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刚才,她的唇触到的东西,除了那根烟,还有……

  谢倾浅在沉思着,所以并没有发现在薄奕辰眼底快速流转的暗光。

  拇指轻柔地划过她的唇,顺带出了血丝,薄奕辰对不远处的保镖说:“去拿点抗过敏的药来。”

  “过敏?”谢倾浅觉得自己的唇肿胀地都快要将血浆爆出来:“只是过敏吗?”

  “嗯,古国有一种香料淡香怡人,十分珍贵,但用了容易引起过敏。”

  她倏然想起沐子的那块手帕……

  如果说婚纱是巧合,手帕也是巧合,接二连三的巧合加在一起,恐怕不是什么巧合了吧。

  “很疼?”薄奕辰的眉头已经凑到了一起,仿佛恨不得替她疼得的样子。

  谢倾浅摇摇头:“不怎么疼,有点辣。”

  “吃了药很快就好了。”

  嗯。

  谢倾浅不着痕迹地将附在唇瓣上的手指拉下来,保镖这时候也拿来了药,薄奕辰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将要吃下去。

  咳咳咳--

  一阵咳嗽,紧接着哇的一声……

  摇床上,小公主转醒,突然就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咳嗽。

  茗香连忙将她抱起,让她的头趴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用手轻轻拍打后背。

  小公主不论哭还是咳嗽都太用力了,整张小脸通红通红的,不一会儿,就开始吐。

  吐得茗香满肩膀都是污秽。

  谢倾浅焦急地伸手要把小公主抱过来,突然惊呼:“她在吐血!”

  谢倾浅将小公主接过来抱在了怀里,几乎快要哭出来:“宝宝,你哪里不舒服?”

  她知道,小公主不会说话,只能用哭来表达自己的不舒服,可看到小公主咳血的那一刻,她瞬间就崩溃了。

  “让我看看。”薄奕辰抓住小公主的小手腕,听了一会儿,脸上浮出了不乐观:“新型毒素的迸发症。”

  “严重吗?”

  “如果从阶段来说的话,属于晚期。”薄奕辰沉声说:“想想,杯子里的水,在什么情况下会溢出来?”

  “满的时候。”谢倾浅呼吸一凝:“你是说小公主体内的毒素已经呈现满的状态?”

  薄奕辰不想用语言来亲口承认如此残忍的事实,只能用沉默来替代。

  “你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对不对?”谢倾浅眼眶一红,感觉自己的世界要崩塌了。

  “我没有十足地把握。”

  “试一试,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我想试试。”她现在看到小公主的样子,已经慌得就算知道自己病急乱投医,也不惜。

  薄奕辰摇摇头,可说的话却是肯定的意思:“我可以试……你知道,你的任何要求我都不忍拒绝。”

  谢倾浅以为他已经说完,正要开口,被他的话堵在了喉咙里,他说:“可是……我的要求呢……”

  谢倾浅愕然地抬眸:“你的要求……”

  薄奕辰果然是薄奕辰,谈个条件都这么自然而然……

  “我是再在正常不过的男人,怎么可能无欲无求?”

  “什么要求?”谢倾浅心脏像一面鼓,咚咚咚被一阵乱敲。

  小公主在她身上稍微缓了一点,薄奕辰没有马上回答她的话,而是让茗香去拿一块热毛巾,还有用奶瓶灌一点水。

  他很细心的为小公主处理脸上的污秽物,紧接着为谢倾浅处理身上的血迹,茗香就站在旁边,一时摸不清头脑,就算公主结婚,也是嫁给了总统,怎么跟薄医生好像更亲密?

  少爷呢?少爷去了哪里?

  茗香晃晃脑袋,看来少爷和少奶奶终究还是没有缘分。

  她从谢倾浅怀里将小公主抱过来。

  薄医生的一句话,让她的脑袋嗡嗡作响。

  他对谢倾浅说:“今晚成为我的女人。”

  茗香很尴尬地将小公主抱离他们远一些,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主人的聊天,还是不要轻易去听的好。

  谢倾浅心一沉,只觉得过敏之后的唇越来越辣,心口也像抹了一把辣椒。

  他既然要求她嫁给她,那这件事迟早也是会发生的。

  她沉默了数秒,心头在挣扎,可她知道,小公主情况似乎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我怎么知道成为你的女人之后,你若是反悔了呢。”谢倾浅考虑了许久才挤出了这么一句话,现在对她来说,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虽然她没有直接回应,但这么说其实已经算是松口了,薄奕辰暗喜,当下叫来了保镖:“去拿我的那一套针具来。”

  “针具?”

  “针灸不会起很好的作用,但多少可以控制一下。”

  保镖很快拿来了一套黑色绒布缠起来的银针,薄奕辰细心地将真从绒布里抽出来,另一边手揉捏着小公主的虎口,一边捻动着针扎了进去。

  慢慢地,小公主大概没有那么疼了,渐渐止住了哭声,然后睁开着水汪汪的大眼,盯着薄奕辰看。

  薄奕辰用手指刮了刮小公主的鼻子:“舒服了么?”

  小公主还不会说话,只能眨着眼睛看他,然后嗝的一声,打了一个嗝。

  谢倾浅将她抱过来,哄着她,陪她玩,一直到夜里快十点钟,小公主累了,终于睡着了。

  其实对于谢倾浅来说,她希望小公主醒着的时间长一些,这样她可以拖延一点时间。

  小小的心机,薄奕辰当然看得出来,但他什么也没有说,很有耐心的陪着她一起哄小公主。

  “不早了,让小公主好好睡觉,你也该回去洗个澡,身上全是血……”薄奕辰看了看她身上香槟色的礼裙,从胸口到腰部,一道暗红色的血凝在上面。

  谢倾浅目光一凛,知道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于是亲了亲小公主的额头,然后与薄奕辰回M特意为他们准备的房间。

  她和薄奕辰算下来其实已经算是熟悉的,可用这样的身份来相处,仍然免不了的尴尬。

  四处环顾着新房,火红色的玫瑰花瓣从白色的床单一直延伸到了洁白的地毯上……

  蜡烛台上,蜡烛的火苗在摇曳着舞姿,香槟美酒的醇香,香飘四溢,整个房间被布置得格外的浪漫。

  然而在谢倾浅看来,这样的布置,让他们的气氛更加的尴尬。

  她轻咳了一声:“你……”

  薄奕辰也同时说了一声:“你……”

  两个人异口同声,最后薄奕辰说:“你先去洗个澡,还是一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