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清溪偏头扫向陆林,顿时有一句mmp想要送给他。

  可是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阴风,又或者是大冬天的,湿着衣服,好冷~

  偏偏一看陆林这架势就是有点逼良为娼的既视感。

  她才金盆洗手没多久的好嘛……

  谢清溪突然皮笑肉不笑地对着陆林地右手边挥了挥手:“楚小姐,你来啦?”

  然后趁着陆林注意力被吸引过去时,突然向反方向走开,谁知,不知道哪里来的保镖,挡住了她的去路。

  “清溪小姐不跟我走,是因为楚小姐?”

  谢清溪回头:“你们现在少爷到底是几个意思?”

  她该还的都还了,还有逼她硬签公司的道理?再说了,看看他那几个公司有几个是正经的?

  不是毒,就是嫖,她现在可是正经人。

  陆林在来的路上已经打好了腹稿:“楚小姐她……”

  “行了,打住。”谢清溪右手食指指向左手掌心:“你不要说楚小姐未婚妻的位置,只是个挡箭牌。”

  陆林:“什么挡箭牌?”

  谢清溪垂下卷翘的睫羽,隐约还能看到挂在上面的水珠,她只是表面看起来单纯得有点蠢而已,其实心里比谁都明白。

  “迟家树敌无数,所以你们少爷必然成为很多劲敌攻击暗杀的对象,他把楚小姐放在那个位置,就是让她帮我挡挡风头,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痴迷于我的身体,从而伤害我……”

  话虽然说得没错,可是痴迷于身体这种话,在谢清溪口中说出来,没有半点感情在里面,他也难得看见清溪小姐这么认真的分析问题。

  以前觉得清溪小姐人畜无害,现在终于明白,那大致叫做——大智若愚。

  一个弱女子用外表的无辜,当做自己的保护色。

  谢清溪的手指贴着胸口,继续说:“我现在已经很配合了,你看,我看到楚小姐时候,已经心碎不已,愤然离去!他偏偏要冲过来,追上了我,掰过我的身子,对我喊,你听我解释!我接下来是不是要捂住耳朵,拼命的喊,不,我不听,我不听,只要你比我幸福,我愿意狼狈退出!然后他嘴堵住了我的声音……”

  陆林:“……”

  谢清溪腹黑地冲他眨了眨眼睛:“这部剧这么老套欸~一定要我这么演下去嘛?”

  陆林双腿一软,脸上大写的服,这就要给眼前这位姑奶奶跪了。

  “要不我们换换剧本怎么样?”谢清溪抱着自己的身体,这年头容易吗?冬天雨中拍戏真的不算什么了,还要为了说服眼前这只迷途的羔羊,现编剧本,脑子不够用了快。

  “你想换什么样的剧本?”

  突然背后阴风阵阵,转过头去,声音是从她身后三米不到的地方发出来的。

  “用嘴堵住你的声音?嗯?”

  谢清溪:“……”

  分明她想跑的,可是这个男人无可匹敌的俊朗容颜,那双黑曜石般深邃的眼眸里,透着凌冽阴鸷的情绪,踏着寒气而来,仿佛眼前的芸芸众生都在他的瞳孔倾倒,那副样子谁见谁知道,谁见谁腿软。

  糟了,她的心跳好像漏跳了一拍。

  她捂住胸口,心虚地朝他挥手:“骁爷~好久不见呀~”

  “好久有多久?”

  “呃,对我来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妈呀,她这一见迟御骁,瞬间怂是怎么回事?难道被关在甯园久了,奴性都跑出来了?

  迟御骁见女人在冷风中瑟瑟发抖,下巴指向停在一边的车子:“要我抱你上车?”

  他以为眼前这个女人的骨气至少可以维持五秒,谁知,不到一秒,女人手臂张开:“累~”

  就等他抱了,其实他哪里知道认命的谢清溪只是单纯地想把身上的水,蹭到他身上……

  ……

  谢倾浅打了个喷嚏,从她昨晚打了两个电话,谢清溪都没有接,到现在一个电话也给她回开始,她已经怀疑到了什么。

  她跑回B国,但凡和她有接触的人,夜擎琛都不会放过,眼下第一个下手的人,一定是谢清溪。

  “公主……衣服已经准备好了。”佣人拿两个大盒子进来,早上黎凌傲给她安排了骑马的课程,不仅是今天,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黎凌傲都让专人给她制定了学习的规划。

  这么密集的学习,甚至已经开始在传总统有意将她培养成接班人……

  她自我解嘲的微微一笑,她对于什么接班人并不感兴趣,之所以愿意配合着去学习,只不过是想让自己在总统府过得充实一些,这样便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悲春伤秋。

  穿上专业的马术衬衫,紧身的马术裤包裹住弧线完美的臀部,修长的腿匀称纤细,谢倾浅拿起皮带,在盈盈一握的腰间系上。

  紧身的马术服容易暴露身材的短板,然而谢倾浅的身形是黄金比例。

  她从全身镜里瞥了一道人影,微微蹙起眉,她发现最近管薇出现得有点频繁了吧。

  自从知道她给霍锦心催眠洗掉了记忆之后,她对管薇的印象已经大打折扣,加上昨天她曾经放肆地将枪口对准自己,虽然是半开玩笑,但她依然能看出了管薇的野心勃勃。

  一个心理医生,能这么嚣张,完全是靠狐假虎威。

  话说回来,穆城风也是够野心勃勃的,之前传总统在羌城出事,那时的他已经为了夺得总统之位蠢蠢欲动了。

  所以她也在怀疑总统这么迫切的希望她学习更多的东西,是不是想让她更穆城风抗衡,亦或是给穆城风压力?

  “公主这身衣服很适合你。”管薇从上到下打量着她,头一回让她觉得被一个人看是这么的不自在。

  管薇感受到谢倾浅的不悦,可依然没有收敛的意思,视线放在这一身马术服上,在这世界上,能用得这样马术服的人,不过尔尔,可见总统对于公主的宠爱,较于对穆城风的严厉和不闻不问,相比之下见高下。

  让人羡慕的是,这身衣服在谢倾浅身上,并不让人觉得从暴殄天物,给人感觉,只有这样昂贵奢华的马术服,才配得上谢倾浅。

  管薇也穿上了马术服,她扣上手腕上的扣子,问道:“公主之前会骑马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