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躲了好几次,终于在她的攻势下,被逼出手,一下扼住了谢倾浅的手腕,顺势将她的手扭到

  谢倾浅借着他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怎么制住她时,手突然摸了他的脸一把--

  没发现可疑的地方,寒着脸命令:“放手。”

  'M'立即松开手,十分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公主,得罪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谢倾浅揉着被扭疼的手,他显然是想要上楼。

  这是东苑,除了她和夜擎琛,也没有其他人。

  “我找龙四爷。”

  谢倾浅挡住了他的去路:“他还没起来,有急事?”

  'M'一愣,当下摇头:“那我晚点再过来。”

  说完转身就走,谢倾浅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觉得可疑,悄悄地跟了上去。

  当然,她只是远远地跟着,踩着鹅卵石穿过弯曲小道,两边是被园丁修剪整齐的植物,突然从树上落下来一只鸟,尖硬的嘴啄起草地上的一只昆虫,又重新飞回了树上。

  也就稍微晃了一下神,再抬头时'M'已经不知所终。

  她快步往前走了几步,走到这条路的尽头,依然没有找到M,这时,身后有鞋子踩着草地上的声音,一个黑影快速地从身后将她抱住,用手手捂住了她的鼻子。

  一股浓郁的乙醚的味道灌入鼻中,手中的手机掉入了草垛里。

  在谢倾浅被带走后,手机屏幕亮了。

  电话另一头,是在医院。

  冷翼在给谢倾浅打电话,响了一分钟没人接,便挂断了。

  医院走廊的尽头,保镖快步走向冷翼:“翼,还是找不到大小姐。”

  冷翼柔了柔太阳穴,谢倾浅将大小姐带到B国,一直保护很好,大小姐因为抑郁症也从来不出门。

  这次原本约好要上门的心理咨询师临时有事,介绍了别的咨询师给大小姐,据说在抑郁方面擅长引导式治疗,在B国算是小有名气的专家,唯一的要求就是看诊的地点在医院……

  冷翼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出门前他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让人里里外外仔细找一遍。”他不信医院就那么小,人能凭空消失不成?

  此时,医院的某一间办公室,霍锦心害怕地缩在角落,双目失焦,像只被吓坏的小兔子,身子轻颤。

  一双黑色的高跟鞋一下一下踩在地板上,与地面撞击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鞋子的主人从容的向她逼近,森冷的笑意却未达眼底。

  “你是谁?你不要过来!”自从莫宁宇被她推了一下,就莫名其妙死掉开始,她更不愿意触碰陌生人。

  管薇从鼻子哼出了一阵冷笑,狭小的办公室里,骤然冷了几分。

  她当初给霍锦心做了催眠,抹掉了她脑海中与穆城风有关的所有记忆,当然也包括她,所以她不记得她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可是,当初霍锦心怎么答应她的?说永远不会再踏进B国,没想到,她还是偷偷跑来了。

  是想起了穆城风?

  想到这,管薇的脸部表情有些许的狰狞。

  “把她捆到椅子上。”管薇对身后的两名保镖下令。

  保镖靠近了霍锦心,霍锦心身体抖得更加厉害,哭着腔说:“不要,你们走开,你们不要过来。”

  保镖将她摁在了椅子上,管薇居高临下地看她:“听说你得了抑郁症?遇到我算你走运,我可以帮你。”

  呵,她才不会那么好心,她这么做只是为了想确定这个女人是不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所以才来B国。”

  就算想起来也没关系,她会重新给她催眠,确保她不再想起穆城风为止。

  看着这个被她催眠陷入了熟睡眠的女人,管薇满意地勾唇一笑,保镖伸手想要将霍锦心拽起来:“管小姐,要将她扔出去吗?”

  管薇慢慢敛起了笑,摆摆手:“不必了。”

  说完,垂头看了她一眼,她手腕上一条细细的红色绳子扎在手腕上,绳子上是一枚红色的血珀。

  她伸手将手链拽下来,不想霍锦心突然醒了!

  意识到有人抢她的东西,她慌忙抬手阻止:“你要做什么?为什么要抢我的东西?”

  这是哥哥唯一留下的东西,谢倾浅拿给冷翼,冷翼转交给她的。

  她不会让任何人把它抢走。

  保镖见状,一把摁住了她,手链还是被管薇抢走了……

  “想要拿回手链?那要看看你的表现了。”管薇手指勾着手链,在她面前晃了晃,让她看得到拿不着。

  她急着眼红,眼里除了那条手链,再无其他。

  “还给我!”

  管薇将手链收起,眸光流转间,唇角一勾,吩咐保镖着保镖。

  “管小姐你……”保镖闻言大吃一惊:“你不怕……”

  管薇心情大好,难得十分有耐心地解释:“我怕什么,当初在给他催眠的时候,就已经将记忆封锁在了大脑皮层最底层,就算想起来,只会是些不好,被刻意扭曲了的记忆……”

  ……

  盛世华宴。

  奢华的包间里,娇笑声,酒杯碰撞的声音融合在了悠扬的背景音乐里。

  有人谈笑风生,而在场的女人们不约而同地将爱慕地目光投放在了一个气质不凡,矜贵逼人的男人身上。

  他一身手工版的黑色衬衫,衬衫领口松了两颗纽扣,看着像深v领,隐约露出他里面健硕的胸膛。

  勾得人按耐不住,端起酒杯向他献媚,走到他身边坐下时,被他用力一掀,整人连带杯子都滚落了地上。

  包间的服务生连忙收拾残局,刚收拾干净,包间们被拉开了。

  两个保镖带着一个女人进来:“穆少……管小姐说这个女人是送给张总他们玩的。”

  穆城风懒懒的坐在沙发上,连眼皮都舍不得抬一下。

  保镖看穆城风没有反对,一把将霍锦心推给了穆城风旁边不远处的张总。

  张总笑得喜逐颜开,都知道管小姐是穆少的人,管小姐将这么娇美的绝色送给他,这也一定是穆少的意思!

  再看看这女人的身材,虽然身上是一件黑色风衣,但丝毫没有埋没掉她玲珑有致的身躯,皮肤白得晃眼,怕是手轻轻摸上去,都能留下手指印。

  霍锦心被保镖推了一下,没站稳,突然往茶几上摔去,桌上的红酒瓶被她全撞翻在地……

  几个女的因为事情发生的突然,啊的大声疾呼:“那个女的是故意的吗?一来就那么有手段。”

  “对啊,哪没摔,偏偏摔穆少前面。”

  霍锦心一副惊弓之鸟的样子,慌忙站起来:“对不起。”

  说完赶紧往边上站去。

  “这样就想走?”男人的声音冷得像来自地狱一般。

  霍锦心粉唇微启,惊慌失措地看向他,只见他说道:“把我的鞋子擦干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