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谢倾浅故作害怕地说:“我好怕……”

  说完转过身去,果然看到高挑挺拔的男人正向她们走来,三件套的西服,将他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发挥到了极致。

  夜擎琛先是看了谢倾浅一眼,又听到戴安茹喊了一声‘擎琛哥哥’蓦然凝起了眉。

  戴安茹自然看出夜擎琛的困惑,于是解释道:“昨天就听说倾浅姐被困在酒店的更衣室里,实在不放心,想看看倾浅姐哪里受了伤,所以……”

  一秒入戏,谢倾浅无奈地耸肩将手里的酒杯放回桌上:“二位是约好的吗?那,失陪了。”

  “倾浅姐误会了,擎琛哥哥并不知道我今天要来,不过我意外地发现一个秘密哦……”说完挑衅地望向谢倾浅。

  谢倾浅冷眼一横说:“戴小姐不是让我敬酒么?”

  “应该是我敬倾浅姐才对,毕竟是我那天没有仔细确认你有没有在更衣室里,所以以酒谢罪,倾浅姐,你能原谅吗?”说着戴安茹已经拿起刚才倒的那杯酒,举向谢倾浅,然后一饮而尽。

  戴安茹用带着粉色钻戒的手去握酒杯,故意放缓了动作。

  戒指不仅被谢倾浅看到,同时也被夜擎琛看到,他单手袖兜,手中将手中的锦盒紧了紧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问道:“什么秘密?”

  显然戴安茹口中的秘密引起了夜擎琛的兴趣。

  戴安茹没有说话,但谢倾浅依然能感受到她抓住了对手的把柄地那种兴奋。

  她在戴安茹的惊诧中走向了夜擎琛,亲昵地挽起了夜擎琛插在袖兜的手:“我跟戴小姐说要把酒店的股份转卖……”

  “谢倾浅,你!”戴安茹没想到谢倾浅竟然主动承认……

  原来占了上风,现在显然是乱了阵脚。

  心乱,脑子还够用,她提醒自己不能再让这个女人带着节奏走,突然心生一计,说道:“倾浅姐说她最近缺钱,所以想把酒店的股份转手……”

  “你竟然想卖掉酒店的股份?”夜擎琛脸色瞬间巨变,一把甩掉了谢倾浅的手,力道很大,差点将谢倾浅甩了出去。

  这个女人胆子越来越大!竟敢在他眼皮底下要把酒店转手,他突然想到了那张黑色金边的名片。

  “这不能怪倾浅姐,她这么做也是有苦衷的,而且她只是有这个想法,不然也不会想到要跟我商量。”

  谢倾浅被夜擎琛用力甩开,身体不稳,稍稍后退了几步。

  她没有听错么?

  戴安茹竟然在为她说话?

  “你最近缺钱?”

  谢倾浅扶住身后的餐桌,才稳住,夜擎琛在逼视她,她快速地扫了戴安茹一眼:“我最近……的确是缺钱。”

  说完,明显看到戴安茹的肩膀落下。

  “什么地方要用钱?”夜擎琛一步一步向谢倾浅逼近。

  在夜家,没有需要花钱的地方,衣服专人订做,用的几辈子都用不完,这女人需要用钱?

  “这就要问戴小姐了。”

  “咳……”谢倾浅每次都不按常理出牌,戴安茹硬生生地呛了一口凉风,连忙说:“倾浅姐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刚才是你自己说奶妈的医药费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以前以为跳海自杀的事情惹擎琛哥哥不高兴,被停了所有的卡,所以不好意再跟擎琛哥哥提钱了……”

  这个借口找得不错。

  谢倾浅眼看男人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跟前,骇然的气息将她迅速包围。

  夜擎琛漫不经心地眯起双眼:“是吗?”

  “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戴小姐?”

  “你觉得我长得一副很好骗的样子?”

  “擎琛哥哥……”

  “你给我闭嘴!”

  谢倾浅余光便看到戴安茹一副委屈地样子,冷笑,而后毫不畏惧地与夜擎琛对视:“其实,我是在为以后做好打算。”

  “哦?”

  “我本来对酒店管理就不在行,所以想把酒店交给对这方面经验丰富的人来管理。”谢倾浅抬手将男人肩膀上的花瓣拍掉:“而且,万一以后怀孕,我更没有时间打理酒店……”

  她故意提夜擎琛最喜欢听到的怀孕,想分散夜擎琛的注意力。

  “我不认为有比交给我更合适的人。”夜擎琛显然不相信她。

  “还有一个原因。”

  谢倾浅突然望向戴安茹:“我听说酒店是戴梦茹的嫁妆,所以我——很介意。”

  夜擎琛背对着戴安茹,所以并没有看到戴安茹此刻的表情,全身上下散发出想要将谢倾浅碎尸万段,凌迟致死的杀气,却拿谢倾浅完全没有办法。

  她手指用力地掐进掌心,娇气的指甲因为用力而折断。

  “你介意?”夜擎琛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揉上了谢倾浅的耳垂,玩味之间呼吸渐渐加深:“你介意是因为你爱我?”

  “当然不是……”谢倾浅摇头。

  “那是什么?”

  “我介意的是那些流言蜚语,都说夜少奶奶这个位置是用手段上位,酒店也亦然,人言可畏,再强大的人都不是无坚不摧,对吧,戴小姐?”

  “……”戴安茹恨恨地瞪她,心里已经将她骂了好几遍。

  夜擎琛的表情稍稍有些柔和,他看着被揉耳垂的她,脸颊一点点变成粉红色,哑着嗓音说:“有我在,不会有人说什么。”

  “……”这么说,他信了么?

  “你刚才说要怀孕?”

  “我刚才有说?”

  “你说怕万一怀孕,更没有时间打理酒店,既然有这个想法,我希望你用行动来证明给我看。”

  谢倾浅现在知道什么叫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而且现在显然已经打草惊蛇,又多了一个戴安茹,接下来一定不能再轻举妄动。

  夜擎琛越容易相信,她的心里越是不安,只是面子上依然是镇定如常。

  她主动的搂住他的腰,埋在他胸前,乖巧地点点头。

  这个举动把戴安茹恨得牙痒痒,差点吐血当场,狂躁地打断他们:“那我就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擎琛哥哥,倾浅姐,我先走了,祝你们用餐愉快。”说完愤愤地离去。

  季克低声对夜擎琛说了句:“我去看看。”

  他也看到了戴安茹手上的戒指,少爷为少奶奶买的戒指,为什么戴小姐会有一枚一模一样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