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当车子抵达总统府,一个披着外套睡眼惺忪的女人从楼上走下来时,谢倾浅感觉到,好像噩梦才刚刚开始……

  戴梦茹从楼上走下来,一副将醒未醒的样子……

  身后跟着神色紧张的母亲。

  “浅浅,你没事吧,真是吓死我了,我差点以为你……要不是戴小姐在我吓昏过去的时候拉了我一把,不然恐怕我真的吓死了。”说着说着就哽咽了起来,一把抱住了她。

  “妈,我没事。”她不自在地被母亲抱住,抬眼便看到戴梦茹站在不远处,眼神顿时变得不善。

  母亲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便解释:

  “梦如说担心你,所以坚持留下来等你回来……”

  谢倾浅:“……”

  戴梦如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还留下等她?

  谢倾浅上下打量她,发现她身上穿的睡裙很眼熟——

  圆领的睡裙露出了修长的脖子,脖子上挂着一根黑色细绳,连着一个圆柱型的挂坠,很别致。

  戴梦如娇柔地解释道:“阿姨很热情,收留我在总统府等你,所以给我拿了你的睡裙,倾浅,不好意思,没经你的同意……”

  一番话说得欲言又止,将自己的楚楚可怜展现得淋漓尽致。

  仿佛要是她再计较,都是不应该一般。

  戴梦如若有似无地瞥向谢倾浅身后的两个男人,忍不住在身型与夜擎琛相似的龙四爷身上多看了两眼。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重要的外交晚宴,夜擎琛竟然没有出现?

  是已经打算放弃这个女人了吗?

  还是有别的原因?

  可佣人分明说他到了B国,而且到现在都没有回夜庄园,既然到了B国不可能不知道总统想要将公主嫁出去的传言吧。

  但凡他还有点在乎这个女人,一定会出现的。

  所以,她才千方百计讨好总统夫人,为的就是留下来守株待兔。

  手在不经意间碰到了挂在脖子上的欧式花纹的柱体挂坠,只要找到了夜擎琛,她就想办法让他喝下情降油,只要连续服用七天,对方就会奋不顾身地爱上自己……

  想到这,她的嘴角隐约翘起,然而谢倾浅上下打量的目光让她浑身不自在,感觉这个女人能看出点什么似的。

  谢倾浅偏头看她,面无表情地说:“别说得我们很熟似的,我们的关系没有到你可以随意穿我的衣服的程度。”

  戴梦茹可怜楚楚地咬着下嘴唇,看向兰秋娴。

  衣服毕竟是兰秋娴拿给戴梦茹的,兰秋娴拉了一下谢倾浅的手:“好了浅浅,一条睡裙而已,我让人再给你定制一些来便是。”

  谢倾浅冷冷一笑,最终没说话,与她插肩而过后打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想被戴梦茹拦了一下:“倾浅要不然我脱下来洗好了还给你。”

  踩在旋转楼梯上的脚顶住,回头:“好啊,你敢在这里脱下来给我么?还有,记得,我的衣服要手洗的。”

  谢倾浅的有意为难让戴梦茹的脸色一片煞白,咬着唇,一副委屈的样子。

  “怎么?做不到吧?”谢倾浅嘲讽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赖着不走,想要看看我前夫会不会来找我?”

  戴梦茹惊愕地抬眸,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毫不掩饰地将她的想法说出来。

  瞬间有种比当场将衣服扒光了还要难受。

  她下意识地裹紧了衣服,女人的声音再次传来:”只可惜,你的如意算盘打空了呢,况且,就算他来,又怎么样?“

  谢倾浅目光在龙四爷和M身上一晃而过,不知道为什么,龙四爷看她的眼神突然变得锋利无比,感觉自己要是说错什么话,就会有刀子对着她切过来……

  她假装视而不见,对戴梦茹说:”就算他来,你和他我都没有功夫招待,何况,如你所见,他并没有出现,所以戴小姐,我劝你还是乖乖地回A国,守住你的一亩二分田,我祝你们早日开花结果。“

  说完,转身上楼。

  全然不顾身后被她搅得一团糟的气氛。

  折腾了这么晚,谁还有心思去折腾就去吧,她是真的累的不行……

  然而,天不遂人愿,就在她关上房间门的瞬间,一个人强势地将门抵住。

  “你……”谢倾浅不悦地盯着眼前的男人:“龙四爷,不早了,有事明天请早……”

  夜擎琛暗着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盯得她发怵。

  刚才女人说没功夫招待他?还祝他和戴梦茹早日开花结果?

  仿佛在宣布放弃夜擎琛的决定。

  在他听到她这番话之后,内心的一阵翻江倒海地煎熬。

  恨不得直接就将她带走,软禁起来,管她会不会原谅他,管她会不会恨她,都无所谓了,他只要她在他身边。

  可偏偏这个女人硬气得很,会想尽一切办法来远离他……

  想到这胸口堵着一口气,怎么都不顺畅。

  “龙四爷是准备站在这里当背景?”

  话没说完,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欺身向前,熟练地勾起她的下颌,低头报复性地用力咬住了她的唇。

  舌头撬开她的唇齿,钻进了她的口腔,捕捉缠绕着她的舌,想要将她的灵魂吸进他的体内,这样他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谢倾浅本来就没有力气了,现在身体因为却被技巧高超的吻技更是软成了一滩水。

  冷清安静的房间,被细细浅浅的紊乱呼吸扰得喧哗湿润起来。

  略为粗粝的大掌跟手指从衣摆摸进她光滑细腻的腰。

  谢倾浅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们之间的剧情突然又拐到了吻上,趁着男人亲吻她敏感耳根时,手推了一下他的手臂。

  嘶——

  男人停住了动作,倒吸了一口气。

  谢倾浅喘息着,红着脸往他的左手臂看去——

  手臂上大衣凹进去了一块!

  “怎么了?”谢倾浅暂时忘了他刚才对她的强吻,伸手要去扯他的袖子,想要查看受伤情况。

  谁知夜擎琛一把摁住了手臂。

  “你被蜡油滴中,我让医生帮你看看。”谢倾浅作势要打内线把医生叫来。

  话筒被摁了回去:“我自己会处理。”

  “那……我帮你吧。”说着要扯开他的袖子,夜擎琛往后退了一步:“我自己处理,不早了,你早点睡。”

  说完,人已经转身出去。

  留谢倾浅在原地望着他受伤的左手臂若有所思……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