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凉风吹来,卫浴间仿佛是一个黑洞,一下将她吸了进去,手腕传来了痛感,她的整个后背被迫压在了门板上!

  她惊慌的样子一下落入了一双幽深的瞳孔之中,眼前的男人脸上不知道从哪里凝聚来的狂风骤雨,削薄的唇角不爽的下弯。

  “求婚?嗯?”夜擎琛太阳穴处突突的疼,发现这个女人胆子越来越大,活生生想要把他气死的本事渐长。

  刚才她和牧素素的对话一字不落地听进他的耳朵里,要不然他还被蒙在鼓子里,以为就只是配合演戏这么简单,没想到还让他向牧素素求婚?

  谁同意?

  谢倾浅身体尴尬的与门贴合着,头皮一紧,料到他知道后脾气会爆炸。

  但她也是没办法而为之,如果直接告诉他,她答应了牧素素这个要求,恐怕他连配合都不会配合的。

  谢倾浅清了清喉咙:“还有一个星期这么长的时间,说不定不用等到那个时候……”

  “你以为牧素素那个女人很蠢?”

  谢倾浅摇摇头:“牧素素不蠢,但我也不笨,我有办法的。”

  夜擎琛真想剖开她的脑袋看看到底哪里来的那么多鬼点子,他用警告的语气说:“我不可能向别的女人求婚,你想都不要想。”

  谢倾浅知道他心理肯定不爽,也知道自己为了达成目的,让他这样做不对,咬了下唇,委屈地说:“我绝不会让这件事发生的。”

  一切都是缓兵之计,虽然她知道这一步,是险棋。

  她好像总喜欢冒险,似乎每次都是险中求胜。

  她想了想,说道:“如果到了那时仍无好转,我不介意你派人直接打过去,虽然会是一场硬仗。”

  夜擎琛看她软下去语气,那副样子别提多柔软,让他的心也一下子软了下来,要命,这个女人真是他的克星。

  想着,一个星期,他的人差不多应该到位,就算女人不让,他无论如何,宁愿出兵也不会向那个臆想着他的女人求婚。

  在打之前,既然他的女人想折腾,那就随她好了,只要她高兴。

  残局,他来负责收拾。

  谢倾浅看他久久不说话,知道他的反对已经没有这么强烈,愧疚之下,手主动地攀上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他。

  唇与唇之间,碰触到的那一瞬间。

  就好像有股电流将她与他的心脏相连,透过唇齿间的温度慢慢的传达开。

  夜擎琛眼神灼热,骤然加深了这个吻。

  直到将谢倾浅吻得快不能呼吸,双颊有了一丝的红晕,他才退出来,薄唇轻轻碾转着她的下唇。

  她红唇凑上去也学着他的模样这样若有若无的吻着,仿佛现在,只有跟他亲密才会缓解自己内心的不适和挣扎。

  叩叩,门敲了两下。

  “公主?”外面是接完电话的牧素素。

  突如其来的声音使得谢倾浅瞳孔陡然睁大,拳头撑在夜擎琛的胸膛上,对他眨眼。

  牧素素来了,如果里面迟迟没有回应,她一定会猜到什么。

  “唔……”谢倾浅要开口,又一下被夜擎琛用嘴堵住了,比刚才还要激烈的吻袭来,这次的吻,明显是带着报复性的。

  “公主?你是不是在里面?”牧素素不再敲门,而是用力旋了一下门锁,门是反锁的。

  “牧小姐……”门口是侍卫的声音,牧素素叫来了侍卫。

  “把门撞开。”牧素素说。

  谢倾浅手指掐了一把夜擎琛的胸口,这种情况下,他竟然不为所动,难道就不怕他们真的闯进来,依照古国的法令要给他们定个什么出轨的罪名?

  夜擎琛喘着气放开了她,突然在她的脖子上重重地咬了一口。

  立即留下了一个明显齿印。

  “……!”谢倾浅忍着痛,仍不忘朝门口应了声:“我上个洗手间也不行?牧小姐管的未免也太多了吧。”

  “原来你在啊,看你进去这么久,担心你出什么事呢,对了,龙四爷你知道在哪么?侍卫从西苑出来说他不在那里,找遍了整个总统府也不见他的踪影,我记得他是跟你一起回来的。”

  谢倾浅与夜擎琛对视一眼,夜擎琛要开口说话,被谢倾浅伸手捂住了嘴,回道:“我不知道他在哪。”

  “既然不知道,那便算了,我先去吩咐下人拿瓶上等的红酒,”

  谢倾浅没说话,很快听到了牧素素细高跟鞋渐行渐远的声音。

  只感觉手心一阵温热,夜擎琛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温热的舌刷过了她的手心,一阵酥麻一直窜到了她的心里。

  她深凝着他,他垂着眸,卷翘的睫羽在灯光下的影子落在了她的手上,让人忍不住想要抓住,她情不自禁地说:

  “夜擎琛,我不愿意将你让给任何一个女人,你娶了我,要了我,你这辈子就应该是我的,生,我一定要出现在你的户口本上,死,也要出现在你的墓碑上,要一直在一起。”

  夜擎琛因为她的这一番,抬起头来,情绪波动下,他眼神暗的厉害,大手去捧起女人脸,瞧见她眼里的坚定,突然就低低地笑开来。

  “你笑什么?”谢倾浅从来都是被动的,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告诉他这些,还被他笑,顿时心理有些不愉快了。

  她发现现在的自己很不安,这都还没有到向他求婚的时候,就只是说一句真心话,都能让她别扭成这样,到了向他求婚的时候,要怎么办?

  她开始怀疑自己到时候会不会搞砸……

  “笑你像一个女战士,有壮士扼腕的决心,和背水一战的气概。”

  谢倾浅被他取笑,真的气得一把就想要将他推开,结果手被他摁住了:“我都听你的。”

  早在爱上她那一刻起,她说什么那便是什么了。

  “万一我退缩了呢?”

  “你还有我。”

  “万一我搞砸了?”

  “你还有我。”

  “万一我把你气到了?”

  “反正你赶不走我。”

  谢倾浅噗呲一笑,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夜擎琛眼底什么东西在翻滚,额头抵住了她的额头:“你不要反悔。”

  谢倾浅红着脸,难为情地说:“谁反悔,谁是小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