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城风缓缓勾唇,那双墨色的眸染上几分嗜血的猩红,语气却云淡风轻,“不如,我先弄死你,好不好

  “…啊!”

  穆城风的手往下一探,隔着裤子捏出了一手的血。

  惨叫声跌宕起伏,最后张总晕倒了。

  穆城风转身就走,保镖心腹递来了湿巾,他反复擦拭着自己的手,慵懒而漫不经心。

  包间里。

  霍锦心,玲珑的身段往后仰,看到张总走了,她从钢管上滑下来。

  这时身后传来了声音:“霍小姐,我们穆少有请。”

  穆少?

  霍锦心头突然像被针扎一般的痛。

  她捏着手心,然后摇头:“我不想去,我不认识什么穆少。”

  “恐怕由不得霍小姐,我们穆少想见的人,见不到的,除非是死人。”

  “他想见我有什么事吗?能不能……”

  连话都没有等她问完,保镖就将她的话打断了。

  霍锦心低垂着头,好像看到了在灯光下闪着寒光的枪。

  很快,霍锦心被带到了加长版的商务豪车边。

  手下打开了后车门:“霍小姐,请。”

  霍锦心抬脚,上了豪车。

  穆城风坐在沙发上,后背慵懒的斜靠在沙发里,他指间夹着一根雪茄在抽。

  青烟弥漫模糊了他的俊颜,他那双琉璃眸掀起,轻轻的看了她一眼。

  霍锦心根本不敢与他对视,只觉得自从见到这个男人,她的心就开始发慌,想逃。

  “抬头。”

  清淡如水,凉透在心间的声音响起,霍锦心有些被吓到了,她并没有抬头,反而将头低了下去。

  穆城风伸手,一把扣住了霍锦心的皓腕,用力的一扯。

  “扑通”一声,霍锦心跪在了他的腿边。

  霍锦心在霍家没有变故之前确实是娇贵的,这一跪让她迅速拧起了眉,明明很疼,却咬着自己的唇,死都不愿叫出声来。

  穆城风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她小巧的下颌,迫她抬眸,现在她跪着,他坐着,这样居高临下的姿势很容易让他处在一个掌控的强者立场。

  他看她眼神一直在躲避,满脸地不悦:“我看起来很凶?”

  霍锦心不知道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面对这个男人,她只觉得害怕。

  “为什么不敢看我?嗯?”

  “没有。”她连着摇头。

  “看我!”穆城风特意将语调放得柔和,可霍锦心的视线一直不敢在他脸上对焦。

  半饷之后,她终于说出口:“我……我有抑郁症,怕见生人。”

  “刚才跳舞那副勾人的样子,你现在告诉我你有抑郁症?”穆城风冷笑着,车里温度陡然下降了好几度。

  “我……”她只是为了拿回哥哥那条血珀手链,没有想那么多。

  她练了多年的舞蹈,所以技能已经转化为本能。

  不受她心理或者性格的影响。

  女人欲言又止,穆城风没有为难她,夹着香烟的大掌顺手打开了身边的一个箱子:“看看这是什么?”

  霍锦心侧眸,目光微滞,一整箱的人民币。

  “钱。”霍锦心如实回答。

  “卖给我。”

  霍锦心愕然的抬头,第一次睁眼看男人,又是一阵头晕目眩。

  这也是她不敢看他的原因。

  “卖给我,我…买你一夜。”

  “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她被带到包间只不过是想拿回手链。

  是不是因为这样,他把她当成那种女人?

  “不管是不是,陪我一夜,一夜之后,这些都是你的。”

  说出的话是狂妄的,可那张过于魅惑的脸,仿佛从他嘴里说出再轻狂不羁的话,都被认为是理所应当。

  霍锦心心跳得很厉害,在她的记忆中还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说这种轻浮的话。

  以至于她忘了害怕,就这么盯着他看:“我不要。”

  穆城风迅速眯起了眸,指尖用力的捏住了她的下颌。

  霍锦心感觉自己的下颌要被他捏碎了,但是她眉眼却暴露了她对他的害怕。

  这不奇怪,很多人都怕他。

  奇怪的是,这个女人对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吸引力。

  这是他一定要得到她的理由,不管她抑郁也好,还是另有隐情,从她跪在他脚边擦鞋的那一刻,颤抖的身体卑微地匍匐在他脚边,他就勃起了。

  女人此刻说不要,让他心情无比烦躁,伸手一扯,她玲珑有致的身段直接跌坐在了他结实的大腿上。

  “有男人了?”

  霍锦心愣了一下,手臂已经下意识地往身体自己怀里缩,怕碰触到男人的身体。

  她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而穆城风因为这个答案更加地窝火。

  一个倾城佳人,有男人也不足为奇,可想到这个女人在别的男人怀里,像此刻她在他的怀里一样,他就烦躁到了极点。

  这仅仅是一个只见过一次的女人。

  他无法解释这是为什么。

  “开车。”穆城风低声下令。

  “你要带我去哪?”霍锦心慌了,他看起来真的不象是一个好人。

  穆城风将她的身体往自己怀里带,手臂一环,直接将她锁死在他怀里。

  可车子迟迟未动,司机的声音传来:“少爷,我们的车子被堵住了……”

  穆城风的视线绕过了霍锦心,一辆白色的夜宴横在他们车前。

  一个黑色西服的男人从车里推门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根棒球棍。

  几个大步走到了他们跟前,抡起棒球棍一下砸在了挡风玻璃上。

  砰砰砰--

  车子砸出巨大的声响,那么大力地砸,玻璃没有裂痕,这是经过加固的防弹玻璃。

  “冷翼!”霍锦心一下就看到了冷翼,感觉自己得救了,她大喊了一声,身体已经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他就是你的男人?”穆城风将她箍得更紧。

  霍锦心点点头:“可不可以放了我?”

  “放了你?”穆城风用力一推将她推到在地,又随之将她压在身下。

  “当然--不行。”说完,手突然在她领口撕拉一下,裙子从领口一路开到了腹部……

  一件黑色的蕾丝花边内衣,托着那双不大不小的曲线,白色的肌肤,在黑色的衬托下,白得通透。

  她最美的地方并不是让人意乱情迷的锁骨,而是她的腰线,从胸侧滑下来那一笔,像是出自艺术家的手笔,然而,却有美中不足。

  她腹部上竟然有一道疤!

  从伤疤的形状看,应该是枪伤……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