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薄奕辰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她急忙的将项链收起放进口袋,M也在后面。

  “没什么。”谢倾浅看到M拿了一杯酒过来,大约是来敬酒的。

  总统竟然亲自来敬酒?她低声问已经走到身边的薄奕辰:“你和M到底怎么认识的?”

  “奕辰大哥对我有救命之恩。”M大约是听到谢倾浅的问题,说道:“所以,大哥的事就是我的事。”

  原来如此,虽然不知道薄奕辰是怎么救了M的过程,但终于明白为什么M肯为了薄奕辰,大费周章地设计了这一段结婚的圈套。

  M说完,向薄奕辰举杯:“来,大哥,我们来喝一杯。”

  听到M喊薄奕辰大哥,谢倾浅突然想起一个人,四周看了看,没瞧见那个人的身影:“马彪呢?”

  M的酒杯与薄奕辰的相碰,满杯的酒洒了些许出来。落进了草地一下子就没了影,他连忙一口饮尽,畅快的哈了一口气,说道:“就是跟你们一起来的那个土匪?”

  “他在哪?”

  “被关在西苑。”

  “既然我和薄奕辰已经结婚,可以把他放出来了吧?”

  M很爽快,马彪对他来说也没有任何威胁,所以立刻叫来了保镖,谢倾浅立马提出了要求:“我和他们一起去。”

  她顺便找马彪有事……

  薄奕辰和M两人喝酒喝得正起劲,没有阻拦。

  谢倾浅和保镖去到西苑时,马彪正坐在沙发上,一只脚搭着茶几,手里一把指甲刀边看电视边剪脚指甲。

  悠闲的姿态看得出来M并没有多为难他。

  听到声音,他没有立即收敛起抠脚的动作,而是嘴巴拢成了一个O型,下巴的大把胡子也跟着好奇地根根竖起。

  没想到古国这么厚待他,给他吃好喝好,现在又要让他玩得好?

  确定要把这个美若天仙的女人送给他吗?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姿势大为不雅,赶紧缩回了脚,将指甲刀扔到茶几上,双手拍了拍死皮。

  “你们先出去吧。”谢倾浅先把保镖们支出去。

  这下就只剩下她和马彪了。

  马彪看着他笑得痴痴傻傻,细看,左嘴角还挂着晶莹的口水。

  “你笑什么?”

  “笑你长得真漂亮,我赚到了。”

  “……!”谢倾浅无语地瞥了他一眼,真后悔为什么要建议M把他放了,他住在这里,一点问题也没有。

  “你放心,我会好好待你。”

  “马彪!”谢倾浅很严肃地瞪着他,很快猜到了马彪没见过她的真面目,一直以为她是个丑八怪……

  “我是那个女佣。”

  “嗯嗯,我不嫌弃你。”

  “我说我就是那个丑八怪女佣。”

  “丑八怪女佣?”马彪眼睛顺时针转了好几圈,不确定,嘴巴又嘟囔了一遍:“丑八怪女佣?”

  “没错,龙四爷的女人。”

  马彪这下眼睛瞪大得仿佛就要从眼眶中掉出来,嘴巴自从谢倾浅进来,就没有合上过。

  “你你你……!”他他他被关的这些天,到底错过了什么!?

  这么丑的女人怎么突然变得那么美?

  “噢--我知道了,你为了龙四爷整了容?”

  “我带了面具,故意扮丑,这才是我的真面目。”谢倾浅不想在这件事上解释过多,只是马彪脸上崩溃地表情让她觉得十分可笑。

  想起在他家,被误认为看上他,谢倾浅更是哭笑不得。

  她从手袋里拿出来项链:“从这里出去后,帮我查一查里面的液体是什么。”

  马彪这个人虽然匪气十足,但十分讲义气,让他办的事情一定会尽力。

  她现在唯一能信得过的,只有他了。

  马彪看了一眼项链,正想接过来,手顿了一下,然后居然转身跑了。

  “……!”

  他去洗手了。

  两分钟过后,马彪重新回来,手上多余的水份往身上蹭了蹭,这才接过了项链。

  他好奇的将挂坠举到灯下边晃边看:“里面是油?”

  “你怎么知道。”

  “液体透明,而且比较粘稠,像是一种油。”说完,收起了项链:“行,我帮你查查看,就当做没帮你拿到百岁兰的补偿。”

  “你打算拿到哪去查?”这里是古国,不是马彪的地盘,并非怕他一去不回,而是担心花的时间太长。

  这是从戴梦茹身上掉下来的东西,她多少还是好奇的。

  “就在古国,我有些人脉。”马彪很认真的说。

  “两天?”谢倾浅想越快越好。

  “快的话都用不到两天……”

  谢倾浅点点头:“好,等你回来,我给你找个女人。”

  “像你这么标致吗?”

  谢倾浅剜了他一眼:“我收回刚才的话。”

  “不不不,我就这么随口一问,只要是女人,都成。”

  谢倾浅忍着笑,提到女人时,看他局促不安的样子,倒像是没有那方面的经验……

  把事情交待结束,恰好保镖进来:“公主,薄先生让你去一趟。”

  “还在篝火那边。”保镖提醒她。

  “嗯。”谢倾浅回头叮嘱马彪一句:“这件事只有我们俩知道。”

  马彪在嘴巴上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表示自己会管住自己的嘴巴。

  谢倾浅这才放心地走回了篝火晚宴的草坪上。

  那些人集中在薄奕辰的餐桌前,不知道在干什么,闹哄哄的。

  “新娘来了。”有人看到的谢倾浅,高声喊起来。

  “快快快,去拿新娘的唇印。”

  唇印?谢倾浅脚步猛然一滞,这不会是要她去亲薄奕辰?

  各国结婚的习俗不一样,但大致都少不了捉弄新娘新郎的环节。

  谢倾浅一心想着救小公主,所以答应下来的婚礼,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对这里的习俗也不了解。

  要是亲脸蛋,或许她硬着头皮也就亲下去了,但要是亲嘴唇……

  视线穿过朝她涌过来的人群,隐约还能从缝隙中看到男人依然坐在矮桌前,身边已经多了一个戴梦茹。

  似乎不管要做什么,只要认为出格的事情,在他面前她都会有几分收敛。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向来不喜欢这种场合,这一次倒是坐了不短的时间。

  思忖间,那些不怀好意的已经人陆陆续续地奔到了她周围,将她围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