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低沉温润地问:“我们在一起时,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你背着我,出过轨么?”

  谢倾浅精致的脸上一如既往地淡然:“当然~”

  云淡风轻的语气,仿佛觉得出轨对她来说没什么。

  她知道男人的定力很好,但脾气算不上好,容易因为她吃醋。

  只是这次夜擎琛的目光只是与她短暂的对视,然后,又落在了她的胸口上。

  她的胸比她的脸还有这个问题的答案更有吸引力?

  她撇了撇嘴,嘲弄一笑:“还说已经对我没有感觉?”

  说完手往男人已经坚韧不屈的地方探去。

  果然,硬度够了,长度,粗细也都够了……

  夜擎琛的脸色终于起了变化,想让她再深入一下,但又不得不隐忍着一把拽开了她的手,同时放在她胸上的手抽回。

  谢倾浅娇媚一笑,冲着他即将离去的背影说:“做个交易?”

  “什么?”男人侧头。

  “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我可以帮你解决。”说完,毫不避讳的往他下半身扫去。

  不仅色诱,而且还交易上了。

  “不怎么样。”

  谢倾浅弯腰捡起薄奕辰的外套:“我等你答案。”

  男人没有回应她,已经义无反顾的走了。

  谢倾浅盯着他的背影,这次……

  是来真的了?

  ……

  熊熊燃烧的火苗高高窜起,染红了整片宽阔的草原。

  来宾们载歌载舞,围成一个大圈,坐在矮桌前把酒言欢。

  谢倾浅在休息室休息了好一会,然后换了一身设计相对简单的礼裙参加晚宴。

  佣人将她领到薄奕辰的身边,薄奕辰大概是喝得有些多,酒上脸两颊红了一片。

  他依然穿着白色的西装,染了一点酒,一改温文尔雅的形象,此刻更像一个春风得意,芝兰玉树的贵公子。

  火苗的红光淌过他的眉宇,看到谢倾浅一下站起来,将她一把抱进了怀里:“老婆……”

  已经很久没有人叫她老婆了,她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双手垂在身体的两侧,那么多人面前,好像就这么推开他,有点不太合适。

  “佣人刚才说你在休息室休息,醒了怎么不说一声?”

  “离得又不远,你这样让我觉得自己像是被监视。”

  “我太紧张你,就像一块瑰丽的珍宝,日思夜想地要得到它,现在终于拥有了,却又害怕失去。”

  “你是不是喝了不少酒?”谢倾浅垂头看向矮桌,上面已经有了两个空的矮瓶,他经常要给病人动手术,没什么机会喝酒,据他自己说过,酒量也不行。

  “今天高兴。”

  他是真的高兴,喜形于色,谢倾浅却没有他那么开心,她还在他怀里,趁着他话多,便问:“你觉得小公主什么时候才能痊愈?”

  薄奕辰低头一个热吻就烙在了她的额头上:“不会很久,你放心,她现在也是我的女儿,我一定会尽全力治她。”

  但愿……如此。

  谢倾浅缓缓地点头,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如芒在背,她下意识的从薄奕辰的怀里挣脱出来,往四周看了看,聊天的聊天,劝酒的劝酒,还好没多少人在看他们。

  隔着几桌,倒是有一个人与闹哄哄的氛围格格不入,他面相向来冷厉,作风倨傲狠厉。

  但往往很多时候,越是沉默,越是令人难以忽视。

  就他一个人?

  戴梦茹呢?

  谢倾浅好奇的想,也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了音乐声。

  循声望去,一群身穿着五彩斑斓肚皮舞裙的舞娘们,扭着柔软的身姿,走向舞池中央。

  音乐由缓渐急,她们的身姿亦舞动的越来越快,如玉的素手婉转流连,裙裾飘飞,一双双如烟的水眸欲语还休,流光飞舞,犹如隔雾之花,朦胧飘渺,闪动着美丽的色彩,却又是遥不可及。

  原本嘈杂地氛围,一下就被吸引了过去,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动作,欣赏这般美妙的舞姿。

  片刻后,领舞的舞姬沐子突然走向篝火,对着摇曳的火苗跳舞,神奇的是,火苗在她的撩动下,他们竟然像是在跳双人舞,轻风带起衣袂飘飞,而火苗身前的女人更如临凡仙子,火与人搭配成一副绝美的画卷,从未想过他们一起竟能如此的和谐,如此的完美。

  其余几个舞娘下凡,走到了每个桌前摆动着舞姿。

  其中一个身穿紫色的舞娘走到了与谢倾浅相邻两桌前,那是夜擎琛坐的位置。

  那个舞娘……

  谢倾浅那天差一点就揭开了舞娘的面纱……

  只见舞娘用尽了浑身解数,撩拨着桌前的男人,时而挺胸展示傲人的胸,时而展示着自己的柔软度,那柔得似水一般的身段,是男人看了应该都会把持不住的。

  突然她的身体一倾,故意往夜擎琛的身上倒了下去,夜擎琛及时拉住了她,可还是让她得逞坐到了自己的腿上。

  女人得意极了,周围的来宾也不怀好意地笑着,暧昧的气氛越来越浓烈。

  夜擎琛表情僵硬地将她一把拉起来,很快她被旁边的舞娘挤到了另一桌,原来她们每跳一会儿,就要换一个位置。

  女人终于跳到了谢倾浅的桌子前,与刚才卖力地态度完全不同,只见她懒懒地跳着,跳得漫不经心。

  那天没能扯下舞女的面纱,是她的心病。

  谢倾浅眉头骤然一蹙,趁她在靠近桌边时,突然伸手猛地一拽,这一下将舞娘的头巾扯了下来!

  不仅是头巾,好像还有什么东西随着头巾落下,滚到了草地上。

  舞娘明显愣住了,但很快又恢复了自然,好似没有留意自己的什么东西掉了。

  “是你?”谢倾浅盯着火光下,一张熟悉的脸,舞娘竟然是戴梦茹?怪不得那天她总感觉到了不友善的目光。

  戴梦茹好不得意,没有说话,但已经用表情回答了一切,平日里娇柔的她,俏皮的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捡起地上的头巾,随着音乐跳开了。

  草地上,似有什么东西被火光照射出了零星的光。

  谢倾浅寻着光点,看见了草地上安静地躺着的一条项链……

  很快意识到刚才有什么东西从戴梦茹身上掉出来,看来应该是这条项链了。

  捡起,发现项链的挂坠是一个小瓶子,瓶子里,还有晃动的液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