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克先咽了咽口水,嗫嚅的开口:“少奶奶,少爷他私下将薄少他们转移,所以才和牧小姐在这里……”

  谢倾浅轻嗤一声:“在这里做什么?”

  “这……”季克咬咬牙如实说:“在这里吃饭。”

  “嗯。”谢倾浅听完点头:“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啊?”季克迷茫了,他不知道少奶奶这是几个意思,要是回答不好的话,感觉随时人头落地,他垂首低声说:“少爷派属下向少奶奶说明,还没来得及,就……”

  “哦~”

  谢倾浅一个字说得轻飘,这在季克听来却包含着各种复杂的意思,头又更底下了一些,在外人看来,俨然是被主子教训的奴才。

  气氛在诡异中僵凝了几秒,之后,谢倾浅问:

  “你认为男人不长记性,是件好事?”

  “这……”貌似最近少爷老惹少奶奶不高兴。

  “告诉他,等他长了记性再来找我。”谢倾浅冷漠的转身。

  她不是揪着一件事喜欢各种作的女人,没有及时赶来救她,她可以理解他的身不由己。

  这次,她同样可以理解为了转移M不得已而为之,他最终的目的或许都是为了她。

  但相比结果,她更在意的,或许是一份提前告知的信任,她不喜欢他将所有的事情都扛在自己身上,她不是一味要他保护的花瓶,她可以帮他……

  在她理想中,最完美的伴侣,除了相濡以沫,还有并驾齐驱的前行。

  她想,等他长记性了,她会给他那个属于他的那份惊喜。

  湖边的风撩起了她香栗色的发,裙摆飞扬,还原了她傲娇清冷的质感,让周遭的景色瞬间黯淡无光。

  季克愣在原地,好像听懂了些什么,又好像知道了,这次少奶奶不会是真的生气了?

  他不安地望了望少爷,少爷也凝着少奶奶的背影,手里那只手机屏幕还亮着,身边,牧素素在神采飞扬地说些什么,似乎他都听不见了。

  季克好像又懂了,懂了一个男人想要保护一个女人周全的强烈欲望,但他不懂为什么少奶奶就生气了呢?

  感情的事情,好复杂,算了,他还是凭本事单身吧o(╥﹏╥)o

  沐子被救上来后,就被人抬回了舞娘的房间,牧素素作为主人,跟过去张罗,让人叫来了医生,吩咐下人帮沐子清洗。

  季克灰溜溜地走到夜擎琛的跟前,不敢说话,但自家少爷怎么可能会放过他?

  “少奶奶说了什么?”

  “她说让你长了记性再去找她。”

  夜擎琛:“……”

  夜擎琛揉着太阳穴,低头又看了手机屏幕一眼,她发来了照片,照片是他和牧素素站在一起,身后正好是一个烟花绽放时,拼成的心形。

  他暗下眸,给她发了一条短信,很快短信前缀着一个感叹号,她竟将他拉黑了……

  小女人最近很容易生气?

  季克偷看了少爷的手机屏幕,在少爷抬起头来时,他也迅速地低下头。

  意外的是少爷没再说少奶奶的事情,而是说:“去调查一下牧素素的详细资料,包括她周围的人,还有……她的个人情况,家庭,学习经历,包括身体状况……”

  季克认真的记下来,这个牧素素是有些奇怪,尤其是对少爷迅速狂热的迷恋,让人摸不清头脑,而且她越是关注少爷,少爷更不方便在其中做手脚。

  眼下将薄少和M转移之后,应该会好一点。

  夜擎琛把玩着手机,思考了片刻,说:“把地下室的监控调出来,薄少的。”

  季克立即拿出了平板,切换到了监控的录像上,屏幕上,薄少被灌了带着迷药强度极高的酒,少爷命人给他送去了老女人和男人……

  不算大,又十分简陋的地下室里,薄奕辰被拖进去,随意地扔在地上。

  过不了多久,几个四五十岁的女人外加几个二十来岁的男人涌进去,开始在他身上上下其手,剥他的衣服。

  薄奕辰一个个撤下他们的手,但他们人多,薄奕辰再有三头六臂也没用。

  不得不说,薄奕辰很能忍,这么大剂量的药喝下去,竟然还知道反抗。

  现场可以用群魔乱舞来形容,夜擎琛看了两分钟,并没有兴趣继续欣赏下去,就要关掉时,屏幕中的薄奕辰突然将那几个人推开,跑进了洗手间,将门反锁起来。

  季克解释:“我们的人要将薄少转移时,他还泡在洗手间的冷水池里。”

  夜擎琛挑了挑眉,这个男人的忍耐性超乎他的想象了。

  将平板扔给季克,抬脚往前走去。

  ……

  “沐子小姐醒了。”佣人喊了一声,将牧素素的注意力一下就引了过来。

  就算是这种情况,她还不忘了端着姿势走到了床边,俯视床上的沐子:“你醒啦?”

  “咳咳--素素姐,我这是在哪?”

  “这是在你自己房间,感觉好点了吗?”

  “不好。”沐子泪眼汪汪的摇头。

  “哪里不舒服,我让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哪都不好,她不是为了救我把我扔进河里,她是故意的,她故意把烟花点燃,就是想要炸死我,素素姐,你要为我做主啊。”

  “这些都是她干的?”

  “谁说不是呢?何止这些,我还听说她为了和老情人在一起,将久不露面的薄少关起来,为了救她的女儿,也将总统抓起来让人假扮他,她怕我查她,一心想要弄死我,她就是不择手段的坏女人!”

  “老情人?”

  “素素姐,你才来,总统府里发生了好多事情你不知道,她的老情人就是龙四爷,今天龙四爷约你烛光晚餐,她气坏了,在故意拿我出气呢。”

  “你说的这些,可是有证据?”牧素素站的笔直,半信半疑。

  在听到谢公主的老情人是龙四爷时,脸上有些不自然。

  只是她一句话将沐子问住了,沐子也只是听说,哪里来的证据。

  沐子悠悠地叹了一口气,说:“素素姐你不是想知道总统是真是假吗?不如这件事情交给我,我知道怎么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