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谢倾浅一个激灵,立马将衣摆往下拉。

  “你……”谢倾浅看到是夜擎琛,绷紧的神经有少许的松懈,身体向后靠向了洗手池,她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进来。

  “这里是女洗手间。”她好心的提醒他。

  这句话对夜擎琛显然是没有任何一点威胁,径直走到了她跟前,一下将她的去路给堵住了。

  靠近她,那一股奶香味又窜到了他的鼻尖。

  他伸手拽住女人的衣摆,猛的往上拉:

  啊--

  谢倾浅惊呼,到底怎么回事?一言不合就闯进来,现在又突然拉她的衣服。

  他到底是想干什么?

  难道她以佣人身份勾引他,这么容易就上钩了么?

  她都丑成这样了,竟然还能下得去手。

  越想越气愤,用力地将衣摆拽下来,没想到男人更过分!

  带着薄茧的手突然摸向了她的腹部。

  “……!”谢倾浅一把摁住他的手:“龙四爷,请自重!”

  她真的害怕他在这个地方要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

  “上午不是要勾引我么?”

  “我解释过了,只是……不小心。”

  “为了公平起见,我要不小心地掀开你的衣服。”

  “……”谢倾浅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执着地想要掀开她的衣服。

  也容不得她多想,夜擎琛已经用力地将她的衣摆拉起来,她的腰还有小腹完全地暴露在了空气中。

  谢倾浅伸手想要挡一挡,不想男人的大掌罩下来,扼住了手腕。

  夜擎琛的目光像火一般在她小腹上扫荡,最终停留在了她小腹疤上。

  “你生过孩子。”用的是肯定语气。

  “我生过孩子很稀奇?我还结过婚呢。”

  “嗯,我看也是。”夜擎琛没有打算放过她,他对别的女人不会有反应,除了她,他的身体只有对她存在记忆载体,一旦接触就能将最原始的本能给激发出来。

  是易容术还是人皮面具?

  他盯着女人的脸,他的感觉不会错,毕竟他确信自己不会碰除了谢倾浅以外的女人。

  真该让人好好查查她在不在B国……

  “谢倾浅?”夜擎琛突然叫了她的名字。

  谢倾浅睁大着眼睛,所以他是认出她了吗?

  什么时候?又是怎么认出来的?

  她已经故意将自己弄得那么丑了……

  “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谢倾浅有点慌了,他们见面才两个小时不到的时间,竟然就认出她了?

  夜擎琛眼底浮出了一丝的玩味,说到底他爱她还是比她爱他要多的,她花了这么长时间都没认出他,他认出她只需要嗅到她身体的味道。

  “哦?是么?”夜擎琛眼睛一亮,没有打算拆穿她,一瞬不瞬地盯着这个不老实的女人,果然,这个女人从来不会乖乖地任谁摆布,只要她认准的事情,谁都没办法改变她。

  男人已经松开手,谢倾浅本能的往靠近门的那一边移动,等到快要触到门边时,猛地拉开门,就往外跑,一点也不象有腰伤的样子。

  夜擎琛苦笑着摇头,这个女人,最终还是跟过来了……

  每次在这种傻傻分不清楚的时候,他都会忍不住犯贱的想,她是为龙四爷,还是……?

  砰砰砰--

  外面突然响起了枪声,夜擎琛几乎像是条件反色一般,夺门而出,一下将女人扑到了地上,带着她滚了几圈,到了廊间墙壁的边缘。

  “别动。”夜擎琛整个身躯都在保护着她。

  谢倾浅仔细听着枪声,声音应该是从餐厅外传来,所以听得并不是十分清楚。

  大约过了十分钟,枪声越来越少,脚步声倒是越来越近。

  “少爷,你没事吧?”季克匆匆赶来,看到少爷半跪在地上,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那个丑女佣,顿时以为自己看错了……

  等他再次看清楚时,真的很想自戳双眼,少爷是被少奶奶伤过头了,所以口味变得这么奇怪?

  竟然看上这么丑的女人,而且还是身份如此卑劣的女佣。

  他们两站在一起简直是身份调换过来的美女与野兽……

  “说。”

  “正如我们所料,外面设了埋伏,初步预测可能是想要追杀我们的人。”

  “抓到人了?”

  “活捉了一个。”

  “严刑拷打供出主谋。”

  “是。”

  “等等。”夜擎琛叫住季克:“龙公主?”

  “她只是受了惊吓。”

  闻言夜擎琛摆摆手,让他尽快去办。

  然后看了谢倾浅一眼,视线落向了女人的腰部,目光一沉:“跟着我。”

  说完率先走了出去。

  “……”谢倾浅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知道目前的情况很危险,也只能跟着他。

  龙巧儿站在餐厅的一角,保镖们站成一排形成人墙保护她。

  那些保镖看到了夜擎琛,主动让出了一个位置。

  “龙公主,没事吧?”

  “没事?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没事?那些人不会是冲着你来的吧?我就知道跟着你来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龙巧儿咬了咬唇,因为恐惧额头上布满了冷汗,她说:“这里太危险,我要回去。”

  “我们会保护你的安全。”

  龙巧儿摇摇头:“不行,我看像今天这种事情不会是最后一次,谁知道你惹了谁,要追杀你。”

  “你怎么觉得他们追杀的不是你呢?”夜擎琛冷笑:“龙公主,既来之则安之,现在公主回去,也不见得会比现在安全。”

  龙巧儿从出门到现在已经提了很多次想回去,她一个堂堂H国公主,放着好好的舒服日子不呆,跟着他们出来简直是受罪。

  “我让总统父亲来接我。”

  夜擎琛拿出了手机,主动递给她:“你请便。”

  他能说动H国的总统,必然是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龙巧儿此次陪同一起去安哥沙漠,就是其中的一个条件。

  所以他有把握总统不会贸然答应龙巧儿的请求,何况,总统对他还是有几分信任,也很放心将龙巧儿交给他。

  “你!”龙巧儿一声梗住,父亲让她跟着夜擎琛,就是想要守住这尊财神爷,他在H国的投资,占到了总值的一半,所以连父亲都要哄着他,像财神爷一样供着他。

  “要我不走也可以,我们赶快离开这里!”这种鬼地方,难怪一个人也没有,根本就是没人敢来,太危险了。

  如果是在她最熟悉的沙漠,反而没有那么害怕。

  “要停下来中途休息的是你。”夜擎琛不得不提醒她。

  “谁让你的司机不好好开车。”龙巧儿越想越来气,如果不是因为颠簸,她也不会晕车,她哪里知道,季克一边开车一边投放石块,故意整她。

  “想要尽快离开这里,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

  龙巧儿撇撇嘴示意他说下去。

  夜擎琛看了谢倾浅一眼,说道:“这个女佣,我要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