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清溪吓的手机掉了下来,落在了副驾驶的脚边,紧接着一个弯腰,将身子缩到了椅子底下。

  这个时候不跑路,难道要留着过年啊~

  动作一气呵成,把樊天蓝看得一愣一愣的:“你神经病啊?”

  谢清溪立马做了一个嘘的动作,樊天蓝这个大嗓门,真想用鞋头给堵住!

  虽然隔得远,但迟御骁是知道她和樊天蓝的关系的,低头和她说话,肯定知道车里有人啊~

  “快掉头,前面是金主爸爸的车。”说完双手合十,就差给跪了。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

  坏事?

  就在刚才,她……她泄密了……算坏事吗?

  谢清溪浑身一个瑟缩,猛地推了一下樊天蓝的大腿:“完了完了,死定了,樊天蓝你快点开~”

  樊天蓝被她催得连忙用力地调转了车头,往回开。

  “现在往哪儿开?”

  “随便,快点,别让他跟上。”

  樊天蓝看她刚才的反应越来越觉得可疑:“你该不会是偷了他什么重要的东西?”

  否则怎么连警察都出动了?

  谢清溪也是被他这个大胆的猜测唬得一愣一愣,她开始怀疑迟御骁带他去骁山的目的是不是准备阴她……

  她前脚刚泄密,他后脚就杀过来了?

  要不要那么快?

  她准备起身要看车子开到哪了,一下又被樊天蓝重新摁了回去。

  “不要乱动,那辆法拉利追上来了。”

  “那你开快点啊~”真想一脚把他踹了换自己开,可现在的设定是车里只有樊天蓝一个人,她成功地躲到了车子底下,制造了人不在的假象……

  “要不换你来开?你还指望我宝马能跑赢法拉利跑车啊?”

  “哎呦~你不要妄自菲薄嘛车不行技术来凑呀……”

  再不行,开到大街小巷,反正迟御骁车技厉害,但他不认得那些偏僻的小巷小路~

  如意算盘打的啪啪作响,这时广播里主持人地声音再次响起:

  【我们导播接到了X小姐的电话,澄清了和可爱的Ch先生的关系,好可惜啊,这么甜蜜的一对竟然不是情侣关系,主持人在这里向x小姐说抱歉了,不过两人很配呢,X小姐可以考虑看看哦。】

  哼~想骗她自投罗网?

  没那么容易!

  不过,这个主持人是认真的嘛~

  那个男人随随便便就把一个弱女子丢在荒山野岭,要不你考虑试试?

  谢清溪不满的嘟着粉嫩小嘴,发现樊天蓝正低头看她:“不会是你和金主爸爸两人合起来坑我吧?”

  “~你有什么值得坑的呀~再说你以为金主爸爸闲的蛋疼吗?”

  说完脑门被樊天蓝一阵暴栗:“女孩子别成天蛋疼蛋疼的……”

  谢清溪乖乖的蹲在底下,在狭小的空间里,腿很快就蹲麻了,偏偏樊天蓝开得左摇右晃,她五脏六腑也随之在体内乱撞。

  此时,坐在法拉利里的男人抽动了一下嘴角,仍然全神贯注地盯着眼前的宝马,手边摁通了对讲机:“去查宝马是谁开的,另外接通导播连线……”

  这厢谢清溪被车晃的想吐,紧紧地捂住嘴。

  然而主持人兴奋的声音再次漾出来:【最新接到Ch先生的来电,X小姐好调皮哦,怀了Ch先生的孩子还到处乱跑,小心回去挨Ch先生打屁屁哦~】

  谢清溪还捂着嘴想吐呢,那边她被怀孕的消息就已经传出来,然后抬头,看到樊天蓝正诡异地看着她。

  视线不仅是放在了她捂在嘴上的手,还放在了她的肚子上。

  见鬼!

  谢清溪的手连忙从嘴巴上挪开,冲樊天蓝摆了摆:“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樊天蓝已经松开了油门,准备将车子停下,吓得谢清溪差点直接伸脚过去替他踩住。

  “喂喂喂,我真的没有,你~喂~还讲不讲义气了~”

  “下车,告诉他我是你男朋友,让他死了这条心别再追了。”樊天蓝很认真的说。

  谢清溪一脸像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感觉他在送死,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不去,要去,你去。”

  见樊天蓝真的准备刹车,连忙拽住他:“好啦好啦,我说,你先开……”

  谢清溪猛咽了一把口水,说:“我泄密了,所以他……要追杀我……”

  “草,不早说。”樊天蓝突然猛地一踩油门,车子又立即飞了起来。

  电台里主持人的声音还在絮絮叨叨地讲个没完,从怀孕期间要注意的事项,聊到了怀孕期间需要补充的营养……

  嘴里还不停的喊她X小姐。

  谢清溪听她说话一阵头昏脑胀,伸手就去调节目频道。

  谁知换了好几个频道,都是这个主持人的声音。

  气鼓鼓地起了手机,接通导播电话:“告诉Ch先生别追了,孩子已经被打掉了……”

  导播:“……”

  迟御骁:“……”

  樊天蓝嘴角一抽,啪的一声将电台关掉了:“这种无聊电台管他做什么?你们这一来一回的,你确定他在追杀你?”

  而且,他怎么觉得自己莫名被喂了一大口口粮的感觉。

  “谁让他先造谣!”

  “扶稳了,哥哥我要发力了。”

  谢清溪一时不知掉扶哪里,只能拽住了安全带。

  只听到咻,咻,咻——

  一辆辆车子插身而过的声音。

  开得可真快呀,希望能甩掉迟御骁。

  车子最后开进了一个地方,樊天蓝得意地用手捶了一下方向盘:“yes!”

  仿佛他战胜的不是迟御骁,而是全方面的碾压让他格外的爽。

  谢清溪顶着乱蓬蓬的头发从车座底下钻出来,很恨地看了一眼樊天蓝,刚才开车像疯了一样,觉得自己全身被车颠得快散架了。

  她向后视镜看去,再次确认:“真的被甩掉了?”

  “那当然,哥哥是什么人?”樊天蓝伸手又揉了一把谢清溪乱糟糟的头发,这下更乱了:“哥哥强不强?厉不厉害?”

  谢清溪打掉了他的手,左右看了一下车外面的环境,两旁绿化郁郁葱葱,还有一排排的房子,与刚才嗡嗡嗡的赛车声完全不同,幽暗的路灯透着一种静谧的感觉。

  “这是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