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礼裙的名媛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求生欲很强地说:“穆少,我只是跟她开个玩笑,没有欺负她,是管小姐先将她的手链扔进沙发底下的。”

  此话一出,所有人全部哗然,毕竟管微是这次宴会的主人,而且在名媛圈也是有点交际的手腕的,能用这么不入流的手段去欺压人,在他们的感知范围内,还是有些落差。

  至少如果这件事属实,那人设是要崩的。

  管微没想到自己会被捅出来,连忙摇头:“不是的,是我手滑。”

  但更让她想不到的是,穆城风竟然会为了那个女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这么不给她面子!

  也不想想,是谁帮他上位的?

  虽然他暂时还没当上总统,但是自从公主离开B国后,在她的炒作下,民众对他的呼声越来越高,是谁暗中帮他铲平绊脚石的?

  现在他这是要过河拆桥,怕是被霍锦心这个性……奴迷得失了心智吧!

  管微眼底划过一丝阴狠,但怎么说都是在社交上练过的,还是有两把刷子,所以她先服了软,至于后面怎么样,她当然要从长计议。

  “道歉。“穆城风冷声说。

  “好,我道歉,霍小姐,刚才是我不对,不应该这么戏弄你,对不起。”

  霍锦心被男人压在怀里,说实话,她身上的那股脏脏的味道,和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矢车菊混在一起,气味说不出来的奇怪。

  她对香水有点研究的,在霍家,她的房间里收藏着各种自己调制的香水,所以她知道,矢车菊尤其是蓝色的矢车菊尤为名贵。

  晃神间,她的下巴被男人用手指勾起:“管小姐在向你道歉。嗯?”

  他的大小姐一双杏眸剪水,既有少女的清纯乖腻,又有成为女人之后的潋滟万分。

  他很庆幸,她的第一次,是他夺走的。

  男人看她的眼神雅致却又动彻心魄,她本能的伸手抓住他的袖子,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现在的场面,她现在脑子很乱,加上人多,还有身上那股臭味,感觉自己呼吸都不顺畅了。

  穆城风从她闪躲的眼神当中,轻而易举地看到了她的不安……拉下了她的手,然后顺着她软白的五指间的缝隙一扣。

  十指交错。

  手心像被轻飘飘的羽毛拂了一下,立即‘嗯’的应了一声,然后就因为被他十指相扣,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大小姐听到了,还不起来?”穆城风虽然是看着霍锦心,但这句话显然是对管微说的。

  不仅是管微,所有人听到身份尊贵如穆城风,竟然叫怀里的女人一声--大小姐。

  仿佛将自己的身份降到了尘埃里,只为抬头仰望怀里的女人一眼。

  尤其是刚才还在戏谑霍锦心的名媛们,更加的心虚,这哪里是买来当性...奴的?

  分明是当大小姐一般供着,她脏,他不嫌脏,她受欺负,他毫不念旧情地就给打了回去。

  按照事情的发展,刚才她们还对那位大小姐冷嘲热讽,是不是快要离死期不远了?

  果然,穆城风鹰隼般扫了她们一眼,最终将视线轻飘飘的放在那位白裙名媛身上,下令:“B国边境常年战乱,士兵们守国辛苦,就让她当军妓,慰劳慰劳他们。”

  白裙名媛瞪大眼睛,什么?穆少让她当军妓?

  “不,不要啊,穆少,我不要当军妓,你要我做什么都行,我向大小姐道歉,我……”说话已经语无伦次了,可惜,那可是一言九鼎的穆少,怎么可能轻易改变自己的决定。

  很快,保镖将人拖出去,女人失声求饶的声音,由近变远……

  “我们走吧。”穆城风低下了高大的身躯,将她打横抱起,迈开健步,向门口走去。

  前面那些围观的人迅速地让出一条道,他步伐稳健地抱着她离开。

  霍锦心将小脸埋在他黑色风衣的衣领下,她偷偷睁开眼,看着他。

  只见穆城风也垂眸凝望着她,他勾着薄唇,笑容柔软而缱绻。

  霍锦心一怔,迷失在了他的微笑里,忘了反应。

  低调防弹款豪车。

  保镖拉开了车后门,穆城风抱着霍锦心上车,他就让她坐在他结实的大腿上。

  霍锦心动了动,想下去。

  头顶却想起了他温柔的嗓音:“大小姐,忍一下,就快到家了,到时就不难受了。”

  霍锦心怔了一下,真的乖乖的不动了。

  很快,豪车停在了林中小筑,穆城风去处理一通紧急电话,两个女佣带着带着霍锦心回房间洗澡。

  一个女佣进去放牛奶玫瑰花浴水,一个女佣想给霍锦心脱衣服:“霍小姐,我帮你把衣服脱了吧。”

  “不要碰我。”霍锦心往后退了两步。

  女佣笑道:“霍小姐,你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说着,女佣悄然小声说:“公主说,你要是想离开这里,她可以帮你。”

  霍锦心瞳仁一缩,怔茫地看着女佣。

  “这也是冷先生的意思,冷先生让我转告霍小姐……”女佣说着往浴室门口看了一眼,小声说:“穆少害得霍家,家破人亡,让霍小姐多加小心,以免他对霍小姐别有目的。”

  霍少害得霍家,家破人亡。

  霍锦心缓缓抬眸,她突然想起不久前管微在她耳边说的那一番话,如出一辙。

  这时,一串沉稳的脚步声响起,佣人急忙说:“霍小姐,如果想要走,请尽快做决定。”

  说完,在那一串脚步声走近之前,若无其事地走了出去。

  房间门被推开,穆城风走了进来。

  他鹰隼般的眸扫了女佣一眼,然后上前,将霍锦心抱入自己怀里:“你们都下去吧。”

  “是。”剩下的女佣都退了出去。

  穆城风看她还没有脱下衣服,修长的手指落在女人礼裙后面的拉链上,却没料到女人的反应很大,猛地一下,大力将他推开。

  他的身材又高又壮,以一般的力道,是绝对推不开的,可见女人要推开他的决心有多大。

  他顺着她的身体往下看去,她的手从在车上开始,就一直握着拳头,他知道,被她握在手心里的是那条手链。

  晚上保镖就已经向他汇报,她这次去找管微,就是为了这条手链。

  到底是什么手链,谁的手链,对她来说,这么重要,重要到她宁愿让别人欺负,也要忍辱负重地得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