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出去……”夜擎琛恨不得将四个被角死死地钉在床上,最好将他的女人裹得密不透风。

  “不许走!”哑而媚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

  被闷在被子里,她快要窒息了,知道是马彪,她怎么会错过借此可以从这里出去的机会?

  胸前的饱满被男人用力抓了抓,要命的是,有外人在,他们在被子下面的身体,仍然紧紧相连着。

  谢倾浅又气又恼,这男人还有没有下限了?

  估计是没有了,因为他竟然还邪恶的动了动,往里面顶了一下。

  谢倾浅死命的掐他的胸膛,暗暗跟他较劲,可脸已经红透了,也熟透了。

  这下换成马彪尴尬了,一个叫他出去,一个叫他不许走,这是要他怎么样?欺负他没读多少书,听不懂?

  “那个……公主,有什么吩咐吗?”马彪瞪大着眼,好像看到被子在动……

  谢倾浅被他撞得只能死命地咬着唇,又羞又恼,愣是不敢发出声音。

  多少次找机会说话,却被他邪恶地戏弄,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男人重重一挺,好像有什么滚烫的东西浇进来,然后男人终于消停了。

  她喘了口气,想到马彪还在,努力地稳住了声音说:“马彪,你先到客厅等着。”

  很快听到了马彪快步跑出去的声音。

  “龙四少,昨晚的事情不过是我们各取所需,我被下了药,你被下了情降油,只有发生关系可解,所以我们顶多只是算互相帮助,也算是扯平了,马彪找你有事,我就不打搅了。”

  一副拔掉无情的清冷,夜擎琛真想将她掐死在这张床上算了。

  可该死的,就是舍不得。

  “我们的关系不可能扯平,你若是还想当你的薄太太,或许你的如意算盘就要打空了。”夜擎琛刚才明明软了,现在好像又恢复了战斗力。

  碰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要不够。

  谢倾浅有些怕了,赶紧推开他:“你什么意思?”

  “你的薄先生被我的人抓起来了。”夜擎琛撑起身子,俯视她:“所以,很可惜,你只有夜少奶奶这一种选择。”

  “你说什么?”谢倾浅撑大着瞳孔,他说他把薄奕辰抓起来了?

  “怎么?舍不得?”夜擎琛调侃她,只是女人现在脸上是什么表情?

  惊讶之余,还有着一种沉重?

  谢倾浅心情的确是很沉重,满脑子都在担心小公主能轻松到哪里去?

  她脸色下沉,低吼:“谁让你关了他?你关了他,小公主怎么办?”

  “你以为我没有考虑到?”

  她摇摇头,一时想不出他要怎么办,她能想到的,只有屈打成招,用武力地手段逼迫薄奕辰治疗小公主。

  但是,这样往往会起到反效果的,万一薄奕辰不好好治……

  “我让人替代了M的总统位置。”夜擎琛打消了她的顾虑。

  既然小白虫只有古国有,这个方法无疑是最完美的方案。

  谢倾浅经他一个点拨,就明白了这件事的大概,所以,现在古国的总统是假的?

  这未免也太大胆了,要是被古国人知道,小公主不仅没有被救,反而还将他们的命给搭上了。

  只是,夜擎琛向来不会做没有把握地事,所以,刚才听到薄奕辰被抓而悬着的心,一下又落了下来。

  随即,突然想起刚才他说以后不会有戴梦茹,还有薄奕辰怎么样没有说。

  现在知道薄奕辰被他抓起来,那么戴梦茹呢?

  于是古怪地看着他:“那情降油怎么回事?戴梦茹呢?”

  “记不记得在初入沙漠时,在休息站我们遇到了恐怖袭击?你被保镖踹倒在地?”

  谢倾浅点点头,便听他说:“那个保镖有问题,他当时在我的水里放了情降油……”

  所以,夜擎琛从那时候开始就知道有人想要害他?

  那之前对她一直冷漠,是因为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谢倾浅寒下脸,没有想象地那么开心,感觉自己被蒙在了鼓里,为他因为情降油移情别恋,心塞,又误会他对小公主不管不问。

  还有,给他发短信求助,竟然不来救她,害得她差点被那五个人轮了……

  想到这,心头的气焰一下子就升腾起来!

  “起开。”谢倾浅用力地推他,不让开就打他,打在身上啪啪作响。

  夜擎琛钳住她的手:“还在生气?薄奕辰很敏感,稍微风吹草动便会起疑而影响整个将总统换掉的计划。”

  谢倾浅用力地想要挣脱开,只听他说:“你以为我会眼睁睁让你嫁给别人?记住,你这辈只能是我的。”

  谢倾浅身体贴着他,感受到了他强而有力的心跳,跳得特别快!

  他喘着气,突然压下头,靠在了她的脖子上,然后整个身体像突然没有力气,压在她身上。

  她以为他要吻她,可是等了数秒之后,却一动不动……

  “夜擎琛?”谢倾浅试着叫他,没有回应。

  大约过了数秒之后,夜擎琛这才缓缓地嗯了一声。

  “你刚才怎么了?”

  “累~”

  谢倾浅舒了一口气:“谁让你……”

  从昨晚做到现在,不累才怪,娇嗔地瞪了他一眼:“活该。”

  “你昨晚不也很爽?”

  “那是你!”谢倾浅看他一脸的倦色,对他所有的怨念也消失了,只是关切地问:“要不要医生给你看看?”

  夜擎琛摇头,已经像没事一般,从地毯上捡起了衣服,从容的穿上,还不忘了提醒她:“任何时候都不要质疑你男人的能力。”

  谢倾浅脸色一红,被他盯得好像恨不得马上扑过来证明一样,连忙推说:“马彪找你,快去。”

  待夜擎琛走出去后,谢倾浅才开始简单的清理了一下,然后穿上衣服。

  出去的时候,马彪还在跟夜擎琛说事情,隐约中,听到他说:“龙四爷,昨晚上试图轻薄公主的那五个人中,有两个人已经死了,还有三个人在逃的路上,被抓回来一个。”

  夜擎琛目光一凛,冷声问道:“谁指使的?”

  “沐子……”

  意料之中的答案,谢倾浅眼底一抹怒意浮起,这个沐子,接二连三地找她麻烦,实在是让人忍无可忍……

  然而较于这件事,更让她惊讶地是……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