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的出院对夜庄园来说算是一件大事,但相比夜老夫人的七十大寿来说,也不算什么了。

  按照老夫人的意思,老夫人喜欢偏西式的风格,所以生日打造成了欧式的自助式。

  谢倾浅特意让保镖守在了门口,不让车子开进来,所有来宾进门只能用走的。

  从门口进庄园是一条长长的鹅卵石路,鹅卵石被磨平,高跟鞋踩在上面会发出清脆的声响。

  她的目的是让冷冀听出脚步声,但在夜老夫人眼里却觉得她是在故意为难客人,和自己作对。

  站在一旁的管家安娣撇撇嘴:“老夫人,现在这个女人有了少爷做靠山,更是目中无人了,你看她在你的生日宴上,让宾客走着进来,不就是故意的么?”

  “她把安茹小姐弄得这么惨,你以前又这么对她,恐怕她现在要对付的,就是老夫人您啊。”

  夜老夫人坐在提花沙发上,花茶杯子重重的放到茶几上:“她敢!”

  安娣想起谢倾浅逼她生吃牛肉的样子,恨得牙痒痒:“她要是不敢,就不会让人在门口拦着宾客,你看宾客肯定少不了抱怨的呢。”

  “你派人去跟少爷说,我这个大寿不办了。”

  安娣一喜,赶紧派人去通知。

  很快夜擎琛回话:“少奶奶已经说过了,老夫人七十大寿,为了体现诚意和敬意,所有的人必须要走着进来,连这点诚意都做不到,谈什么心意?”

  老夫人气得吐血,孙子现在被迷了心智。

  “老夫人,少爷这么说也有点道理,既然这样,我们等一下是不是让她好好的体现一下诚意?”

  “你的意思是?”

  安娣附在老夫人的耳边说了几句,老夫人连着点头:“这个好,她进了夜家的门,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谈什么诚意?”

  夜家大门,谢倾浅已经让冷冀站在门口,只要有人进来,他便可以听到鞋子踩在里面的声音。

  尤其现在是老夫人的寿宴,要求所有的人正装晚礼服出席,只要到场的女人,无一例外地要穿上高跟鞋。

  高跟鞋踩在里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有些慢,有些快,有些习惯后跟先着地,有些着是落得干脆利落。

  不同性格人的走路的声音或许也不一样,体型也会影响走路的声音,比如胖一点,落脚会比较重,而瘦一点的,走路会比较轻快。

  她之所以在门口设置这一环节,是考虑到从门口进来的人走得时间会长一点。

  加上如果在屋内,人多脚步乱,会影响冷冀的判断。

  此时,陆续有人走进来,道路的两边鲜花摆设,看起来更像是走红地毯……

  冷冀有时候会跟着脚步声,边跟边听。

  听完后对谢倾浅摇摇头。

  今天请来的都是晋城所有的名门望族,如果按照冷冀的推断,让他们出车祸的应该就在其中。

  “姐……”身穿银色晚礼服的谢清溪下车之后,直接就朝谢倾浅跑过来。

  “你怎么来了?”

  “我趁老夫人七十大寿偷跑进来的呀~”谢清溪楼主谢倾浅的文胳膊:“主要是来看小公主。”

  “我让佣人带你先过去。”说着招手叫了一个佣人过来。

  谢清溪大概猜出她要忙,抱了一下她,然后转身便跟佣人走去。

  “清晰小姐走得太急了……”

  谢倾浅白了冷冀一眼:“你怀疑我妹妹?”

  冷冀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就是开个玩笑。”

  说完,突然定住了,食指压在唇瓣上做了个嘘声的动作:“这个声音……”

  谢倾浅循声看去——

  是戴梦茹,还有她的母亲肖景玉。

  戴梦茹看到谢倾浅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而肖景玉却狠狠地剐了她一眼。

  却见冷冀更是皱起了眉头。

  他这个表情很怪异,仿佛看出了猫腻。

  “是戴梦茹?”

  她想到这个女人为了保持自己的清醒,不惜用刀片割自己手臂,能对自己狠的人,大概会对别人更狠。

  没想到冷冀摇摇头,低声说:“她们俩穿的都是高跟鞋,而且频率差不多,有点分不出了,最好有办法让她们单独走……”

  谢倾浅反应快,一下子叫住了戴梦茹:“戴小姐。”

  戴梦茹果然回过头来,单独一个人向她走过来,而肖景玉因为跟老夫人的关系比较好,所以独自一个人先走进去,她不知道的是,冷冀此时也悄悄跟在了她的身后。

  戴梦茹今天穿的是深红色,大概是身体没有完全好的原因,身体有些单薄,但是身材在礼服的衬托下也算是凹凸有致了,虽然瘦,该大的地方一点也不含糊。

  “你给宝宝送的玩具,她很喜欢,她眼睛还没能完全睁开,但是听到里面的音乐声,手舞足蹈的,很开心呢。”

  戴梦茹很意外谢倾浅竟然一下子跟她说了这么多话,柔弱一笑:“宝宝喜欢就好,等寿宴结束,我可以去看看宝宝么?”

  “宝宝睡得早。”谢倾浅婉言拒绝,余光一直跟着冷冀,直到冷冀跟着肖景玉跟了很远,她才说:“老夫人应该在等你了,外面风大,我让佣人先带你进去?”

  戴梦茹的晚礼服外只披了一件披肩,风吹起,谢倾浅隐约能看到她手臂上贴着创可贴。

  这么长时间,割下的伤口不可能到现在还没有愈合,现在还贴着创可贴只能说明,她又重新割了口子。

  这个女人喜欢自虐么?

  戴梦茹也没有想继续说什么,与谢倾浅告别后,自己拎着晚礼服的裙摆,踩着高跟鞋向庄园里面走去。

  而此时,恰巧冷冀正从里面走出来,看到戴梦茹出来故意停下来听了好一会,这才向谢倾浅走过来。

  他的表情十分凝重,比任何时候的他都凝重,边走边回忆。

  “是谁?”谢倾浅已经迫不及待地迎上去问,这个线索对他们来说太关键,而且冷冀本身就是受害者,霍锦言因为这件事遇难,可见,冷冀比她还希望能找到凶手。

  冷冀抬起脸时,依然保持着即严肃又严谨的表情,沉声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