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将门推开了一条细线,从狭窄的细缝中看到了书房里的光景,瞳孔陡然睁大--

  只见,牧素素几乎不着一缕,她穿着透明的黑色衬裙,里面诱人的光景隐约可见……

  这个角度暂时看不到龙四爷,又不敢将门缝开得太大,以免惊动他们,于是她挪动了身体,紧贴在门边,脸也紧贴着,这才看到了男人高挺的身影。

  夜擎琛衣着完整,背对着牧素素,所以沐子也没有看清楚他的表情,至于牧素素,也只是看到了侧脸,所以看到了她因为难为情,含羞带笑的侧脸,还有不着一缕地身体上泛着一层虾粉色。

  只见女人光着脚,脚趾紧张的蜷着,轻轻地踩着地毯,一步一步向男人走去……

  或许女人走路的声音轻不可闻,男人至始至终没有回头,但这一幕,足以让沐子大吃一惊,惊诧得迅速地捂住了唇!

  没想到他们之间竟然发展得这么迅速,在书房玩这么刺激?

  而且门没有反锁?是想刺激所以故意暴露吗?

  素素姐果然厉害。

  这么快就将龙四爷拿下了!

  沐子怕有人来,紧张地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打算继续偷看,这么刺激的画面她怎么可能会放过?

  当她再次重新透过门缝往里看时,猛地倒吸了一口气,脑子根本就来不及想,似乎是本能占据了主动,她立即掏出了手机,透过狭窄的缝隙将让人热血沸腾的一幕拍了下来,想也没想,几秒钟内,又将照片转发了出去。

  就是在这几秒钟的时间,房间里突然传出了啊的一声尖叫,再定睛看过去时,牧素素已经跌坐在地上……

  房间开着冷气,书房里的温度与外面的温度是有温差的,这让牧素素感受到了从门缝里窜进来的热气,猛地一转头看向门外。

  “谁?”说着,迅速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的衣服,遮住了自己的身体。

  沐子本想跑,却听到牧素素叫了声:“沐子?”

  是不确定的语气,让沐子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犹豫间已经错过了溜之大吉的最佳机会,牧素素的声音又从里面传了出来:“我知道是你,进来吧。”

  沐子怔了怔,她以为坏了好事,牧素素会叫她滚出去,也不知道牧素素是怎么想的,竟然叫她进去?

  沐子进去时一直低着头,想要偷看龙四爷的表情,抬眸时发现牧素素已经将衣服穿好了。

  刚才被撞见了这么刺激的画面,牧素素脸不红心不跳,像没事情发生一般,俨然像是一个好的演员,出戏和入戏一样快。

  还娇嗔地瞥了夜擎琛一眼:“龙四爷,你刚才真的是有吓到我了。”

  “你来做什么?”夜擎琛缓缓转身,脸上狂风骤雨一般,阴郁得可怕,仿佛随时就要把眼前的一切毁了个粉碎。

  沐子分不出夜擎琛是问她还是问素素姐,眼波微动,悄悄地将手机藏进了口袋里,然后轻咳了一声:“不好意思,龙四爷,如果不是有急事,我不会这么冒昧打搅你们的……”

  “是有什么急事?”牧素素一脸的坦荡。

  沐子不敢再去看夜擎琛,这个男人的杀气太重,或许在为她破坏了他们的好事,所以大发雷霆……

  被牧素素一问,沐子这才想起了正事,脸上迅速装出很害怕,很惊恐的样子:“素素姐,公主杀人了!”

  “你说什么?”牧素素经惊讶得瞳孔扩散,问:“你说她杀了谁?她不是在小树林……”

  说完,看了夜擎琛一眼,怕暴露谢倾浅是被她驱赶到小树林的,所以及时住了嘴。

  “我早上听说她去了小树林,所以想要去看看的,虽然我们之前处得不是很愉快,但想到小树林那个地方猛兽毒虫很多,怕她有危险,还是决定去看看她,没想到她竟然不识好人心,把跟我同去的保镖用枪打死了……”

  夜擎琛眉头猛然皱起,他的女人,他会不了解?

  如果不是有人惹她,她断然不会无缘无故去杀一个人,她第一次杀人,现在该有多害怕?

  想着,阴戾的视线投射在沐子身上的同时,大长腿已经快步迈了出去。

  “龙四爷,你去哪里?”

  牧素素也跟着追了出去,沐子也紧跟其后。

  夜擎琛走下楼梯时,季克正巧从楼梯上来,看到了自家少爷。

  “备马。”夜擎琛对季克说。

  季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从少爷的脸色看,直觉一定是发生了大事。

  不敢拖延,撒腿就先跑出去安排。

  牧素素很快也叫来了侍卫长:“快去备马,带上两队人马去小树林。”

  ……

  小木屋的血迹没有冲洗,所以谢倾浅自从沐子跑了之后,她没有回小木屋,而是进了小木屋旁边的工具房。

  里面摆放着各种杂物,她将工具归类到一边,然后弄了几块木板准备晚上在这里将就一个晚上。

  小木屋死了人,还怕过巨蟒,还有老鼠,她现在宁愿待在这间工具房里,也不愿回到小木屋。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地方虽然简陋,但至少还有个让她坐下来休息的地方。

  坐在床板上,靠着工具房的木墙,划开手机点开从牧素素那里拷来的,关于小白虫的影片。

  在来古过之前,她对小白虫一无所知,到现在也只能说是知之甚少,她只知道小白虫是通过吸取鸟不踏刺树的营养来生存,十分稀有,但知道的也仅限于此。

  手机的屏幕被划开,先是一截广告跳出来,一个歌舞剧的招募和宣传,关不掉,幸好也没有多长。

  有关小白虫的介绍是一个纪实片,从成年的小白虫产下了卵开始讲解,一步一步是怎么生长进化的,还介绍了鸟不踏刺树的生长环境,小白虫吸取了树的营养,进而促进了树的新陈代谢。

  两者的关系是相互依存,相生相惜的关系。

  本是一段枯燥至极的片子,因为与自己息息相关,所以谢倾浅看得格外的认真,连进了一条短信,匆匆瞥了一眼,没细看就划开了。

  可也就是那一眼,谢倾浅觉得哪里不对,退出纪录片重新点开微信,点开信息一看,轰的一下,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