好自圆其说:“传说,刺虫以前是天上的仙女,因为爱上了凡间的男子,被天庭处罚,化成刺虫关在树里,一辈子都不许出来,他爱上的那个凡间男子,便天天守在她的身边,风雨无阻,感动了上天,就将男人化成了树,这棵树,长满了刺,不让任何人和动物驻足,只为守着刺虫……“

  夜擎琛挑了挑眉,古往今来,人们都喜欢美化和神化,刺虫是古国的珍宝,所以被神化也不足为奇。

  身后,季克从门口走进来,在他耳畔低声说了几句,夜擎琛眉头微皱,不知道女人又想做什么。

  半个小时后

  舞台的大幕缓缓地拉开。

  剧要开始了。

  华丽的舞台上,出现了一个白衫女孩,女孩顾盼流转,眉眼传情,她低着脑袋,手里拿着笔在写着一张小字条--

  【亲爱的龙一,明天公馆1号,我等你,如果你不来,我以后就不会喜欢你了。】

  一对只书信往来的恋人,第一次相约见面。

  女孩自言自语,娇软的嗓音李透着一股娇嗔,然后将这种字条,递给了一个送信人。

  送信人在去送信的半途中,突然被一个红衣女人拦住了,女人悄然地拿出了一支笔,将字条展开,她在公馆1号添上了一笔,1号变成了7号。

  这时,’砰‘的一声,座位上的牧素素脸色苍白的起身:“快停下!快让她们停下!”

  熟悉的音乐响起,牧素素脸色更差,今天的剧明明是跟刺虫有关的神化故事,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了她的故事?

  舞台上依然还在表演着,红衣女人去了公馆四号,最后与那位龙一的男人在一起。

  后来,男人发现了信被掉包,跟他书信往来的,其实一直是白衣女人。

  男人提出分手,红衣女人痛不欲生,最后割腕--

  那个红衣的女人,就是牧素素……

  往事被编成音乐剧搬上舞台,牧素素痛苦不堪,她抱着头,只觉得那些事情就像把尖刀插进来她的心脏。

  她颓然地往椅子上瘫去,好像做了一场刚醒的梦。

  夜擎琛微眯起眸看向舞台,璀璨的灯光下,女人眉眼如黛,笑靥如花,一颦一笑之间,演得十分投入。

  就算女人上了浓妆,连牧素素都没认出来,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只是一时猜不透女人的心思,她难道不怕牧素素恼羞成怒,从而做出偏激的行为,不利于小公主的治疗?

  毕竟这是女人最担心的事情。

  身边的牧素素已经几近崩溃,而夜擎琛的目光始终落在了谢倾浅的身上。

  谢倾浅对他浅笑若曦,娇媚的,却又带着几分狡黠,她用舞蹈的方式来表达整部剧的意境,身姿轻盈,与舞台相融。

  突然,她充满神秘地抬起手,在空中拍了两下--

  音乐戛然而止,灯光也同时暗了下来。

  牧素素也愣住了,痛苦地低吟戛然而止,睁大眼睛看着舞台。

  这时舞台出现一束追光,一个手捧一束玫瑰花的男人在追光线款款走来。

  牧素素吃惊的捂住嘴巴,是他?

  灯光打在了男人的身上,白色的衬衫笼罩着暖黄色的灯光绒出了金边,他依然是记忆中的样子,干净,洒脱,不羁,却又深情缱绻。

  可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

  牧素素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在她的感官世界里,突然安静下来,只剩下她和舞台上的他。

  只见,男人走到哪,追光就跟到哪,一步一步,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