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肌肤被她搓掉一层皮了,她不仅是觉得自己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碰之后的脏,而是用这种疼痛来让自己清醒。

  为自己的贪恋,第一次有了可耻的念头。

  随即崩溃的大笑,是那种情绪被逼到了绝境之后悲到了极致已经哭不出来的笑。

  分明是夜擎琛有错在先,可为什么她会有愧疚的情绪?

  她仰头,温烫的水流,沿着头发,脸部一直往下,密集的水冲在脸上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可她一点也不想移开,窒息吧,是不是窒息了,就会忘掉昨晚发生的事情?

  闭着眼,水冲刷着眼,泪混在里面,已经让她分不清是水是泪。

  站在淋浴头下不知道多久,先是佣人感觉到了不对劲,用力的拍门:“公主?公主?你还好吗?”

  还好吗?

  不,她不好,一点也不好,心脏矛盾得快要爆炸!

  “公主?我可以进去吗?”佣人试着拧了拧门锁,可惜被她反锁了,隐约听到她焦急地大喊:“来人啊,公主出事了!”

  咔哒——

  伴随着佣人的惊呼,门开了,谢倾浅身穿白色的浴袍,头发湿漉漉地走出来,脸是红得,如果佣人仔细看,便会发现连皮肤都是红得,而且,暴露在空气中的颈部肌肤,还残存着暧昧的痕迹。

  “公主,你吓死我了,以为你在里面晕倒……”佣人说着拿了一条浴巾过来给她擦干湿漉漉的头发。

  然后看到茗香抱着小公主跑过来:“公主出……”

  话音未落,茗香已经看到佣人在给她擦头发,松了一口气:“也吓死我了。”

  谢倾浅看到小公主,原本耷拉着的眼皮才稍稍抬起:“我没事,来,我抱抱。”

  茗香发现少奶奶的眼睛红红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她不敢多嘴,把小公主交给她,或许抱抱孩子,她的心情就会好起来。

  谢倾浅垂眸浅笑,脸庞的线条突然变得柔软,笑容里融入了母爱。

  她低头吻了吻小公主的额头,宝宝快三个月了,皮肤越来越白皙,睫羽像洋娃娃一般又卷又翘,五官更加的清晰,小嘴紧抿着,一点点的小。

  只是脸上那一道肉粉色的月牙形的疤似乎又大了些,薄奕宸说如果半年内,找不到治疗的方法,小公主就会……

  吧嗒,眼泪突然就落下来。

  一个母亲,在面对孩子的疾病无能为力时,那种心情,她现在体会很深。

  茗香将佣人叫出去,自己正要出去时,被谢倾浅叫住了:“小公主昨天闹得很凶?”

  小公主习惯每天晚上闹觉,然后将她抱起来哄一哄就好了。

  然而昨天晚上她不在……

  茗香顿了一下,如实回答:“闹了一会儿,后来夫人来哄了哄就好了,小公主喜欢夫人,夫人也很哄小孩的。”

  谢倾浅点点头,想起昨天酒保给她一张纸,她怕自己逃不出去,写了一封遗书,她写给了夜擎琛,也写给了她的小公主。

  【亲爱的小公主:妈咪不知道你还有没有机会看到这份信,如果足够幸运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妈咪或许已经离开了你,请原谅我是一个自私的妈咪,自私到没有尽到母亲的责任,自私到没有想到办法治好你,妈咪很内疚,将体内的病传给了你,让你那么痛苦……妈咪走了,请不要难过,这是上天对妈咪的惩罚——永远爱你的妈咪。】

  “小公主越来越喜欢笑了,有时候听到夫人说话就会咯咯的笑起来,而且最近很能喝,每顿都能喝满满一瓶的牛奶。”

  “对了,小公主有时候做梦的时候,还会咯咯咯的笑呢。”

  茗香说了什么,谢倾浅没有再仔细听,她将小公主交给了茗香,自己则起身冲进卫浴间里,她脱下来的脏衣服被勤快的佣人拿走了。

  茗香视线一直紧随着谢倾浅,怎么感觉少奶奶回来之后,整个人怪怪的?

  不仅是容易落泪,而且整个人心不在焉……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还是在找什么东西?

  正想着,谢倾浅人已经追出去了。

  谢倾浅冲进了洗衣房,佣人正好双手端着白色竹编的脏衣篓从洗衣房出来,就看到公主走路带风的影子已经从她身边擦肩而过。

  佣人紧跟在公主身后,便看到她摁停洗衣机的快关,然后打开了滚筒洗衣机,将衣服一件件拿出来。

  “公主是不是有东西放在口袋没有拿出来?”

  谢倾浅这才发现佣人的存在:“口袋里有两张纸,你有没有看见?”

  佣人认真的回想,然后摇摇头:“没看见,我在洗衣服之前把所有的口袋都检查了,没有发现有东西。”

  虽然佣人再三强调确定,但谢倾浅仍然不死心地将所有的口袋都翻了一个遍。

  果然没有找到。

  谢倾浅失望的将衣服交给佣人重新处理,自己则站在洗衣房里,站了许久,才想起来拿出手机,给铃兰岛度假酒店的前台打电话。

  电话刚接通,就被她自己挂断了。

  一张纸而已,自己是不是太过紧张了?

  就算遗嘱丢在了酒店,一份遗嘱也不会有人留意的,没有署名,也不会有人知道是她写。

  若实在不走运,掉在了房间里,那个一面之缘的男人,更加不会在意。

  她苦笑起来,为什么自己从铃兰岛回来之后,会变得这么神经质?

  ……

  度假酒店的总统套间。

  一个晚上苦战之后的夜擎琛醒来,发现天色阴沉沉的,显然不久前才下过一场阵雨……

  他掀起沉重的眼皮,隐约看到女人的后脑勺,嘴角翘起,习惯性地长臂一伸,想要将女人揽进怀里。

  只是女人一夜之间,体重好像变重了,竟然纹丝不动。

  没关系,她不过来,他便过去。

  一个翻身过去,女人大概是感受到了他的动静,也转过身来——

  夜擎琛隔着被子顺势将手搭在女人的腰上,眼睛睁开了一条细缝,

  映入眼帘的是女人高挺的鼻梁,隐约觉得不对,他的女人鼻子虽然挺翘,但比较秀气,这个鼻梁……

  他猛地睁开眼睛,这下终于看清了女人的模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