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开门的是一个年约五十来岁的男人,两鬓白发,但看得出来保养得比较好,脸部出了有些皱纹之外,皮肤看起来比较紧实。

  老男人出来显得很意外,不仅是因为被打扰的意外,而是……

  季克呛咳了好几声,他在处理完度假酒店的事情后,就回到了市区酒店,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戴小姐!?

  “抱歉,先生,我记错房间了……”戴梦茹在季克开口前说了话。

  先生?季克这才想起来,他也易了容,化妆师不仅给他带了比他自身要老十几岁的人皮面,还把他的头发然成了灰白色,所以戴小姐没认出他?

  这就尴尬了。

  “没关系。”

  季克保持着镇定,绝对不能让戴小姐认出来。

  “你一个人?”戴梦茹往屋里看了看,会不会其实夜擎琛就在里面,面前这个老男人只是来串门?短短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她的脑子里已经是百转千回。

  季克表情依然不自然,他点了点头,然而戴梦茹已经趁他不备,大大方方的走进了屋里。

  “小姐……你……”

  戴梦茹抓紧时间向四周看了一圈,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人住的痕迹。

  “先生,你姓什么?”

  季克:“……”

  “哦,是我冒昧了,我姓戴,你可以叫我戴小姐。”

  我知道。

  季克心里补了一句,然后假装客套喊了一句:“戴小姐。”

  “你是要参加这次举办的外交宴的吗?”戴梦茹转身问季克,顺便向他抛了一个媚眼。

  季克直接傻掉了,他没看错吧,戴小姐向他抛媚眼……

  他要瞎了,他想瞎掉。

  “算……算是吧。”

  “太好了,我也是来参加宴会的,可是我把邀请函弄丢了,反正你就一个人,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我可以当你的女伴的。”

  季克:“……”

  她的邀请函不是丢了,是压根儿没有……

  戴梦茹怕他不答应,走过去一把抱住他的手臂,紧紧地抱在胸间晃了晃:“人家长得也不差,带出去有面子的,好不好?”

  “我……我考虑考虑。”他要先向少爷汇报戴小姐到B国的事情,不用问,戴小姐八成是找少爷来的。

  其实在少爷没有搞定少奶奶之前,他觉得还是不要让戴小姐出现比较好。

  但最终还是要看少爷的意思。

  正想着,戴梦茹已经走到客厅,然后拿起了茶几上的一张红色的帖子——

  那是晚宴的邀请函,少爷怕以防万一,给他弄了一张。

  “霍华德?原来你的名字叫霍华德,好有涵养的名字!”

  季克很尴尬地走过去,要拿回邀请函,不料戴梦茹一个后退,躲掉了,然后让人大开眼界地将邀请函塞到了裘皮大衣的里面,夹在了腋下!!

  “反正作为你的女伴是要一起出席的,邀请函我就替你保管吧?”

  “这不太好吧,戴小姐,请把邀请函还给我!”季克手停在空中,伸进去也不是,不伸进去又拿不回邀请函。

  他还真没料到戴小姐在‘陌生人’面前竟然这么放得开。

  还是她原本就是为了不达目的不善罢甘休的人,她想参加宴会,去找少爷,虽然少爷换了身份,她不一定能找得到,但是一定会少不了给少奶奶添麻烦的……

  “戴小姐要是不将邀请函还给我,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霍先生——”戴梦茹笑了笑,从衣服里拿出了邀请函,然后邀请函在季克面前晃了一下,又重新将邀请函塞进了衬裙里,或许是放进了内衣里……

  太辣眼睛了,季克不敢再看,反而是听戴梦茹充满诱惑地说:“霍先生,邀请函不小心掉到我这里了,你帮我拿出来?”

  季克:“……!!”

  “霍先生脸红了,该不会是不好意思了吧?”戴梦茹故作娇羞地说:“你就带我去吧,只要你带我去,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说完朝季克眨了眨眼睛,故作娇媚的样子,加上她柔弱的美很能激起男人保护欲。

  可惜她面对的人是季克。

  这个男人此时内心极其复杂,这种事情他也没有应对的经验,只能傻愣傻愣的站着,窘迫得满脸通红。

  这样的表现在戴梦茹眼里觉得一点难度都没有,是一个很老实的男人呢。

  她凑近他,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霍先生,让我做你的女伴绝对是超值的。”

  说完,明明房间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她故意又压低了声音说:“人家还是处女哦。”

  季克:“……!!!”

  如果说刚才是傻在原地,季克此刻心里已经有好几匹疯牛踏过,这真的是他认识的戴小姐吗?

  这让他以后怎么面对她?

  戴梦茹以为他是在不好意思的默认,伸手拍了拍他的胸膛,没想到男人年纪是大了些,但是还是挺有料的,胸肌结实,块状分明,手感很好呢。

  “就这么说定了,放心,我还会来找你的。”因为这次进场,除了有邀请函,还要脸部识别。

  所以,有了邀请函还不行,这个老男人,对她还有利用价值!

  ……

  谢倾浅离开练琴房,第一件事并不是要急着离开,而是叫来了保镖:“你们进去将里面的男人抓起来!”

  保镖向琴房里看,男人正倚靠在钢琴盘,姿态优雅,有着与生俱来的贵气,这种人,就算不知道他的身份,也能从他的气场中可以体会出结论,就是不好惹。

  “公主这……”保镖犹豫起来,说道:“要教公主弹琴的钢琴师摔断了手,所以提早来拜访总统的龙四爷毛遂自荐……”

  解释了这么多的意思就是,龙四爷是总统府的贵客,不好动的。

  谢倾浅微微不悦:“你想我向总统推荐你去当龙四爷的保镖?”

  这么向着外人,留在身边有何用?

  “公主……求放过。”

  “还不快去?把他捆到会客室,总统若是问起来,我自会跟他解释!”

  谢倾浅没有特意回头去看练琴房里的男人,只觉得身后那一道似曾相识的目光,一直焦灼的在她后背炙烤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