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锦心表现出了对一个男人的关心是这么不不加掩饰,这一点如刺一般扎进了穆城风的眼里。

  他不打算给霍锦心一丝喘息的机会,掐着她的腰,是一种向世人宣布所有物的姿势,低声说:“你只有这一次机会。”

  霍锦心这一秒慌了……

  她被动的被推向前两步,大约是这个奇怪的男人怕冷翼听不清楚。

  “冷翼,我……”欲言又止,在最亲近的人面前,她根本说不出如此不堪的话。

  “大小姐!”冷翼也一眼看到了霍锦心,当然也看到了她身上穿着穆城风的衣服……

  “穆城风,你这个畜生!你是不是嫌害大小姐害得还不够!?”

  霍锦心呼之欲出的话被冷翼吓住了,他说这个奇怪的男人害了她?

  所以,她回头看了穆城风一眼,他也正好与她对视,眼神里的坚决又强硬了几分。

  那是警告她快点说。

  “冷翼,你回去吧,我跟他走……”她故意将那些下作的话柔和了些,说得十分含蓄……

  “听到了?从现在开始,她跟我。”穆城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贴到了她的身后,大掌已经捏住了她的腰,是那么用力,仿佛怕她随时会走。

  “大小姐,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如果想起来更不能跟他走,你跟他走不会有好下场!”

  冷翼不敢提以前的事,在不确定大小姐有没有想起来之前。

  他怕多大小姐再一次形成伤害。

  霍锦心面露茫然:“想起来?我该想起来什么?我跟他以前认识?”

  如果认识,为什么他那么令她害怕?

  女人的反应令穆城风眉眼一跳,心里对发生什么有了大概的猜测。

  手臂收紧,突然将她嵌入怀中,两根手指捏起她的下巴,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猛的吸住了她的唇。

  果然很甜,凉凉的,让他忍不住想要将粉嫩的亮片唇舔热。

  霍锦心完全没想到他会突然吻自己,短短数几秒钟,只觉得唇瓣被他薄烫的唇覆上了,男性清冽的气息在唇齿间弥漫开来。

  她心跳的有点快。

  男人的薄唇在她柔软的唇瓣轻碾了会儿,然后用舌尖抵着她牙关,诱哄着她张开嘴。

  她没有感觉到任何享受的快感,而是觉得自己是因为她过于害怕,心跳出了问题,窒息,难受紧随而来。

  想推开他,手打到男人的肩头,而他像是惩罚她的抗议,将滚烫的舌头肆意探了进去。

  反抗在他看来完全是无效的,只要是他想要的事情,没人可以违抗!

  突然嘴角处有甜咸的东西渗进来,该死的她又哭了!

  耳边一直是冷翼暴怒地抗议,吼声越大,她的眼泪越多,止都止不住。

  穆城风烦躁而又依依不舍地放开她,怒目扫了冷翼一眼:“怎么处理你们不知道?”

  保镖恍然大悟,抬起脚朝冷翼的肚子重重的踢去!

  “不!不要伤害他!”霍锦心狠狠的将手指掐在手心里,这个坏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逼她?

  穆城风眼底是她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样子,不爽!他心里很不爽!

  霍锦心没有东西可用来擦眼泪的,身上穿着男人的黑风衣,袖子一抬一抹,眼泪鼻涕在袖子上亮晶晶的。

  男人眉头一皱,鼻子已经通红一片了,这样可爱的女人,他竟然很庆幸,他们曾经有过交集。

  “先生,我已经答应跟你走,放过他可以吗?”

  穆城风看着她嫣红的唇一张一合,被他亲过的嘴,像罂粟一般,就算是有毒,也让人忍不住以身试险。

  “你说可以吗?”

  “可以。”

  “我说不可以。”

  霍锦心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她根本不知道他一定要带走她的理由是什么。

  “刚才被打断了,我很不爽。你知道要怎么做?”

  刚才……霍锦心抿了一下唇,唇被他吸得很用力,现在还感觉到麻麻的。

  霍锦心重重地咬下唇,突然点起了脚尖,在他唇边亲了一下,脚跟落地,又快速地低下头。

  穆城风被她突然的吻身体突然紧绷,眼里闪过一丝快意,朝保镖挥手:“放开他。”

  然后拽着女人的手腕重新回到了车里。

  ……

  在醒来的那一瞬间,谢倾浅鼻尖的乙醚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浓郁的花香。

  她没办法证实是什么花,双眼被蒙住了什么都看不见,也不知身处在何处,想起来却发现手脚都被牢牢的捆绑住了,宛如任人宰割的美人鱼,无法逃脱。

  这样惊悚的感觉让她差点儿失声尖叫,却半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应该是被迷晕的后遗症,她呼吸很吃力,指尖微微缩了缩,触碰到的是光滑的布料,而且是高档的布料才有的触感。

  像似床单,所以这是哪儿?

  谢倾浅很快就冷静下来分析着,她是追着M出来,然后被人从后面偷袭,再后来就遭到了迷晕,不像是绑匪想要赎金才干出这种事。

  这里应该有通风的窗户,刚才一股寒凉的风传来,让她感觉到了冷意。

  人一旦失去了视觉,嗅觉和听觉就会变得很敏感。

  她确定是鲜花的香味,不是人工调试的熏香,所以这里应该有女人?

  只有精致的女人才会用鲜花来为住所凭添情趣。

  所以,这里是住宅,不是什么仓库,还有随时可以撕票的废旧场所。

  她还听到了有椅子脚摩擦着地板,绑她的人就在这附近。

  谢倾浅咬着舌尖,强迫自己保持镇定的情绪,主动开口跟幕后的神秘人谈判:“我知道你在,你想要钱财好谈,先把我放了。”

  气氛静得无声息一般,就好似她的话是跟空气说。

  片刻后,响起了鞋子踩在地毯上的声音。

  感觉一个黑影就站在她旁边,就好像是在欣赏着一个美丽的女人被绑在一张床上,肌肤雪白,身材曲线玲珑,从上到下看,都散发着女性妩媚的吸引力。

  眼神太过于炽热,谢倾浅心底浮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是男人?

  谢倾浅察觉到对方将自己当成玩物般欣赏,她指尖掐进了手心里,从生理上就感到极度不适,冷冷的出声问:“你抓我过来做什么?到底想怎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