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当的一声,在谢倾浅同时按下几个白键黑键之后,琴键上竟然染了鲜红的血……

  谢倾浅开始以为是掌心的伤口崩开,翻开掌心看了一眼,纱布层层叠叠地绕在她的掌心,每层纱布之间对账整齐,不偏不倚……

  谢倾浅曾经笑夜擎琛,那是强迫症的包扎手法,哪有人每一层纱布都一定要对得那么整齐的?

  呵,看来强迫症还真不少呢,她一时失神,几乎忘了查看琴键上血是怎么来的……

  脑海里回想起薄亦宸告诉她的消息,他来B国了?

  她该拿他怎么办?

  是继续让人将他轰出去,还是告诉他,其实她还是想他,然,她大约已经不配了……

  她和别的男人上了床,她背叛了他。

  手指抚摸上了纱布,发现纱布上沾了鲜艳的血,嘶——

  指头传来刺痛,细看,一道细线般的伤口裂开,渗出了血……

  视线回到琴键上,手指尝试着摁压琴键,‘咪’这个键的声音比平时要低。

  再往下压时,一道寒光反射,谢倾浅拿起来看,竟然是一片薄薄的刀片。

  跟骑马时,在她靴子放钉子的手法如出一辙,看起来并不高明……

  身后传来脚步声,谢倾浅连忙将刀片收起来。

  “公主,抱歉让你久等了。”

  低哑磁性的声音像一股电流窜到了她的后脊背,她全身僵硬,但仍忍不住好奇地缓缓回过头去。

  视线交汇,那一刻,世间万物仿佛都静止了,淡青色的玻璃外白色的雪也因为那一句,静止在了空中,

  谢倾浅猛地站起来,身后贴着钢琴,手一时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压在了琴键上发出了叮叮咚咚的声响,乱得如同此刻的心。

  “你……”想起昨晚的一幕,雪白的脸上浮起不同寻常的红晕,随着他一步一步走进,她也往后退,很快退到了钢琴后。

  他和她隔着一架钢琴,对她来说尚算安全的距离。

  可是,外交宴没有开始,他怎么了进来了?

  男人仿佛看透了她的想法,定住脚步,明明是什么也没有做,也没有夜擎琛绝世傲人的样貌,可是他单单站在那,就足以让人移不开目光。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她的脚像被粘住,无法动弹。

  是因为他们说通往女人心脏最快的捷径是阴...道么?

  因为她与他发生了关系,所以她已经竖起层层堡垒的心脏分崩瓦解了么?

  “我是来向公主讨一个说法。”

  男人碎发如墨染,眉目清秀,肌肤如玉,容颜清冷精致,薄唇冷锐,下颌坚毅而完美。

  她的心突然就砰砰砰的剧烈跳动起来。

  怕是再这样下去,连心跳的声音都会被听见,连忙打断他:“龙四爷,昨晚仅仅只是个意外,大家都是成年人……”

  “你觉得我们只是一夜情?”

  “不然?”难道他还期待更多,谢倾浅警惕地看着眼前隐匿着巨大危险量是险的男人。

  这个男人,仅仅是一个反问句,就能让她的气势一下矮了半截。

  昨晚被下了药,他为了救她才碰了她是没错,可是在渐渐清醒后,他又不顾她的拒绝,强行要了她一次……

  他不也爽到了么?

  现在用这种质问的口吻,好像自己吃了多大的亏一样,她只是竭力克制着脾气,深呼吸了一口气,咬牙道:“你到底想怎么样,这里是总统府!”

  她在提醒他,休想动什么歪脑筋。

  “我想要你对我负责。”男人直言不讳。

  谢倾浅狠狠皱下眉,其实从她上了他的车甩掉保镖开始,他就像这样死皮赖脸地接近她。

  她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的男人,是不是她多心,所以才觉得他别有用心?

  突然感觉一阵凉意袭来,敏锐的察觉到异样,身体晃了一下,幸好隔着钢琴,否则这个男人早已经扑过来!

  她看了眼门口,门口有保镖,竟然就让他这么进来了么?

  而且说好的,钢琴师呢?

  男人明显感觉到她在躲,低声笑了笑:“公主很怕我?”

  谢倾浅真的觉得自从这个男人出现在练琴房,空气的压强都变大了,他的气场瞬间盖住了她的。

  “我要练琴,请你离开。”

  “我陪你。”

  “……”谢倾浅脸色僵凝,毫不犹豫地拒绝:“若不走,轰出去会很难看。”

  “下雪路滑,钢琴师在来的路上摔断了手。”

  “龙四爷是故意听不懂我在我拒绝你?”

  “哦?你在拒绝我?”男人幽幽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蛊惑:“我怎么觉得你在欲拒还迎。”

  “谁说我在欲拒还迎?龙四爷理解能力就这么点吗?我的意思很清楚,门在那儿,请出去!”谢倾浅被男人惹得气恼,不是他的死皮赖脸,而是因为他不容置喙的气场,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强大魅力……

  还有他给自己的感觉那么熟悉,熟悉的她不敢去深想。

  她尽量移向钢琴靠近门口的那一头,想要趁其不备离开这里。

  随即觉得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对方明明没有怎么样,自己却已经节节败退。

  然,她的速度快,身后的男人比她速度还快。

  稳稳抓住了她的手腕,顺势拉着她往右边一带,她的身子瞬间被她摁到钢琴前坐下。

  身边落下了一个强势的影子,在她身边坐下:“不是要练琴?”

  谢倾浅:“……”

  “《致爱丽丝》?”三角钢琴前,男人看到琴谱后嘴角勾着狂肆的笑容,墨眸盯着她,一双手在琴键上流泻起来。

  仿佛有魔法操纵着他……

  谢倾浅甩了甩头,定住神。

  浪漫的钢琴曲充斥着空间,阳光从头顶的残雪的缝隙中筛落下来,形成一条条梦幻的光束。

  “我够资格教你么?”一曲毕,男人手指间缠绕着余韵,偏着头问她。

  谢倾浅必须承认,刚才有被他的弹奏震住,幡然醒悟时,她往椅子外挪动了身子,发现他的手已经放到了她的腰间。

  还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这个举动彻底将她惹怒了,用力地扒开他的手,他的声音从头顶盖过来:“需要我为你演奏一曲:《小毛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