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他对少爷的了解,一定会让他去彻查。

  谢倾浅被夜擎琛抱在怀里,刚才一直在专心地应付戴安茹所以没有好好欣赏餐厅浪漫的布置,简单地环顾四周,发现粉红色和白色为主色调的布置,更像是……

  “这么浪漫的布置,该不会是?”

  “是什么?”夜擎琛眸色略淡,眼睛如琥珀的盯着她。

  “是要在这里下跪求婚……吧?”

  “求婚?”夜擎琛的手不小心碰触到了口袋里凸起的锦盒,勾唇:“可以考虑。”

  谢倾浅表情很复杂,幸好是考虑而已,应该只是玩笑话,求什么婚,她要的是离婚……

  思绪被服务生打断,服务生拿着托盘过来,递上热毛巾。

  季克送完戴安茹进来,谢倾浅正在用热毛巾擦手,他看了谢倾浅一眼,想说些什么,但是因为谢清浅在场,最终没有说,而少爷却也没有急着要知道的意思……

  夜擎琛手指点了点桌面,对季克说:“以后奶妈的医药费直接从夜家划出去。”

  谢倾浅正要捏起飘落在桌布上的樱花瓣,心里想着酒店动不了,钱该从哪里弄,听到夜擎琛说医药费夜家支付,楞了一下。

  两年前奶妈从楼上摔下,夜老夫人以她自己摔下为由,拒付奶妈的医疗费,夜擎琛对她的事情向来没兴趣管。

  奶妈一躺就是两年,为了给她最好的治疗,用药是最好的,住的病房也是最好的……

  高昂的费用,就是她每个月在夜家的生活费也支付不起。

  一个多月前,她从游轮的宴会上,掉到海里,夜擎琛认为她是为了博他眼球,上演自杀的戏码。

  停掉了她在夜家每个月仅有的那一点生活费,导致她现在连奶妈的医疗费都交不起……

  花瓣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她放在手里把玩揉捻成透明色。

  当她还沉浸在过往之中,直到季克双手向她奉上了一张黑卡。

  “少奶奶,这张卡少爷让你拿着。”

  “给我?”

  “这张卡没有额度。”

  言外之意就是随便用……

  谢倾浅迟疑了一下,最终不客气的收下,酒店股份没有转出去,有了黑卡,应该可以套一点点现金……

  夜擎琛眼中一道潋滟的光,这个女人竟然没有拒绝用他的东西,温顺得有些反常……

  服务生开始上菜。

  季克站在夜擎琛身侧开始介绍:“少奶奶,刚才听你说备孕,少爷专门吩咐厨房为你做的。”

  说完一一介绍:

  田七乌鸡汤滋补肝肾,有强心补血的作用,适合备孕的女性。

  鲍汁花胶鹅掌,滋补体虚者,尤其适合备孕的女性。

  韭菜炒核桃仁,可以缓解宫寒的症状

  ……

  “够了。”谢倾浅低吼,十分恼怒,本来被发现转卖酒店股份心情已经很差,季克一遍又一遍地介绍食补备孕,备孕备孕,听着就烦。

  “不合胃口?”

  夜擎琛给她盛了一碗鲍汁花胶鹅掌,还让服务生给了她菜单,被她拒绝。

  “夜少也该多补补,据说男人的精子质量会影响孩子的智力……”

  “上个星期才查过,不会有问题。”

  “我刚才想,我的脾气不好,出生不好,各种条件都不达标,我怕会种瓜得瓜,生出一个‘歪瓜裂枣’。”

  “无妨,我的基因完全可以弥补你的不足!”

  “……!”

  夜擎琛单手抱着她,拿起筷子夹菜喂她。

  谢倾浅被迫吃的很撑:“你说的有道理,我听说辐射也会影响宝宝的质量,屏幕越大越高端的手机,辐射会越大,虽然还没有怀上,但是防患于未然,所以我可不可以换回原来的手机?”

  “先吃饭,等你拍足72张照片,再跟我讨论这个问题。”

  第一张偷拍,她给他洗澡的时候,她调皮地用他的头发堆成一坨便便的形状……

  他并不恼,他要的,就是在镜头里面,在她眼里,不同的他,不同的样子。

  “吃饱了。”谢倾浅推开他夹着菜的手。

  夜擎琛看了季克一眼,季克立马从服务生那里拿了一碗药,旁边还放了一小碟的糖水。

  “薄院长开的药对宫寒有特效,佣人说少奶奶这两发烧所以没有喝,既然少奶奶说要备孕……”

  谢倾浅瞪了季克一眼,需要一直提备孕?

  她真恨自己给自己挖了这么大一个坑。

  “拿开。”中药的苦味一下子串到谢倾浅的鼻子里,她别开脸。

  谢倾浅皱了一下眉头,光是问道那股奇怪的中药味,她胃里就开始翻滚。

  她是真的不喜欢喝药,其中的苦味刺激着她的味蕾,每次都能逼出泪来。

  “你怕苦?”

  “不怕!”看夜擎琛端着药越来越近,谢倾浅下意识的往后缩,还没有喝,她已经感觉自己的舌头在发麻。

  不老实的女人,明明是害怕得往后躲,那副表情已经出卖了她。

  “乖,喝了病才会好,才好备孕。”

  男人说乖时,声音沙哑好听的要命…

  “有完没完?”谢倾浅慌乱的推开,药一下子洒到了夜擎琛的脸上,衣服上...

  谢倾浅愣住了,眼睁睁的看着棕褐色的液体从夜擎琛的高挺的鼻梁滑下来,划过了鼻翼,滑向了嘴唇...

  “唔……”

  怔愣间,唇猛然被堵住了。

  很快,舌尖尝到了一股苦涩,他竟然用嘴喂她...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男人的手指已经穿过了她的发,将她的头固定住,然后慢慢的将口中的药一点一点的喂她,耐心十足。

  待药她被迫的将药一点一点咽进喉咙,他却没有打算放开她,而是更加强势的将喂药转换成了吻,并慢慢的加深这个吻。

  口中中药的苦味渐渐被冲淡,最后剩下的彼此的味道。

  “还苦吗?”

  她撇撇嘴,眼睛里满是抗议。

  谢倾浅怕他再乱来,一把抢过他碗里的药,咕噜咕噜的一口气把剩下的喝光。

  喝完她就后悔了,嘴里苦的发麻,赶紧放下碗,去找糖水,可是小碗里面早已经见底,哪里还有什么糖水。

  抬眼去看夜擎琛正看着自己,手指在唇上点了点,意思已经很明白了,糖水在他嘴里,想要喝,自己来...

  真是低级趣味!

  不过他看起来心情很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