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她不想嫁人,在宴会开始前,她的名声越臭越好,被人说得越不堪越好!

  眼下龙四爷就是让她杀鸡给猴看最好的例子!

  佣人又是惊恐又是心虚,怕公主怪罪下来,连声说了是之后,连忙退了出去。

  门被关上,谢倾浅这才继续给男人脱衣服,费力地脱掉外套之后,里面是一件黑色的衬衫,衬得肌肤如玉,有让人沉迷到不可自拔的美色。

  她倒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自己又矛盾了。

  一方面恼怒他对于自己的故意亲近,任意轻薄,一方面,好像又不是很讨厌他的碰触,甚至对她的碰触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熟悉,好像能缓解日夜思念夜擎琛给她带来的痛。

  她其实是害怕的,大概是害怕心房失守,所以才会这般地警告他,想让他望而却步。

  哪怕是她的确是想通过他了解救治小公主所需的百岁兰的消息,但她仍不想主动与他靠得太近,超越了界限。

  微凉的手,一颗一颗的将扣子解开,露出了蓬勃的胸肌,还有上面一道道刺目的红色划痕——

  好像是在提醒她,昨天晚上的她有多激烈……

  脸上一热,咬咬牙要用力将他的衣服往剥下来!

  他比夜擎琛瘦,但是该有的肌肉一点也没有少,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身材。

  衣服往下剥,后背压着衣服,袖子扯不下来,于是她从茶几上拿起了剪刀,对着袖子剪了下去——

  她的神情专注,视线一直落在他的袖子上,她又想起了夜擎琛,他说他可以证明自己对她足够忠贞,于是在手臂上纹上了她的名字。

  剪刀落下,在他的袖子上剪了一刀,从刀口的细缝看进去,没看清楚,放下剪刀想要用手直接撕开——

  突然感觉脖子上被一股热气流吹拂着,又热,又痒。

  转头,男人一双墨色幽深的眼睛正盯着自己,他的鼻尖离她的脖颈很近,热气喷薄而出,她的脖子激起了敏感的颤栗。

  哐啷,剪刀掉地,她下意识地直起身子想要往后退。

  一道力扼住了她的手腕,突然将她拽拉过去,男人一个翻身,将她死死地压在了身下!

  “你……”

  谢倾浅惊魂未定地看着他,这个男人为什么醒那么快?

  喷雾的说明书上说药效大约能维持在一个小时左右,现在十分钟都不到……

  “想先奸后杀?然后鞭尸?”

  男人低低地笑了笑,继续说:“想奸我随时欢迎,不用那么大费周章吧?说说看,除了想对我先奸后杀,还想干什么?嗯?”

  他看了茶几上一堆女性的衣服,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此前,他撩她撩得忘乎所以,几乎忘了,现在的他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虽然因为意外睡了一觉……

  但是她对龙四爷的抵抗,让身为夜擎琛的他来说,算是过关的。

  至少,面对一个有魅力的陌生男人的进攻,她除了防守,抗拒之外,还有行动上的拒绝。

  她用了防狼喷雾?

  很好,很优秀!

  谢倾浅双手被他压在头顶,腿被他大长腿压着,这种姿势别提有多暧昧,她动了动,想着越动,他会越兴奋,就不再动了,而是鼓着眼睛说道:“除了给你变装,还会给你拍各种艳照,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龙四爷有变装癖,满意了么?”

  男人不怒,反而笑了:“我突然很想知道,像你这么又个性,又充满魅力的女人,你的前夫,究竟是怎么样的人,这么幸运,让你曾经心甘情愿地嫁给他。”

  “你应该先担心担心自己。”

  “他很帅?”

  “关你什么事?”

  “他一定很爱你。”

  谢倾浅愣了一下,突然很反感这个男人会提起夜擎琛,让她内心里,那种对夜擎琛的背叛和内疚又加深了一点点。

  “我猜,你也很爱他。”

  “闭嘴!!!”

  谢倾浅大吼着,喘着气,情绪依然还停留在那一句‘你也很爱他’之中。

  她不想听,她也不想承认,尤其这一句,直接戳到了她内心深处不愿被碰触的地方。

  砰——

  伴随着谢倾浅的话音刚落,门突然被撞开了。

  此时,穿着军装马靴的总统,迈着大步走进来,佣人怕出事,急匆匆地向他汇报,说公主要虐待H国王子龙四爷——

  闻讯赶来时,看到的竟是这么激情四射的一幕,龙四爷将公主压在了沙发上!

  谢倾浅回过神来,连忙将男人从身上推开,脸上升腾起一丝怒意,还有一种被捉了奸情的尴尬,她不说话,站在了一边,却听龙四爷说:“公主十分热情好客,让我感受到了B国人民的友好。”

  男人已经优雅笔直地站了起来,说话间是一种意犹未尽的神态。

  谢倾浅掀起眼皮瞪了他一眼,这么寻常的一句客套话,竟被他说得这么暧昧……

  “我倒是觉得H国人的见面礼十分特别,喜欢动不动将人压在沙发上。”谢倾浅不动声色地回了一句,让周边的佣人都忍住了笑。

  能不动声色,就把人给捅出去,公主好刁蛮。

  “我怎么听说是你要对龙四爷先奸后杀?”

  谢倾浅:“……!”

  总统睨了谢倾浅一眼,冷俊的脸上布满了严厉:“公主,龙四爷是我们的贵客,你要尽到地主之谊,王子虽然秀色可餐,可是你这样难免会吓到王子。”

  谢倾浅:“……!!”

  秀色可餐?

  她吓到王子?

  谢倾浅瞥见男人得意的眉眼舒展开来,压着向他挥鞭的冲动,想要反驳总统,没想到总统先说:“正好趁这两天有时间,你带他四处转转。”

  说完,充满歉意地对龙四爷说:“让王子见笑了,公主从小沦落在外,本性纯良,只是性格比较外放……”

  谢倾浅眼皮翻了翻,性格外放?

  说的是她么?

  还让她尽地主之谊?总统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带他四处转转?不知道那是一匹狼,都快要将他女儿生吞活剥了么?

  想到这,她连着摇摇头:“恐怖袭击刚过,外面并不是特别安全……”

  谁知龙四爷十分认同地点点头:“没错,外面的确不安全,谁能保证公主下次被下药,还能遇到我呢?”

  谢倾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