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什么手链,谁的手链,对她来说,这么重要,重要到她宁愿让别人欺负,也要忍辱负重地得到?

  穆城风沉下脸,摊开了手心:“给我。”

  霍锦心不明白他的脸怎么说变就变,害怕的瑟缩着向后退了退。

  她害怕看他变脸,更害怕他会将她的手链夺走。

  怕他过来抢,手干脆背到身后。

  可她越是这样,穆城风就会越觉得手链有问题,若是自己的手链不会保护得这么严实的。

  又是冷翼?

  他对手链曾匆匆一瞥,虽没看个真切,但从绳子的长短看应该是男款。

  据他所知,她身边的男人除了冷翼,再没有别人。

  想到这,穆城风整张俊脸‘刷’一下的全黑,大步向前走了两步就贴到了她的面前。

  他高大的身材一下将她笼罩得很娇小,手又准又狠的从女人的身后扼住手腕,垂头看去,女人的拳头握得很用力,青筋凸起,指节骨泛白。

  “乖,给我。”穆城风刻意的压制着自己的努力,终归还是怕惊到她。

  霍锦心摇摇头,手腕在男人的手里扭来扭去,就是想要挣脱出来。

  如此执拗,在穆城风看来就是一种过度保护,更让他急红了眼。

  他弄丢的女人,好不容易找回来,心却不在他身上,想想都觉得心头像压了一块大石,又沉重,又喘不过气。

  如遭雷劈一般,手用力地,一根一根的扒开了女人的手指……

  男女力量悬殊,男人再怎么小心,霍锦心都觉得自己的手指被他硬生生地掰开,好疼。

  终于,失去了防守,手链落到了穆城风手中。

  “还给我。”霍锦心反扑过去要拿回手链,心里浮起了半分的怒意,这是一个晚上的经历让她积压下来的情绪,为了手链经历一波三折,为什么都在欺负她?

  女人的脸颊气得通红,小嘴无意的嘟起,好像要哭的样子,让穆城风眼皮一跳,但顾不上哄她,快速地低头向手中的手链扫了一眼--

  “手链是谁的?”

  手链就是霍锦心的底线,任何人都不能觊觎的。

  所以她撇过头去,不回答,以表抗议。

  穆城风嗤笑一声,他的大小姐终于露出了执拗的一面,可却是为了一条手链,为了另外一个男人。

  他微眯起眸,修长的手指捏着霍锦心的下巴,逼迫她迎视自己:“再不说,知道我会做什么了么?”

  霍锦心眼里快速地闪过一丝惧意,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坚持,或是为了保护哥哥唯一留下来的东西,又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突然生那么大的气,所以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得不到答案,穆城风盛怒之下,低声命令:“不说可以,把嘴张开。”

  嘴巴张开?

  “我,不……唔!”

  穆城风竟然吻了上来!

  然后趁她开口的时候探入长舌,在她香甜的蜜腹里肆意的翻搅。

  耳畔都是令人面红耳赤的水渍声,她被他牢牢地压在了浴室的墙壁上,背脊是一片墙壁的冰凉。

  “唔……”霍锦心双手被他摁在头顶,十分屈辱的姿势,铺天盖地都是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矢车菊的淡香,还有他无孔不入的侵略气息。

  “肯说了?”穆城风吻得也有些喘,身下的女人更是喘得厉害,他伸手帮她将散落的头发理了理,说:“如果不肯,我们就进行下一步。”

  下一步……

  三个字好像在提醒着什么。

  她妥协了,因为她知道自己抵抗不了,也不适合这个。

  于是低声哀求:“我说,你可不可以手链还给我?”

  穆城风眉眼一挑:“那要看是谁的。”

  如果是冷翼的,他会亲手毁了这条手链,省得他的女人睹物思人。

  霍锦心不明白他为什么对这条手链是谁的这么执着,略带委屈地说:“是哥哥的。”

  穆城风整个后背都僵住了,欣喜若狂地问:“是霍少的?”

  “嗯,哥哥留下来的唯一东西。”提到哥哥,她的眼里闪着泪花,让人心生怜惜。

  穆城风知道自己误会她了,又差点把她欺负哭了,于是摊开了掌心,把手链还给她。

  她立即将手链拿了回去。

  宝贝似的,又将项链捏得紧紧的。

  男人被她的模样逗笑了,很快意识到她身上的脏衣服还没有换下来:“我帮你脱衣服?”

  霍锦心警戒着双手揪住衣领,摇摇头。

  “可我想帮你,怎么办?”

  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逗她,她不经逗的,小脸已经红到了耳根。

  然而反对无效,男人的手已经伸向了她的衣服拉链……

  “不……”霍锦心出声抗议,浴室里的水汽蒸得她几乎要窒息。

  原本空白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幅画面,浴室里,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无情地揪着她的头发,将她的头压在他的那个重点部位上,绝情地说:“替我,舔干净!”

  ……

  阎王刺虫节在对古国来说是最盛大的节日,没有之一。

  如同A国的春节同等重要。

  此时的古国大街小巷已经贴满了,或者挂满了刺虫的吉祥物,节日有七天,这七天里全民放假,普天同庆。

  谢清溪将小脸贴在车窗上,好奇地看着街上那些打扮怪异,身穿色彩斑斓的服装的人,他们载歌载舞,好像这样才能抒发自己的心情。

  每个人都洋溢在过节的喜悦之中。

  只有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短短的十分钟里,已经叹了二十几次气,就连坐在她身边的谢倾浅已经看不过去,找她搭话:”史导在古国的电影什么时候开拍?“

  谢清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留意姐姐在跟她说话。

  “谢清溪?”

  “……”

  “谢清溪!”谢倾浅提高了音量,谢清溪这才缓缓地回过头来:“姐,你叫我?”

  “我叫了你好几遍,在想什么?”

  “我……”谢清溪心虚地干笑了两声,她其实在想迟御骁会被夜少怎么处理,心头隐隐担心着,又怕姐姐责怪她,所以自然不敢对姐姐坦白,于是回:

  “姐,我在想什么你也要知道哇?我就在想等我们去见那个幻想症女人,我们的计划会不会被她识破?”

  “你对自己没信心?”

  “也不是啦,只是觉得按个老巫婆好像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样子。”她有点为这次行动担心。

  刺虫在古国的地位很高,但每次救小公主又需要好多刺虫……

  想着,朝车窗外看了一眼,熙...来攘往的人群,造成了交通堵塞,他们的车子被迫停下来,谢清溪突然揉了揉眼睛,她刚才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