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恬不知耻地低声在她耳边说下了后半句,幸好男人的声音很小,显然是针对她说的,总统应该没有听见。

  否则,她真的想杀死男人的心都有了。

  只不过这个举动,让总统看他们的眼神多了那么点意思,不禁揶揄起来:“看来,两位刚才相处得很是融洽。”

  谢倾浅冷冷一撇,她站在了他的左侧,视线正好堪堪的落在男人被他剪破的衬衫袖子上,心头浮起了一丝好奇,可惜刚才他突然醒过来了。

  总统也随着她的视线看去,立即吩咐佣人:“去准备一件新的衬衫,带龙四爷去换件衣服。”

  夜擎琛很自然地将手放在了袖子的这个地方,正好挡住了谢倾浅的视线,他漫不经心的看了谢倾浅。

  谢倾浅逃似的将眼神移开,所以并没有看到男人脸上隐约不自然的神色,这个女人向来聪明,不会是看出了什么端倪?

  可刚才他试探性地问起她前夫的事情,她的表情中抵触的神色又是这么明显……

  夜擎琛没有拒绝总统的安排,对他恭敬地颔首之后,随着佣人向外走,在经过总统身边时,他脚步一顿,说道:“总统之前的提议,我会郑重考虑。”

  总统颇感意外地蹙了蹙眉,只是回了个好字。

  男人随着佣人去了客房换衣服,很快,会客室只剩下总统和谢倾浅两个人。

  气氛有些微妙,总统警告的看了谢倾浅一眼,先开口说话:“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不要在晚宴开始前再搞出什么事端。”

  她的那些小心机他都看在眼里,总统府里一些谁言碎语他也是略有所闻,但为她找到如意郎君对他来说,是不可改变的计划……

  身为B国的公主,有资格拥有最好的,不管她爱与否。

  “我可保证不了。”谢倾浅眼睁睁地看着保镖将小皮鞭收起来,自己则悄悄地将防狼喷雾塞进了口袋。

  “保证不了,就别怪我将你软禁起来,我来帮你保证。”

  谢倾浅抿抿唇,知道现在与他抵抗没有什么好处。

  只是倔强的样子,看在总统眼中,他缓了一口气:“我也是为你好。”

  谢倾浅嗤笑一声,这是所有父母,在把自己的意愿强加自己在子女身上时,几乎都会说的话。

  虽然知道总统或许是真的为自己好,但她深知自己内心深处,已经接受不了其他人。

  她依然不吭声,这里是B国,总统的地盘,她可以和他周旋,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抗议,但是不能硬碰硬。

  总统看她不再有明显地抵抗,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好好准备。”

  说完,日理万机的他处理公务去了。

  谢倾浅也不想在会客室多逗留,她知道那个男人就在隔壁的客房,于是让佣人将茶几上的衣服收拾干净,自己准备离开。

  “公主……”有人叫住了她。

  林特助手里拿着平板和手机快步走进来,在看到正在收拾东西的佣人时脚步顿了一下,欲言又止。

  佣人很会看眼色,知道林特助有话要说,本来要叠整齐的衣服,被她撸成团抱进了怀里,急匆匆地出去了。

  “公主,你让我查的百岁兰……你看看这张照片。”特助将平板递给谢倾浅:“这位是H国的总统,照片的背景是在H国的总统府,这是他在客厅时被抓拍的一张照片。”

  H国的总统身材有些发福,皮肤黝黑,身材大约一米七左右,他身边站着一个肤白美艳身材高挑的女人,与他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谢倾浅在女人脸上停留了好一会,女人的五官立体而精致,乍一看,似乎很眼熟……

  “这位是总统夫人……”林特助补充:“她身后的那一盆疑似百岁兰。”

  谢倾浅向女人身后看去,白色瓷盆里,一株绿色的植物向盆外生长,叶子像海带一般宽,较肥,与薄奕宸给她发的图片相似,大概是拍得比较远,放大了照片失真,所以看不太真切。

  双击屏幕想要将照片还原到原来的大。

  正好点到了平板上跳出来一个小窗口,平板是联网的,所以新闻实时传送。

  窗口被放大。

  弹出来了一个现场连线的视频,这是关于恐怖袭击的系列报道,报道中统计了死伤者的人数,还有未被认领的遇难者的名单。

  现场记者手拿着话筒,严肃而又悲痛的说道:“现场我们发现了一位年轻的男性遇难者,从相关的证件中得知,遇难者的名字叫叶晴琛……”

  啪,谢倾浅脑中如遭一记惊雷,被炸得一片空茫,夜擎琛?

  薄奕宸说他已经到了B国,所以他也遭遇了恐怖袭击了么?

  是因为找她,所以遇难了么?

  这个想法让她眼里的空洞和恐慌越来越大。

  脑子缺氧,忘了呼吸。

  林特助还说了什么,她完全听不见,脚已经本能地跨了出去,踩到了平板的屏幕上,一声脆响,屏幕龟裂开了几道。

  “公主……”林特助朝她的后背喊着,回应他的只是她踉跄又狼狈的身影。

  谢倾浅失了神,慌了心,所以才一出门就莽撞地与一位正要给总统送下午茶的佣人,撞了一个正着。

  盘子被子霹雳哐啷地摔碎了一地。

  “公主,你没事吧?”

  茶刚刚烧开,很烫,泼到了谢倾浅的裤子上湿了一片,佣人不确定公主有没有被烫伤,慌忙地查看,然而公主已经冲下了楼梯。

  此时正在隔壁客房换衣服的夜擎琛已经穿好了衣服,听到了佣人的高呼声,大步走出来。

  佣人正蹲在地上捡摔碎了的瓷片,地上糕点,茶叶洒了一地。

  “龙四爷。”佣人听到脚步声抬眼看到是夜擎琛,礼貌的打了招呼。

  “公主怎么了?”他看向楼梯,只见小女人已经没有了身影。

  “不知道,突然从会客室冲出来撞翻了热茶,也不知道有没有烫伤……”

  话还说完,一个带风的影子已经从她身边跑下楼去。

  留佣人在原地惊魂未定,今天怎么了,怎么都这么慌慌张张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