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猛地睁开眼,这下终于看清了女人的模样——

  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手立即从女人的腰上抽回,还算冷静地掀开被子下床,捡起掉在地上的衣服穿上,回头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女人,女人穿着黑色皮外套的手露出来,妆花了,一张脸像五颜六色的调色盘。

  视线收回,骨节分明的手指摁了内线叫保镖进来:“把她绑起来。”

  保镖身上都配了手铐,很快将她的手固定住。

  一个保镖偷偷瞄了一眼,大吃一惊,这……这不是昨天才捉了恐怖分子,让全场男人为之疯狂的女人吗?

  少爷难道是想换一种玩法?

  保镖只觉得背脊发寒,如芒在背,在少爷没有指定任务前,生怕扰了少爷的兴致,赶紧退了出去。

  季克闻讯赶来,默默的等待少爷的吩咐,不过床上的女人到底是喝了多少,烂醉在床上,而且还十分舒适地打着呼噜……

  “少奶奶?”

  “从监控看,少奶奶一大早离开酒店,据我们的人传来的消息,她已经回到了总统府。”

  夜擎琛一道凌厉的目光扫了他一眼,一大早?

  昨晚被他折腾了一个晚上,竟还有力气跑……

  夜擎琛抬步先走出去,季克仓忙跟上,夜擎琛单手袖兜进了电梯:“退房,让酒店服务员把房间彻底打扫干净。”

  尤其是床上的那个女人。

  电梯三面是镜子,里面倒映出了夜擎琛暗沉的脸色,他垂头沉思,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在跟季克说:“那个女人怎么进来的?”

  季克垂下头:“少奶奶走的时候没有关门,M小姐不知道怎么的就走进了少爷的房间……”

  夜擎琛冷冷地睨了他一眼:“让一个女人这么畅通无阻地进我的房间,你那时在干什么?”

  季克心虚地低下头,他和保镖昨晚也被灌了不少酒……

  “属下该死,属下失职了。”

  夜擎琛盯着电梯门:“你不必跟着我,找个保镖跟着我,你留下来去查一下谁昨天在少奶奶酒里下药。”

  随着电梯门开,夜擎琛长腿走出去:“车子准备好了?”

  季克点头。

  明白他和少爷两个人若一起出现在B国目标太大,会让生疑,而保镖每隔一段时间会换一批,都是生面孔。

  车子已经停在酒店门口,保镖拉开了车门等候主人上车,夜擎琛弯身要进去,酒店的前台追了出来:“龙先生……”

  服务员看到夜擎琛的那一霎那,脸色不自觉地红了起来,整理房间时,她发现了M小姐被手铐束缚着四肢,而且空气中还有难以描述的气味,昨天晚上玩得是有多么激烈……

  好尴尬哦!

  夜擎琛回过身,清冷的眼眸如水如月华,让人几乎不可自拔的沉沦下去。

  服务员看得有点发杵,两眼已经泛起了粉红的桃心。

  季克轻咳了两声,服务员这才回过神来:“哦,龙先生,这是我在收拾总统套房的时候捡到的……”

  说完将叠成四方形的纸交给了夜擎琛。

  季克从服务员手里拿过来,上下检查翻看之后,确定没有危险再转交给少爷。

  夜擎琛看了一眼,将纸放进胸口口袋里,人坐到了车子上。

  总统套间

  随着窗帘唰的一声拉开,M皱着眉睁开了眼,几张好奇的脸倒映进他的瞳孔,他浑身一抖,手脚挣了挣,发现自己的四肢被捆在了床上。

  “这是哪里?你们想干什么?快放了我。”

  “W小姐,我们也想放了你,但是手铐的钥匙在龙先生那儿,我们已经打电话给专业的开锁匠,在他来之前,恐怕要委屈你一下下了。”

  “龙先生?”W下眼睑被眼线笔晕得乌黑一片,头顶的假发乱成了鸡窝。他头疼着微眯起眼:“谢小姐呢?”

  “谢小姐一大早就已经离开酒店了。”

  “一大早?多早?”他六点给女人发短信,问她在哪,她告诉了他房间号,还调皮地说:我在床上等你哟,这,这跟龙先生有什么关系?

  特喵啊~他知道了,一定那个龙先生对他亲爱的谢小姐垂涎已久,从中做了手脚!

  “谢小姐六点不到就走了。”

  M:“……”

  小调皮,故意整他?

  被他抓到,看他怎么用小皮鞭抽她小屁股。

  “今天的事情不许说出去,否则……嗷呜——”M做了一个狮子张开血盆大嘴的动作,女服务员们纷纷忍着笑点点头,这个M小姐凶人的样子,怎么这么性感有趣呢。

  M无视她们,望着天花板,总统府届时要举办外交盛宴,看来他要策划一场别开生面的见面,不然怎么对得起这四副手铐?

  身在总统府的谢倾浅打了个喷嚏,电话那头立即传来了关切的声音:“感冒了?”

  谢倾浅摇摇头:“大概是鼻子过敏,你刚才说什么?”

  她的心脏猛然一紧,他刚才好像在说研制小公主治疗方案的时候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需要一种抑制病毒的原料,是从一种植物中提取,但很可惜,这种植物十分罕见,最后一次被发现是在1859年的安哥沙漠,所以难度极大。”薄奕宸身体靠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他的对面此时正坐着一个女人,但他依然毫不避讳的讲着电话。

  谢倾浅的眸光一点点的暗下去,手握着手机,一边手在拿小玩具逗弄着小公主,小公主抬起胖乎乎的小手,在空中兴奋地乱挥着。

  “是什么样的植物?我可以派人去找一找……”

  “我发图片和相关资料给你。”

  谢倾浅点了点头,哪怕还剩百分之一的希望,她也不会放弃的。

  薄奕宸手边把玩着桌子上摆放的镜框,一个向镜头回眸的女人,她穿着一件黑色V领薄绒衣,外面则是一件咖啡色的大衣,长发微卷,娇艳的红唇抿出了一抹完美的弧度。

  他的手指开始摩挲着镜框里女人的脸,表情如痴如醉。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温和地笑了笑,低声对电话那头的谢倾浅问了一句:“你知不知道……夜擎琛去了B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