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他把我当对手,我十分荣幸。”曾几何时,夜擎琛眼里有过谁?

  他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所以,能让他把一个人放在眼里的前提是,对手也需要足够优秀。

  谢倾浅:“……”

  “你不要有任何负担,我帮你,仅仅是因为我们是朋友。”薄奕宸宽慰她,他不能打草惊蛇,她如何抗拒夜擎琛,他都看在眼里。

  他担心如果她知道自己对她的心思,任何好意,她都不会接受。

  新型毒素让她变成一个十分倔强有原则的女人。

  更让人难以捉摸和把握,所以才会让夜擎琛为她如此抓狂。

  谢倾浅暗暗松了一口气,不想在这个话题纠缠,转移话题道:“樊天蓝联系上了吗?没见过他这么没心没肺的,号码经常换,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在想什么?”

  突然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腰,后背隔着水触到了一堵温热的胸膛。

  啊——

  这句话不是从电话里传出来的,而是从身后飘过来,差点惊掉了谢倾浅的手机:“你是鬼吗,一点声音都没有!”

  顺势摁掉了电话。

  “跟谁讲电话这么入迷?薄奕宸?”。

  “……”

  谢倾浅的默认相当于承认,这让男人脸上瞬间卷起了暴风骤雨:“我给你打了十几个电话不接,为了接他的电话?”

  谢倾浅没有说话,透着白色的雾气,偏着头认真地看着他:“夜少这幅样子有点像吃醋。”

  “吃醋!?我是在提醒你谁是你丈夫。”

  “哦,那我该谢谢提醒。”谢倾浅手掌抵着夜擎琛蓬勃的胸肌上,防止男人越走越近。

  “谢谢?拿什么谢我?”

  谢倾浅白了他一眼,只想转身上岸。

  夜擎琛大手一伸,抓住她的手腕,又将她抓回来,水很清澈,女人雪白的肌肤在水中波荡折射出迷人的光:“为什么手机关机?”

  没接电话伤他自尊了?一直在纠缠这个问题。

  谢倾浅懒懒的看了他一眼,没精力跟他周璇,也省的在她离开之前节外生枝,只能忍着,百无聊赖地说:“处理酒店的事情,没时间接电话。”

  “酒店我会让季克去处理,以后电话响三声就要给我接起来!”

  “那要看心情!”

  “放心,我会让你天天都有接电话的心情。”

  女人撇撇嘴没说话,夜擎琛搂着她的腰,贪婪的呼吸着她独有的清香。

  从走进温泉,靠近她开始,他气息就开始明显变得粗喘。

  完全不受控制。

  仿佛谢倾浅就是他的催情药,令他随时随地发情。

  特别是他们之间有了第一次后,竟让他如此无法把控。

  嗅到危险的气息。

  谢倾浅的手抵在他的胸口,夜擎琛手覆盖住了她的手背,摸到一个突兀的东西。

  戒指——

  抬起她的手,夜擎琛凝着这一枚红色绿柱石戒指,眸光陡然变窄:“红色绿柱石戒指?”

  谢倾浅想要缩回的手被他狠狠摁住:

  “据说薄家有一枚戒指,叫‘爱慕一生’。”

  “……”

  “红色绿柱石镶嵌,跟你手上这枚很像。”

  “所以呢?”

  “如果是的话,上次抵在薄院长的枪口下次估计会擦枪走火。”

  男人过分认真的表情让人不寒而栗,谢倾浅知道这个男人的手段,抽回手:“仅仅是像而已。”

  为了怕夜擎琛看出她的慌乱,谢倾浅转身背对着他。

  薄奕宸把戒指给她的时候,她是拒绝的,当薄奕宸说这个戒指可以测出她体内新型毒素,她才被动地接受。

  没想到,夜擎琛突然这么关注这枚戒指。

  还是这枚戒指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如果让夜擎琛知道戒指是薄奕宸的送的,她和薄奕宸之间的关系,更说不清。

  而夜擎琛有着十分变态的占有欲,这一点会让薄奕宸的处境十分危险。

  谢倾浅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男人裸露的前胸已经贴在了她的后背上。

  热气吹拂在谢倾浅的耳畔,她身上穿着泳衣,可是隔着薄薄的布料仍能清楚的感觉到男人的变化。

  “这么有纪念意义的戒指,连泡温泉都要戴在手上?”

  “母亲留给我的,时刻都得带着,用来专门防你这种坏人。”谢倾浅被男人死死地搂着腰,圈在他的身体之间。

  “坏人?”夜擎琛下巴低低地抵在了女人莹白的肩头,诱惑地说:“哪里坏?”

  “……”谢倾浅被蛊惑的声音激得微微轻颤,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随时随地撩骚,没好气的说:“头顶生苍脚底流脓,全身上下都坏。”

  男人闷闷的笑,突然哗啦一声站起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你要做什么?”

  “证明我有多坏。”

  谢倾浅鼻子擎琛鼻子轻嗤一声,刚想说‘这还需要证明?’,就被男人拉了起来。

  “干什么?”谢倾浅很不情愿,然而抗议无效,一件浴袍已经劈头盖脸地披在她的身上,男人的手穿梭在她的腰间,为她系好腰带。

  刚刚沐浴过,女人的脸颊红红的,就像是红苹果,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夜擎琛也穿好了浴袍,将女人护在身后,他可不想让别的男人看到她这副样子,那是他的。

  叫来了季克:“准备好了?”

  “好了,记者们都已经在外面候着,还有戴小姐……”

  “戴安茹?”谢倾浅终于在疑惑中摸到了一点头绪。

  视线绕过挡在她前面的夜擎琛,

  已经有一大波人陆陆续续的往温泉走过来,与在医院时不同,他们非常有秩序,甚至还有保镖给他们发编号牌。

  紧接着又很有规矩的围站在温泉边,架起了长枪短炮,全程没有人说话。

  “戴小姐去换衣服了,马上就出来……”季克话音才落,所有人看向一个方向。

  戴安茹穿着白色浴袍出现,低着头,几个小碎步很快就走到了夜擎琛跟前。

  “擎琛哥哥……”声音透着委屈。

  “把衣服脱了。”夜擎琛冷冷的说。

  戴安茹不安的看向温泉边围满了记者,摇摇头:“擎琛哥哥,我已经跟他们说,是医院弄错了,我只是化妆品过敏……”

  夜擎琛冷凝着脸,不容置喙的语气说:“脱!”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