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快马加鞭,侍卫们也急忙跟上,很快前面传来消息:“公主她……”

  侍卫长根本没机会说出口,总统阁下已经用力的将鞭子甩到了马身上,迫使马更加卖力地奔跑。

  侍卫长跟上,便听到M吼了声:“说!”

  “是公主的马把人给撞伤了,公主已经不知去向……”

  嘶--

  M猛的拉紧缰绳,放缓了速度:“你说什么?不知去向?”

  这女人不会是逃跑了吧?

  忘了小公主还在他手里吗?

  “你们连一个女人都跟不住?”M脸色骤然下沉,她要是跑了,婚礼怎么交待?

  “她抢走了一个箱子,我想应该是去了沙漠。”

  M黑着脸,加速骑马到沙漠时,果然看见了女人骑在马背上,在地上跺步,头低垂着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小心马后腿!”M突然大喊。

  谢倾浅往后看,吓住了,她刚才一直在找行军蚁,没想到他们从沙漠里鼓出了一个大包,以掩耳不及迅雷的速度爬上了她这匹马后腿上!

  她慌忙的要拉开手里的木盒,想要将小白虫放出来,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马疯狂的乱蹬乱甩,它的后腿已经被啃的血淋淋一片,很快露出了白色的马腿骨。

  原木盒子被她摔在地上,盒盖子打开,小白虫晃悠晃悠地从盒子里蠕动着爬出来。

  只是行军蚁的速度太快了,已经开始啃食马的大腿,谢倾浅双手拽着缰绳,身体贴着马背,也没办法将身体稳住。

  最终被马用力一甩,整个人向地上倒下去。

  沙地上都是行军蚁,几百万只抱成团,只要她摔下来,成千上万只行军蚁先会爬上她的身体,用体内分泌的毒液来麻痹住她的神经,让她动弹不得,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就能将她啃食得只剩下一堆白骨。

  M快马冲过去,长臂一捞,在她快要摔落时,拽住了她的手臂,将她猛的一拉,人已经坐到了他的前面。

  马蹄甩起了漫天的黄色沙尘,M趁那些行军蚁在吃那匹马时,反向离开。

  “你知不知道单独行动很危险?”M真的很想将女人踹下马背,让她尝一尝不安份的滋味。

  谢倾浅脸色煞白地看着被吃的几乎只剩下骨架的烈马,根本没有发现M脸色有多臭,她后怕地长舒一口气:“不是还有你么?”

  “万一我没追上来怎么办?”

  谢倾浅呲笑一声,指着天:“天命的安排,谁也违抗不了。”

  M当下给了她一个爆栗:“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导致心态有点扭曲。”

  “你心态比我好到哪里去?女装大佬。”

  M很无语,刚才这个女人真快要把他吓得半死,现在竟然还有那份心思想起他女装大佬的事。

  他哪里知道谢倾浅内心被行军蚁震撼得只能靠这种方式缓解。

  况且她对小白虫到最后是否能活下来很紧张。

  毕竟行军蚁给她的震撼,已经不止一次了,小白虫也不是每次都能幸存的。

  侍卫们纷纷赶到,他们快速地打开木盒子,让小白虫出来。

  小白虫真是行军蚁的天敌,原本软萌的一团,看到行军蚁后,露出了尖利的牙齿,瞬间变得凶残无比。

  十几分钟后,除了少数窜回沙漠里的,行军蚁几乎是全军覆没溃不成军。

  而大部分小白虫则因为吃了行军蚁,行军蚁体内有一种毒液,释放会麻痹小白虫,不够强大的小白虫就会死亡,优胜劣汰。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治疗新型毒素需要用吃过行军蚁,幸存下来的虫。

  谢倾浅紧张地盯着地上蠕动的小白虫慢慢变僵硬,不禁有些失望。

  竟然没有一条是能够活下来的。

  “这一次没有吗?”没看到有虫子在动了。

  M反而比较坦然:“成功率本来就不高。”

  “那下次是什么时候?”谢倾浅双手握紧缰绳,握得很用力,手背的青筋已经突起。

  “要看下一次行军蚁出没的时间。”

  很失望,她以为这次至少能进行第一次治疗……

  果然没那么容易。

  夕阳西下,夕阳在沙滩的上散发出了暖红色的光。

  景色再美,也无心欣赏,谢倾浅跟随着浩浩荡荡的大部队回总统府。

  她和M同骑一匹马,所以路上的人见了,已经没有人敢对她指指点点。

  大约是情绪不高,所以她没有发现暗处有一双充满怨念的眼神怔盯着她。

  季克后背已经出了一生身冷汗,又替少奶奶捏了一把。

  少爷一直站在窗台前等少奶奶回来,好不容易见了,却看见少奶奶和M是骑着一匹马回来的……

  两个人骑马的姿势又是这么亲密……

  他悄悄的看了一眼少爷,少爷正好转过身来,吓得他的心脏差一点跳出来。

  “少爷……”季克清了清喉咙,发现少爷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

  他还以为少爷心气郁结,要暴打他一顿以此来发泄,然而少爷却像没事似的,走到沙发上,茶几还有佣人送进来的晚饭,然后少爷竟然拿起碗筷,开始吃饭了……

  “少爷,属下已经将暗号成功发给了我们的人。”他们的通信设备全部被没收,还好保镖们都经过特训,他通过关灯开灯交叉变幻的方式,向他们传达指令。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这次少爷竟然让所有的人都撤退……

  这是想单枪匹马冲出重围?还是准备安心在这里扎营?

  夜擎琛抬手打断了他的话:“她进了总统府?”

  季克楞了一下,回到窗台,向外看去,浩浩荡荡的军队已经没有了踪影。

  ……

  回到总统府的谢倾浅情绪一直不高,吃完晚饭,趁M召集各大官员商议国事,她将所有的佣人都支开。

  然后在房间里煞有介事地四处查看了一番,确定没有摄像头,这才从衣橱里拿出了一套古国的佣人的制服,快速地穿上。

  听佣人说夜擎琛就在西苑……

  所以她偷了一头佣人的服装。

  服装是黑色的长袍,头巾也是黑的,可以将人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一双眼睛。

  站在穿衣镜前,确定没人会认得出她后,走到卧室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手用力地握在门把手上,猛力一拉--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