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点开照片放大,谢倾浅余光的角度刚好可以看见,照片里,山顶的绝美风光沦为他们的背景,两个热恋的情侣忘我的拥吻。

  拍摄的角度十分清晰,唇齿之间的纠缠,舌尖扫过唇瓣的暧昧,强烈的荷尔蒙仿佛要从照片里倾泻而出。

  在谢倾浅眼中,照片中的自己是这样的陌生,眼角边的情色,两颊上的潮红,是她没有见过的样子。

  这副样子让谢倾浅很不喜欢,明明是被动的接受,却像是按耐不住的动情。

  “夜擎琛,你变态么?拍这种照片。”

  “不喜欢?”夜擎琛玩味地看着女人脸颊上残留地嫣红:“我考虑要不要放大挂在我们卧室。”

  “好啊。”谢倾浅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后,一副不吃他这套的样子:“到时候我会送你一条黑色的挽纱,挂在照片上面。”

  “喜欢破坏情趣的女人。”说完,夜擎琛将手机丢回给季克:“送一份给薄医生。”

  谢倾浅:“……!”

  原来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占有欲强、大男人主义的男人!

  不爱她也这么计较,不是神经病是什么!

  他爱发给谁就发给谁,她知道自己拦不住,谢倾浅不打算跟他再周旋,踩着高跟鞋回办公室。

  还好变态男人接了个电话就匆匆走了,谢倾浅重重倒在老板椅里。

  嘴唇火辣辣的,似乎还残留着男人独有的薄荷清香,她烦躁地抽出一张纸巾想将残香抹掉,鼠标被她动了一下,电脑显示屏亮了。

  电脑页面仍然停留在她给戴梦茹发邮件的界面上。

  邮件发送成功,并显示了已阅!

  已阅?

  谢倾浅眸光闪过一抹惊喜,说明这个邮箱戴梦茹仍然在用,依然可以联系!

  可惜她没有做任何回复。

  或许是不方便?

  如果方便,她应该会联系她吧?

  纸巾摩擦着唇瓣,把她早上抹的唇彩都蹭掉了。

  笃笃笃——

  助理焦妍敲门进来。

  “谢总……”

  谢倾浅顺势关掉了电脑屏幕。

  “戴小姐她……住院了。”

  “哪个戴小姐?”谢倾浅合上电脑:“戴安茹?”

  “是的。”

  “什么原因?”谢倾浅本想说她住院跟她有什么关系,又想到戴安茹作妖套路,直觉一定与自己有关。

  “过敏,说是拍完酒店宣传片皮肤就出现大面积红点,开始没注意,后来晕倒了才知道是过敏……”

  “她是要酒店出面给她一个说法?”

  “她没有说什么,不过媒体的舆论一边倒地都指向了我们,说酒店的温泉不干净……”

  “联系樊天蓝,如果他能出面说明自己没事,可以减缓舆论,毕竟个人体质不一样,如果两个都过敏,说明是温泉的问题,如果只有戴安茹过敏,那么测测过敏源,酒店会给予相应的说法。”

  “联系过了,电话关机,因为是新人,又是自由人,所以还没有经纪公司,联系不上。”

  “……”她就知道樊天蓝关键时候总是会掉链子。

  “我们要不要去医院一趟?”

  “能不去么?”戴安茹将苏黎氏推到风口浪尖,就算她有意将股份转让,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夜擎琛一定会看出端倪。

  谢倾浅拿起手机站起,助理却叫住了她:“谢总,你这里这里……”

  焦妍指了指自己的嘴角边。

  有脏东西?

  谢倾浅抬手抹了一下,手指间上已经染上了唇彩。

  刚才擦嘴把唇彩蹭掉了。

  “你等一下。”焦妍说完跑出去,拿了一只口红进来:“这个给你,没用过。”

  谢倾浅明白焦妍的意思,她今天画了淡妆,唇色相对来说有点淡。

  提亮唇色可以让整个人的气势更足,毕竟是要去处理事情的,气势不能输。

  谢倾浅打开口红淡淡的抹了一层,是最近十分流行的颜色,亮新如血……

  “谢总很适合这种颜色的口红呢……”焦妍被口红勾勒出来的唇形迷得两眼放光。

  “谢谢,给……”谢倾浅要把口红还给她,焦妍连忙摆手:“送给你,我肤色暗不适合这种颜色。”

  谢倾浅笑了笑终将把口红放包里。

  ......

  医院不知道谁提前知道了苏黎氏派人到医院与戴安茹沟通的消息,记者们纷纷从病房里外冲到了医院门口。

  谢倾浅手拿鲜花下车时,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么大的阵仗。

  一个过敏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些?

  看来戴安茹是想要把事情炒个翻天。

  数十个麦克风伸向谢倾浅,她几乎是被人身后的人潮推着前行的。

  “谢总,今天你第一天接手苏黎氏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件,我想知道苏黎氏想要怎么解决呢?”

  “谢总,苏黎氏的温泉水真的是活水吗?据说里面的金属铅成分超标,能否提供酒店的定期检查?”

  “谢总……”

  “对不起,对不起,目前无可奉告,等我们见了戴小姐再说,请让一让好吗?”焦妍在前面开路,艰难前行。

  好不容易以龟速走到病房。

  保镖将记者们都拦在门外,与病房外的嘈杂不同,病房内十分的安静。

  vip的单人间的病床上,戴安茹似笑非笑地看着谢倾浅。

  谢倾浅手里一束百合花,走到床头柜前,将花插进空花瓶里。

  “让你破费了,倾浅姐。”

  “不用假装那么客气,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有什么要求,条件尽管说,当然,我也不一定会答应。”

  对谢倾浅的傲娇姿态戴安茹习以为常,反正两个人早就撕破了脸皮,互相看不惯已经很久了,要不是她,姐姐也不用远走他乡,擎琛哥哥也不是她说霸就能霸占的,关键是擎琛哥哥也不喜欢她呀。

  “我能有什么条件呀,医院查出了我过敏,过敏源刚好是苏黎氏的温泉而已,反正我治好就可以出院了。”戴安茹抬起五根手指,欣赏着她上午才做的指甲。

  “既然这样,你弄这么大阵仗的目的是什么?”

  “你也知道,我最近在演艺圈虽然还算是个新人,但是势头还可以,媒体关注我再正常不过了吧,我也不是故意弄的。”

  “所以说你只是为了炒作,上头条?”

  “倾浅姐第一天接手苏黎氏压力太大,都搞不清主次了吗?现在主要问题是苏黎氏的温泉水有问题!”戴安茹从床头柜上拿了一张化验单:“这不是我说的,是化验单说的。”

  “真不巧,这是我们酒店温泉水的化验单,来之前刚刚化验出来的。”谢倾浅也从包里拿出了一张纸,啪地一声拍到了床头柜上。

  “那就要看看媒体和消费者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你咯。”戴安茹耸了耸肩,重新靠向床头。

  谢倾浅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就算是酒店提供了化验单,证明温泉水指标正常,但是关系到人体健康的事情,消费者只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除非当事人出面澄清。

  戴安茹显然比她更知道这一点。

  原本苏黎氏引以为傲的除了山顶的风光,就是温泉水。

  现在温泉水被指出有问题,苏黎氏的竞争力一定会一落千丈。

  谢倾浅微微蹙眉:“你想怎么样?”

  戴安茹默了默,突然抬眸,得意的嘴角无限放大,只见她不慌不忙的说:“答应我一个条件。”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