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目光狡黠的看向夜擎琛,问道:“龙四爷也想娶我吗?”

  夜擎琛毫不犹豫地点下头:“当然。”

  谢倾浅料到了他会承认,也已经想好了接下去怎么说,于是,说道:“既然你们两个都想娶我,我想我应该有权利挑一个最好的吧?”

  总统把难题丢给了她,应该是觉得这两个人都是在他的考虑范围,但这两个人都不好得罪,再者,刚才在大厅,他们一个强吻了她,一个又在照片里与她暧昧不清。

  所以,为了维护声誉,总统也只能在他们之间选一个,让她嫁给他。

  短短的几分钟,她已经将现状分析得很清楚,只可惜,她对这两个人都不是很了解,可她现在又改变不了这个局势,只能暂时将计就计。

  她抿了抿唇,在三个男人好奇的目光下说:“我记得总统说过,B国的公主有资格嫁最好的男人,在我眼里,好男人的标准,要满足三个要求,首先,他要能保护我还有我的家人,其次,他要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最后,他要能担起做父亲的责任,为了医治公主可以做到全力以赴。”

  “这有什么难?”夜擎琛唇角微微翘起,她说的了这些,他以前能做到,现在或者将来,一样也可以。

  谢倾浅摇摇头:“口说无凭。”

  好话谁都会说,这三点看似简单,但是要用心做好,其实不容易的。

  尤其是第三点,她是小公主的亲生母亲可以做到毫无保留的付出,但是眼前这两个男人与小公主都没有血缘关系,能做到全力以赴其实很难吧。

  谢倾浅知道龙四爷身为H国王子,H国有一种极为罕见的植物——百岁兰,可以治小公主脸上的新型毒素,其实她也是在为拿到百岁兰做了铺垫……

  至于夜擎琛……

  他今天没有来,大概是真的放弃了吧。

  “你想要我们怎么证明?”夜擎琛微微眯起了眸,其实不管眼前这个女人在龙四爷和M之间选择了嫁给谁,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心痛的折磨,因为,就算是他要娶她,也一定只能是以夜擎琛的身份,而不是现在顶着龙四爷的马甲。

  她要嫁给被人,则说明放弃了夜擎琛。

  但如果这两人,她一定要嫁给其中一个,那么,他宁愿是龙四爷。

  至少,他还可以顶着龙四爷的身份来试探她那份遗嘱的内容。

  他以前是默许了戴梦茹将彩绘玻璃装上去没有错,彩绘玻璃有副作用,但他早就让人换下来,然而她为什么说她将病毒转移给了小公主?

  又是什么病毒?

  如果以夜擎琛的身份来问她,她未必会说……

  “我还没想好……等想好了,再说。”谢倾浅说完突然回头看向门口,是她听错了么?

  她感觉门口好像有动静……

  ……

  此时,一个身穿艳红色镂空性感长裙的女人猫在总统书房的门口,并没有看见一只手从背后伸向她的肩膀,手突然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惊得她低呼一声,整个人跳了起来。

  “啊——你想要吓死我?”戴梦茹一个劲儿地拍着胸脯,刚听得入迷,被这么一吓,魂都快没了。

  “小姐,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你要去哪里?我可以为你带路。”

  “嘘嘘嘘,你小声点。”戴梦茹对佣人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生怕里面的人听见。

  “但是这里闲杂人等是不能乱进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过是想找你们公主……”

  咔哒

  门开了,谢倾浅最先听到动静,猛地拉开了门,竟然意外的发现了让她怎么也想不到的人。

  “戴小姐?”谢倾浅压下吃惊,微微眯起了眸,戴梦茹来了,他——是不是也来了?

  戴梦茹快速地向她的身后看去,她的身后是三个男人,没有夜擎琛的身影……

  她好不容易拿着霍华德的邀请函混进来,来迟了,又听佣人说谢倾浅在总统书房,于是就出现了刚才的那一幕。

  啧

  这个女人艳福不浅啊,两个长相都惊为天人的男人争着要娶她。

  不过,这两个人长相虽然出众,但是和夜擎琛比起来,还真是毛毛雨。

  戴梦茹看了看黎凌傲,以男人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很快认出了他的身份,于是娇柔地微笑:“这位一定是总统阁下,你好,我是倾浅的朋友。”

  黎凌傲面无表情的点了一下头,随即对谢倾浅说:“既然你有朋友到访,带客人到大厅,好好接待。”

  言外之意是这里不方便他们逗留,毕竟这里是总统在家里办公的地方,没有得到允许,外人不准进来。

  谢倾浅本就不喜欢戴梦茹,但她又很想从戴梦茹口中大厅夜擎琛有没有来,于是点点头,率先朝楼梯走去,戴梦茹也跟着她下楼。

  “你怎么来了。”谢倾浅假装不经意的问。

  “陪朋友参加晚宴,我们算是老朋友了,顺道看看你……”戴梦茹解释着,话落,却意外发现尾随她们来的两个男人中,其中一个男人看她的目光有点让她不友善。

  谢倾浅下楼,必然是要带着M,夜擎琛也只能跟着。

  他很吃惊戴梦茹会出现在总统府,略显不悦。

  上次他去H国出差,她跟到了H国,现在他来到B国,她竟然也出现在B国,他推断,一定是知情的佣人走漏风声,看来夜庄园的佣人,全部要换,一个都不能留。

  “你朋友?”在谢倾浅的潜意识里,戴梦茹所说的朋友就是夜擎琛……

  “嗯。”戴梦茹点点头。

  “你朋友是……男的?”

  “是啊。”戴梦茹回答得很随性。

  而这个回答让谢清浅脚步一顿,她甚至有种想要逃的念头,只是仍然假装镇定地问:“我认识?”

  戴梦茹笑了笑说:“你认不认识我就不知道了,可惜,他已经走了,不然我可以让你见见他。”

  走了……

  是看到了龙四爷吻她,所以走了么?

  谢倾浅摇摇头,她介意什么?就算是这样,他没有资格介意,而她也无需再管他介不介意。

  此时,大厅里依然很热闹,推杯换盏间,宾客谈笑风生,还有的随着音乐偏偏起舞。

  然而,大厅外,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传来了嘈杂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