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消息让谢倾浅逗弄小公主的手僵在空中半天都没有再动了。

  夜擎琛到了B国?

  她分明阻断了一切可能,她让人屏蔽了信息,禁止他出入境,甚至严格把关出入境的人……

  这些都没办法阻止他么?他是怎么做到的?

  薄奕宸仔细听着电话那头的动静,如果不是小公主偶尔会发出声音,他几乎以为电话那头已经没人了。

  看她的反应,应该是还不知道夜擎琛到了B国的事情……

  谢倾浅深吸了一口气:“什么时候的事情?”

  薄奕宸看了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一眼,说道:“具体不清楚,我也只是道听途说。”

  他说的目的是让她提防,她对夜擎琛做得越决绝,说明他的机会就越大。

  挂了电话,他晃着旋转座椅睨了对面的女人一眼:“戴小姐一定都听到了,谢倾浅并不知道夜擎琛去了B国。”

  戴梦茹撇撇嘴,精心打扮过的五官粉饰过的痕迹很重,她也是在给夜擎琛送汤时听佣人说夜擎琛去了B国的。

  她把玩着刚刚做好的美甲,马卡龙粉色缀着细小的钻:“小公主的病真的那么难治么?”

  她知道彩绘玻璃的原料对人体有害,她开始以为会是白血病之类的疾病,没想到这种病竟比白血病还要可怕。

  “当然。”

  “我认为薄医生还是不要轻易只好小公主的病比较好……”戴梦茹看着柔柔弱弱的,但眼睛像明镜似的,清楚得很。

  小公主之所以这样,跟夜擎琛脱不了干系,而谢倾浅离开夜擎琛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所以说,小公主一天不好,谢倾浅就一天不原谅夜擎琛。

  只有小公主死了,他们之间就会形成一道永远不会磨灭的隔阂,依谢倾浅的个性,她大概永远也不会原谅夜擎琛。

  这才是她希望的!

  薄奕宸博捉到了女人阴险的笑,面无表情地说:“我知道怎么做。”

  “是么?我已经买好了机票,你不跟我一起去吗?”

  薄奕宸摇摇头。

  戴梦茹惊讶,从她接到他电话说要合作开始,她便知道薄奕宸有多想得到那个女人,而在总统想要给她挑丈夫的时候,竟然表现出不慌不忙的态度?

  戴梦茹偷偷地观察他,这种情况,要不就是觉得自己胸有成竹,要不就是彻底放弃,否则不会这么淡定的。

  “你不怕她嫁给别人?”

  “我不在乎过程,只看结果。”

  戴梦茹还要说什么,薄奕宸已经摁下助理电话,让助理送她出去。

  薄奕宸手指有节奏地点在桌面上,嘴角勾起,没错,他只看结果。

  ……

  谢倾浅挂了电话,低头看小公主已经睡着了,小Baby前一秒还在对着玩具咯咯的笑,下一秒说睡就睡,没有烦恼令人羡慕。

  她坐在床边,低头看薄奕宸给她发来的图片,还有相关资料。

  百岁兰,主要分布在安哥与纳米布沙漠,是极其珍贵的孑遗植物,只有在西南非洲的狭长近海沙漠才能找到,国际植物学把它列为世界八大珍稀植物之一,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和药物价值。

  将图片发给了总统的特助,简单的交待了几句注意事项,她当然是希望越快找到越好。

  等等——

  她又私信了特助,让他将这次出席宴会的名单给她抄送一份。

  五分钟后,特助将名单拍成照片发给她,她在密密麻麻的文字里终于找到了H国,安哥沙漠属于国的领地。

  所以,她应该能从H国的……

  她的手指点到了H国后面跟着的名单,H国王子——

  龙时焰?

  她的手猛地抖了一下,手机差一点摔到地上!

  需要这么巧?还是同名同姓?

  然而当看到资料旁边的照片时同名同姓这种侥幸心理已经不复存在了……

   龙时焰是H国的王子?所以他在参加外交宴的名单里?

  她下意识的咬下唇牙齿用力几乎要将柔嫩的唇瓣咬出血,昨天晚上某些令人羞愤的画面猝不及防地闪现,她晃晃脑袋,原本以为他们不会再见,没想到……她不但要见他,而且还有事……求他。

  此时佣人敲门进来,刚要提醒公主练琴的时间快到了,令她意外的是,公主与之前抗拒的态度完全不同,这次竟然主动站起来,快步的向钢琴室走去。 佣人当然不知道,她参加晚宴是为了见龙时焰。

  练琴室是在花园边一个巨大的玻璃房里,一架白色的钢琴立在房间的中间,教她练钢琴的老师没来,她先坐到了钢琴前,掀开钢琴盖子,将谱子架在上面。

  她看了一眼掌心,昨天晚上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手心握着玻璃碎片。

  后来,大概是那个男人为她包扎的伤口,好在伤口不深,没有影响弹钢琴……

  她百无聊赖地摁着上面的琴键,哆来咪……

  钢琴发出清脆的旋律,透过透明的玻璃,外面是白色的雪景,厚重的雪压在树叶上,随风簌簌掉落。

  远处,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她以为是钢琴师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却听到轻声细语声音:

  【最近忙死了,因为要办个宴会,我已经快三天没有睡觉了——】

  【唉,为了公主,总统不惜劳民伤财,我怕要是那些王子们知道公主的劣迹斑斑,恐怕会望而却步……】

  【劣迹斑斑?我怎么没听说?】

  【公主练射击,用保镖当枪靶你没听说吗?这么野蛮的公主,谁敢娶?还有她昨晚一夜未归,回来洗她的内裤时,是……湿的……】

  【再怎么样,她还是公主啊,两国为了建交而结盟……】

  当当当——

  谢倾浅不想听这些闲言碎语,开始对着琴谱弹奏,这是一首经典的钢琴曲《致爱丽丝》

  她坐在钢琴前,修长个手指灵动跳跃。

  这首情歌是贝多芬先给一个自己非常喜爱的学生。

  她垂眸,悠长的睫毛,深邃的轮廓砸灯光下勾勒出柔和的线条,仿佛一副不可触摸的画。

  然而她此刻的心情,就像窗外被风吹起的白雪,一刻也没有宁静过。

  随着旋律的起伏,她的手指跳动得越发快了。

  突然,当的一声,在谢倾浅同时按下几个白键黑键之后,琴键上竟然染了鲜红的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