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手挽着长长的婚纱裙摆,视线不离眼前笔直站立的男人,拿捏了半饷,这才缓缓地开口:“是不是因为我要嫁给M?”

  男人双手袖兜,抬起了盛满淡漠的眸,筱而抬头面无表情地说:“公主要嫁给谁与我有关?”

  谢倾浅提着裙摆走到他的跟前:“那你为什么和戴梦茹……”

  “公主是只许百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公主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所以是出于什么心理,想让我为公主守活寡?”

  “我以为凭我们的默契,你会知道我为什么会嫁给M。”

  “我很佩服公主可以为小公主做出牺牲,但是我不能等。”夜擎琛凉凉的开口:“曲折也许能让两个人的感情变得越来越紧密,但也有可能会越来越疏离,何况,我现在对你已经没有任何感觉。”

  我现在对你已经没有任何感觉。

  心口猛地被扎了一下,谢倾浅不敢置信地盯着夜擎琛,想要从他的表情中找到答案。

  一点细微的表情都不放过,只是,男人从始至终都是漠然的神态。

  “我知道你说的是气话,还是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自欺欺人能够让公主心情大好,公主完全可以当我说的是气话,如果没有什么事,公主,总统阁下一定等急了。”

  夜擎琛微微地颔首,转身就要向门口走去。

  谢倾浅依然停留在男人的字里行间里,七天前,他说:【谢倾浅!我警告你,不许嫁,你除了我谁都不许嫁!】

  然而,他刚才说:总统阁下一定等急了。

  他现在这么希望她嫁给M?

  她摇摇头,不会的,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抬眸,男人已经走向门口,高大的背影,走得这么的坚定和决绝,没有任何一点留恋。

  他在生气吗?生气她最后选择嫁给了M?

  可他看起来不像是在生气……

  而是连生气的情绪的没有的不再在乎……

  “夜擎琛!”谢倾浅突然对着男人的背影喊:“我知道你是夜擎琛!”

  男人终于停下脚步,回头看她,等她说话,只是谁都不知道夜擎琛这三个字,听在他耳朵里,落入他的心间,会不会掀起一番惊涛骇浪。

  他平静地问:“什么时候知道?”

  “那天在酒店,保镖给你送烫伤的药,你和龙四爷被烫伤的地方一样……”

  夜擎琛默了默,没说话,便听谢倾浅说:

  “我知道没有资格要求你什么……”毕竟答应嫁给M的人是她……

  “你的确没有资格要求。”夜擎琛打断了她,仿佛根本就不想听下,说道:“就算你知道我是谁,也不能改变什么。”

  “……”

  夜擎琛深凝了她一眼,这次头也不回地走了。

  谢倾浅有些茫然失措,待在原地,完全不能接受他现在对她冷漠的态度。

  她嫁给M是为了救小公主,她不奢望他会等她,但至少以为他会理解……

  可他现在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仿佛救小公主只是她一个人的事情?

  谢倾赌气着也没有再追上去,这时,门被敲了两下,佣人从门口探进半边身体:“公主,总统派我来看看公主有没有准备好。”

  谢倾浅小心翼翼地走上红毯,身后花童手里拎着竹编的小篮,小篮里是白的粉的玫瑰花瓣,在她走过时,将花瓣撒向了天空。

  M依然站在繁花锦簇的拱门下,听到动静转身,谢倾浅此时才注意到他穿着笔挺的西服,英挺俊朗,气宇轩昂。

  “你怎么还站在这儿?”谢倾浅疑惑着看他,作为新郎应该是站在主持台上,然后等着新娘走向他。

  “这才是我该站的位置。”

  “……?”谢倾浅不明白,仍然将手递给他。

  结婚进行曲的伴奏响起,M挽着她的手,在闪光灯和所有人的注目下,相携走向主持台。

  台下艳羡的目光毫不吝啬,这一对俊男美女站在一起,如梦如画。

  谢倾浅余光短暂地扫向台下,在那个淡漠的身影上停留了几秒之后,很快看向了前方的主持台。

  台上站着一个身穿黑色长袍,手拿圣经的牧师,待新郎新娘站定后,他的手虔诚地放在圣经上宣读。

  等到两人站定,神父缓缓地开口:“尊贵的总统阁下无论贫穷与富有,健康与疾病,年轻与衰老,你愿意照顾她一生一世,永不离弃,娶公主吗?”

  M深凝着谢倾浅,帮她理了理被风吹起的头纱,缓缓地,好像对于这件事,并不着急。

  所有人都在等他的答案,谢倾浅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只见他薄唇动了动,说道:“我不愿意。”

  哗--

  底下轰然一片,谁都没料到总统阁下竟然会不愿意。

  谢倾浅微微眯起眸,这个M果然不是真的想娶她。

  他想干什么?

  “我也想娶你,不过有人比我更想娶你。”说完看向主持台的右侧。

  只见不远处,两行人整齐有气势的人正向他们走来,走在最前面的男人昂首阔步,如披星戴月而来。

  “谁啊?”已经有人忍不住地问。

  “原来今天不是总统的婚礼,难怪总统要封锁消息。”

  “他从始至终都没说自己结婚,也不知道是谁先传出来的。”

  “那个人身份肯定不简单,能让总统这么操办婚礼。”

  “也好帅啊。”

  谢倾浅觉得这个婚礼简直是跟她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从开始筹备到现在她就像置身于一场虚幻的梦中。

  尤其是现在,看着此刻正向她走来的男人。

  她下意识往后踉跄了半步,她怎么也想不到是他!

  他一身白色的西服,胸口别着一朵象征着新郎身份的礼花。

  手里还有一束桔梗花,花语是——真诚不变的爱。

  所以,要娶的人,不是M,其实是他?

  她突然冷笑起来,是他和M合起来策划了这一切?

  她才是被蒙在鼓里,被当成猴子耍的那一个?

  M侧过身子将位置让给他,他礼节性地对M一笑,然后对谢倾浅说:“没吓到你吧?”

  谢倾浅几乎是没有缓过神来,直到这个男人来到了神父的面前,同时在她眼前站定。

  她发现自己依然不淡定,心情没有办法在震惊中平静下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就往男人的脸上用力地甩了过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