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悠哉悠哉的走进了会客室,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然后让佣人拿来了皮鞭。

  佣人看她的眼神有些暧昧,自上次她让保镖当枪靶之后,公主的刁钻古怪已经在总统府传开。

  不过这样对客人真的好吗?

  佣人心里是这么想,但依然还是按照公主的吩咐准备好了一切。

  谢倾浅背手站在窗台前,人还没有到,这让她对保镖的办事能力很怀疑,开口让佣人去看看情况,不料,人已经进来了。

  而且还是大摇大摆地进来的,保镖对他又是点头又是哈腰,不像是押送他进来,更像是护送……

  男人看到她,瞥了一眼她手中的皮鞭,眉梢微微一挑,然后不慌不忙走地向她走过来。

  不变的气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霸气,而谢倾浅此时竟有虚晃,她让人将他捆来,但他这么大摇大摆的突然让她没有底气。

  甚至不敢与他对视!

  “你站那,别妄想过来,否则我的鞭子可不听使唤。”

  男人如春风般撩人的勾唇一笑,没被她吓住,而是几个大步便走到了她跟前:“不是要抓我?”

  说完双手抬到她跟前:“我已经来了,请公主处置。”

  这是主动送上前求虐的意思?

  她的确是想要虐他,谁让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占她便宜?

  她不仅要虐他,还让他对她有心理阴影,看他以后还敢妄图接近她,随意亲她,轻薄她!

  谢倾浅偏头看他,身后的日暮将余晖打在男人的身上,揉出了绒绒的金边,让他整个人看着有点懒洋洋的。

  “难道你没有听说我让保镖当枪靶的事情?”

  男人若有所思片刻后说:“略有所闻。”

  她用带有针的戒指扎过他的心脏,用枪口抵过他,她把夜庄园搅得鸡飞狗跳,哪一件事不比这件事让人惊心动魄?

  “所以……你想用我来练鞭子,还是觉得我们之间要增加点情趣?”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需要我脱衣服?”

  如果脱衣服,他还真要再想一想…

  他们的手臂上曾纹了上彼此的名字,如果将衣服脱下来,聪明如她,一定会识破。

  也幸好那天晚上她被下了药,所以在意识模糊之下,没有发现纹身。

  正想着,长鞭已经向他甩过来,他一个晃身,敏捷地躲过了皮鞭,他发现这不是一条普通的皮鞭,而是指挥鞭。

  这种指挥鞭长度90厘米标准,挥舞会有很尖利的破空声,去掉鞭子未端皮套保护,就是鞭刑用的鞭子,由于前端是尖的,所以只要三次抽打在同一部位,人的皮肤会如被刀割一般裂开。

  第一鞭被她轻松躲过去,第二鞭随之而来,女人是奔着让他知难而退来的,所以下手又重又狠,鞭子落空,打在了奢华的提花地毯上,浮起了细微的灰。

  只是男人的身手,在度假酒店她已经见识过了,一点也不意外他会轻而易举地躲掉。

  最后一鞭,男人变主动为被动,伸手牢牢地截住了鞭子,掌心立即被鞭出一道红痕。

  谢倾浅往后拽鞭子,男人暗暗用劲朝反方向拽,两个人就像拔河,在偌大的会客室两个人隔空对峙。

  很显然,男人的力气占了上风。

  就在这时他突然用猛力,将谢倾浅一下子从另一端,硬生生用力一拽——

  谢倾浅突然一个踉跄,没有站稳,竟然一下冲到了男人的怀里。

  “公主喜欢用鞭子驯夫?”

  “驯夫?请你要点脸,我警告你,别把主意打到我身上,如果下次再占我便宜,不仅仅是鞭子这么简单。”

  从第一次见面,就开始占她便宜,不给他点警告,怕是越来越得寸进尺,她的便宜也不是那么好占的。

  “我就打你主意了,怎么了?”男人坦然承认,手拽着鞭子又往自己面前拽了拽:“我不仅想打你的主意,你的一切,包括你的孩子,我也很喜欢。”

  谢倾浅:“……”

  这脸皮,就算是夜擎琛到了他面前,恐怕也是自愧不如的!

  她脸色僵凝,不知道自己身边为什么总会出现这种无赖,而且她发现眼前的男人,不仅是形像夜擎琛,就连性格,似乎也很像。

  她戚戚然地抬眸,正好对上他的眼,突然松开了双手,男人拽着鞭子落了空——

  而谢倾浅的手已经伸到了口袋里,迅速拿出一瓶喷雾,这种喷雾一次性放倒十个人是没问题的,防狼专用,为了防止自己敌不过他,所以悄悄将喷雾放进了口袋,以备不时之需。

  手握住喷雾,突然举到男人的面前,对着他的脸,像喷杀虫剂似的扫了一片。

  男人没来得及闪躲,被喷到致人昏迷的喷雾,中招了,正好倒在了身后的沙发上。

  谢倾浅拾起鞭子,跟着半米的距离,戳了戳他的胸口:“喂!?”

  纹丝不动。

  这才放心地凑近了些,用鞭子加大力度戳了戳:“真晕了?”

  男人还是不为所动。

  谢倾浅抿唇一笑,倾身嗯响了服务内线:“给我拿一套大号的女人内衣,还有裙子……还有把我的化妆盒……”

  挂了电话,佣人在十分钟内已经将所有的东西准备好。

  在推门走进会客室时,看到躺在沙发上的龙四爷,一动不动,然后看到公主正站在他跟前要……要脱他衣服……

  “咳,公主,你要的东西——”

  “放茶几上。”谢倾浅忙着给男人脱外套,这男人吃什么长大的?死沉死沉的。

  佣人将东西全部放到茶几上,正准备要走,被谢倾浅一下子叫住了:“等等。”

  谢倾浅回头看,难怪她怎么觉得这个佣人的声音很耳熟,没记错,眼前的佣人就是说她闲话,八卦她私生活放荡,还大肆宣传说她让保镖当靶子的佣人?

  她顿了一下,对佣人说:“龙四爷是被我迷晕,我正准备对他先奸后杀,再鞭尸。”

  “啊?”佣人一时间不知道公主是什么意思,一脸的迷茫。

  “你不是很喜欢八卦么?这个版本,加上我私生活放荡,用保镖当靶子这样的八卦给我传下去。”

  反正她不想嫁人,在宴会开始前,她的名声越臭越好,被人说得越不堪越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